七十五難曰:《經》言:東方實,西方虛;瀉南方,補北方,何謂也?

然,

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,當更相平。東方木也,西方金也。木欲實,金當平之;火欲實,水當平之;土欲實,木當平之;金欲實,火當平之;水欲實,土當平之。

東方肝也,則知肝實;西方肺也,則知肺虛。瀉南方火,補北方水。南方火,火者,木之子也;北方水,水者,木之母也。

水勝火。子能令母實,母能令子虛,故瀉火補水,欲令金不得平木也。《經》曰:不能治其虛,何問其餘此之謂也。

【滑壽曰:金不得平木,不字疑衍。東方實,西方虛,瀉南方,補北方者,木金火水欲更相平也。木火土金水之欲實,五行之貪勝而務權也;金水木火土之相平,以五行所勝而制其貪也。《經》曰:一臟不平,所勝平之。東方肝,西方肺,東方實,則知西方虛矣;若西方不虛,則東方安得而過於實耶?或瀉或補,要亦抑其盛而濟其不足,損過就中之道也。水能勝火,子能令母實,母能令子虛。瀉南方火者,奪子之氣使食母之有餘;補北方水者,益子之氣使不食於母也。如此則過者退而抑者進,金得平其木,而東西二方無複偏勝偏虧之患矣。越人之意,大抵謂東方過於實,而西方之氣不足,故瀉火以抑其木,補水以濟其金,是乃使金得與木相停,故曰欲令金得平木也。若曰欲令金不得平木,則前後文義窒礙,竟說不通。使肝木不過,肺不虛,複瀉火補水,不幾於實實虛虛耶?


 

八十一難文義,正與此互相發明。九峰蔡氏謂水火金木土,穀惟修取相制以泄其過,其意亦同。故結句云不能治其虛,何問其餘?蓋為知常而不知變者之戒也。此篇大意,在肝實肺虛、瀉火補水上。 或問子能令母實,母能令子虛,當瀉火補土為是。蓋子有餘則不食母之氣,母不足則不能蔭其子。瀉南方火,乃奪子之氣,使食母之有餘;補中央土,則益母之氣使得以蔭其子也。今乃瀉火補水何歟?曰:此越人之妙,一舉而兩得之者也。且瀉火,一則以奪木之氣,一則以去金之克;補水一則以益金之氣,一則以制火之光。若補土則一於助金而已,不可施於兩用,此所以不補土而補水也。或又問母能令子實,子能令母虛,五行之道也。今越人乃謂子能令母實,母能令子虛,何哉?曰:是各有其說也。母能令子實,子能令母虛者,五行之生化;子能令母實,母能令子虛者,針家之予奪,固不侔也。四明陳氏曰:仲景云:木行乘金,名曰:橫。《內經》曰:氣有餘,則制己所勝而侮所不勝。木實金虛,是木橫而淩金,侮所不勝也。木實本以金平之,然以其氣正強而橫,金平之則兩不相伏而戰,戰則實者亦傷,虛者亦敗。金虛,本資氣於土,然其時土亦受制,未足以資之。故取水為金之子,又為木之母,於是瀉火補水,使水勝火,則火餒而取氣於木,木乃減而不復實。水為木母,此母能令子虛也。木既不實,其氣乃平,平則金免木淩而不復虛。水為金子,此子能令母實也。所謂金不得平木,不得徑以金平其木,必瀉火補水而旁治之,使木金之氣自然兩平耳。今按陳氏此說,亦自有理,但為不之一字所纏,未免牽強費辭,不若直以不字為衍文耳。觀八十一篇中,當知金平木一語可見矣。】

 
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