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十難曰:

 病有虛邪,有實邪,有賊邪,有微邪,有正邪,何以別之?然,從後來者,為虛邪,

丁曰:假令心病得肝脈來乘。是為虛邪。肝是母。心是子。子能令母虛。故云:從後來者為虛邪。

呂曰:心王之時。脈當洪大而長。反得弦小而急。是肝王畢木傳於心。奪心之王。是肝往乘心。故言從後來也。肝為心之母。母之乘子。是為虛邪也。

 

從前來者,為實邪,

丁曰:脾脈來乘。是為實邪。心是母。脾是子。而母能令子實。故云:從前來者為實邪也。

呂曰:謂心王得脾脈。心王畢。當傳脾。今心王未畢。是脾來逆奪其王。故言從前來也。脾者心之子。子之乘母。是為實邪。

 

從所不勝來者,為賊邪,

丁曰:火所不勝於水。心病腎脈來乘。故為賊邪。

呂曰:心王得腎脈。水勝火。故是為賊邪也。

 

從所勝來者,為微邪,

丁曰:火所勝於金。心病肺脈來乘。故云:微邪。

呂曰:心王反得肺脈。火勝金。故為微邪也。

 

自病者,為正邪。

丁曰:無他邪相乘。則為正邪。

呂曰:心王之時。脈實強太過。反得虛微。為正邪也。

 

何以言之?假令心病,中風得之,為虛邪,傷暑得之,為正邪,

呂曰:心主暑。今心自病傷暑。故為正邪也。

 

飲食勞倦得之,為實邪,

呂曰:從前來者。脾乘心也。脾主勞倦。故為實邪。

 

傷寒得之,為微邪,

呂曰:從所勝來者。肺乘心也。肺主寒。又畏心。故為微邪。

 

中濕得之,為賊邪。

呂曰:從所不勝來者。腎乘心也。腎主濕。水克火。故為賊邪也。

丁曰:夫在天之寒。在地為水。在人為腎。腎主水與寒。在天之風。在地為木。在人為肝。肝主風。在天之暄暑。在地為火。在人為心。心主暑。在天之燥。在地為金。在人為肺。肺主燥。在天之濕。在地為土。在人為脾。脾主濕。此是天地人三才相通也。今經以寒合肺。以濕合腎。以飲食勞倦合脾。此三者。義理稍差。未詳其旨。

 

 
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