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十五難曰:

 《經》言:東方實,西方虛;瀉南方,補北方,何謂也?

 然,

 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,當更相平。東方木也,西方金也。木欲實,金當平之;火欲實,水當平之;土欲實,木當平之;金欲實,火當平之;水欲實,土當平之。

 

 東方肝也,則知肝實;西方肺也,則知肺虛。瀉南方火,補北方水。南方火,火者,木之子也;北方水,水者,木之母也。

 

 水勝火。子能令母實,母能令子虛,故瀉火補水,欲令金不得平木也。《經》曰:不能治其虛,何問其餘此之謂也。

 

丁曰:四方者。五行之正位也。其王應四時。即春應東方木。夏應南方火。秋應西方金。冬應北方水。長夏應中央土。南方火實勝西方金。即北方水來復勝。火水且待爭。反害於肺。今當先瀉南方火。實即還北方水。肺金得平也。平者、調四方虛實之法也。

楊曰:五行以勝相加。故木勝土。金勝木。木、肝也。金、肺也。肺氣虛弱。肝氣強實。木反凌金。金家不伏。欲來平木。金木若戰。二臟則傷。故用針者。診知其候。則須瀉心。心氣既通。肝氣則復。又補於腎。腎家得氣。傳而養肝。肝氣已定。則肺不復來平肝。然後卻補脾氣。脾是肺母。母氣傳子。子便安定。故曰:不能治其虛。何問其餘。此之謂也。一本說楊氏曰:金克木。今據肝家一條以例五臟。假令東方木肝實。西方金肺虛。肝木實凌肺金虛。金本克木。木伏金。肝欲制肺。肺乃不伏。二臟爭勝。反害於火。宜瀉其心。心屬火。火者木之子。子氣既通。肝虛則伏。肝氣既復。則肺不復來。然後補其脾。脾是肺母。母氣授子。子氣便實。故言母能令子實。子能令母虛。不能治其虛。何問其餘。

虞曰:五臟五行。更相平伏。宜憑補瀉以調治之。素問曰:邪氣盛則實。真氣奪則虛。以下凡有虛實。皆准此也。《經》言:木實金虛。瀉火補水也。夫木實者。謂木有餘。則土遙畏之。土畏之。則金無所養而令金虛也。若不瀉火。火必盛而爍金。金乃仇讎於木。金木相勝。而致兩相刑克。故瀉火。火者木之子。子合母氣。木亦不實。火亦不平。金土亦無所畏。乃行氣養於金也。金虛者。乃補水御火。補水養木。御火火不平金。養木木亦安復。故曰:子能令母實也。木有餘。則土乃畏木。土不能傳氣與金。金乃虛。故曰:母能令子虛也。

 

 
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