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十四難曰:

 《經》言:春刺井,夏刺滎,季夏刺俞,秋刺經,冬刺合者,何謂也?

 然,

 春刺井者,邪在肝;夏刺滎者,邪在心;季夏刺俞者,邪在脾;秋刺經者,邪在肺;冬刺合者,邪在腎。

 

丁曰:其言春刺井者。謂邪在肝。無令肝木邪害於脾土。故刺諸井也。夏刺滎者。謂邪在心。無令心火邪害於肺金。故刺諸滎也。季夏刺俞者。謂邪在脾。無使脾土邪害於腎水。故刺諸俞也。秋刺經者。謂邪在肺。無令肺金邪害於肝木。故刺諸經也。冬刺合者。謂邪在腎。無令腎水邪害於心火。故刺諸合也。此是斷五邪之原法也。

楊曰:用針微妙。法無窮。若不深達變通。難以救疾者矣。至如此說。則是變通之義也。《經》云:冬刺井。春刺滎。此乃云春刺井。夏刺滎。理極精奇。特宜留思。不可固守以一概之法也。

虞曰:春刺井。夏刺滎。季夏刺俞。秋刺經。冬刺合。乃經之大法也。七十三難。以言春刺於滎。此乃休王未畢。火奪木王。法曰:實邪。故瀉之於滎。所以《經》言:瀉者不可以為補也。

 

 其肝、心、脾、肺、腎,而系於春、夏、秋、冬者,何也?

 然,

 五臟一病,輒有五也(色)。假令肝病,色青者,肝也,臊臭者,肝也,喜酸者,肝也,喜呼者,肝也,喜泣者,肝也。其病眾多,不可盡言也。四時有數,而並系於春、夏、秋、冬者也。針之要妙,在於秋毫者也。

 

丁曰:人之五臟系於四時。五臟一病輒有五者。謂五聲、五色、五味、五液、五香、(按此二字疑衍。)五臭。若持針者。皆能斷其五邪。令中病原。故知針之要妙。在於秋毫。不可不通也。

 

楊曰:五臟六腑病。各有形証。今略舉肝家一臟以為法爾。雖言春刺井。夏刺滎。若一臟有病。脈亦隨之。診而取之。假令肝自病。實則取肝中火瀉之。虛則取肝中木補之。餘皆仿此。即秋毫微細之意也。言用針微細若秋毫矣。

 

虞曰:五臟各有聲色臭味液。以為形証。以合四時井滎俞經合。而行補瀉之法也。微妙之理。若秋毫之在目也。

 

 


 

 

全站熱搜

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