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十九難曰:

 有正經自病,有五邪所傷,何以別之?然,《經》言:憂愁思慮,則傷心;

丁曰:心主脈。憂愁思慮。即心脈不得宣行。故傷心也。

呂曰:心為神。五臟之君。聰明才智。皆由心出。憂勞之甚。則傷其心。心傷神弱也。

虞曰:任治於物清箏棲靈曰:心。今憂愁思慮不息。故傷心也。

 

形寒飲冷,則傷肺;

丁曰:肺主皮毛。惡其寒。所以形寒飲寒則令傷其肺也。

呂曰:肺主皮毛。形寒者、皮毛寒也。飲冷者、傷肺也。肺主受水漿。水漿不可冷飲。肺又惡寒。故曰:傷也。

 

恚怒氣逆,上而不下,則傷肝;

丁曰:肝主謀慮。膽主勇斷。故怒極即傷其肝也。

呂曰:肝與膽為臟腑。其氣勇。故主怒。怒則傷也。

虞曰:素問云:怒則血菀積於上焦。名曰:逆厥。又曰:怒甚嘔血。氣逆使然,故傷也。

 

飲食勞倦,則傷脾;

丁曰:脾主味。飲食味美。而過食之無度。勞動其力。倦局其足。故傷脾也。

呂曰:飲食飽。胃氣滿。脾絡恆急。或走馬跳躍。或以房勞脈絡裂。故傷脾也。

虞曰:脾為倉廩之官。五味出焉。謂納其五味。化生五氣。以養人身。今飲食勞倦而致自傷。是故聖人謹和五味。骨正筋柔。謹道如法。長有尺命。安致自傷。養生之道。可不戒哉。

 

久坐濕地,強力入水,則傷腎。

丁曰:腎主腰。腰者、腎之府。久坐則腎氣不得宣行。故損也。腎穴在足心底。名曰:涌泉。居處濕地入水。故有損也。強力者。務快其心。強合陰陽。故傷其腎也。

呂曰:久坐濕地。謂遭憂喪。強力者。謂舉重引弩。入水者。謂復溺於水。或婦人經水未過。強合陰陽也。

虞曰:土主濕。自然之理也。今久坐濕地。則外濕內感於腎。合之風寒。發為瘴病。強力過用。必致自飲也。《經脈別論》曰:持重遠行。必傷於腎。《生氣通天論》曰:因而強力。腎氣乃傷。高骨乃壞。《經脈別論》曰:度水跌仆。喘出於腎與胃也。

 

是正經之自病也。

丁曰:此五者。皆正經自病。非謂他邪也。

呂曰:此皆從其臟內自發病。不從外來也。

虞曰:呂氏言其臟內自發其病。不從外來。其義、非也。只如形寒飲冷傷肺者。謂外寒感於皮毛。內合於肺。此從外來也。又飲冷入口。內傷於肺。亦從外來也。餘悉如此。聖人大意。言正經虛則腠理開。腠理開則外感於內。故曰:正經自病也。

 

何謂五邪?然,有中風,

丁曰:中者、傷也。言中風者。調肝應風。主色邪。散於五臟。為之五色也。

呂曰:肝主風也。

虞曰:東方生風。風生木。惡風。又巽木為風。

 

有傷暑,

丁曰:傷暑者。謂心應暑。主臭邪。放於五臟。為之五臭也。

呂曰:心主暑也。

虞曰:心火主暑。王於夏暑、熱也。素問曰:夏傷於暑。秋必痎瘧。

 


 

 

有飲食勞倦,

丁曰:脾應濕。主味邪。散入五臟為五味。

呂曰:脾主勞倦也。

虞曰:正經自病。亦言飲食勞倦。傷脾。今五邪亦言飲食勞倦。正經病謂正經虛。又傷飲食五邪病。謂食飲傷於脾而致病也。

 

有傷寒,

丁曰:肺主燥。而其令清切。惡寒。主其聲邪散入五臟。為之五聲也。

呂曰:肺主寒也。

虞曰:謂寒感皮毛。故曰:傷寒也。

有中濕。

丁曰:腎應寒。主水邪散入五臟。為之五液也。

呂曰:腎主濕也。

虞曰:水流濕之義也。

 

此之謂五邪。

呂曰:此五病。從外來也。

虞曰:此五行相勝也。作邪如下說也。

 

假令心病,何以知中風得之?然,其色當赤。何以言之?肝主色,

虞曰:巽為風。屬木。故主中風。木之華萼(ㄜˋ)。敷布五色。作五邪。乃如下說也。

 

自入為青,虞曰:木經自病也。

入心為赤,虞曰:肝邪入心。其色乃赤。

入脾為黃,虞曰:肝邪入脾。其色黃也。

入肺為白,虞曰:肝邪入肺。故其色白。

入腎為黑。虞曰:肝邪在腎。其色黑。

肝為心邪,故知當赤色。

呂曰:肝主中風。心主傷暑者。今心病中風。故知肝邪往傷心也。

 

其病身熱,脅下滿痛,

呂曰:身熱者心。滿痛者肝。二臟之病証也。

虞曰:心主傷暑。病則身熱。肝布兩脅。故脅滿。肝之乘心也。

 

其脈浮大而弦。

呂曰:浮大者心。弦者肝。二臟脈見應也。

 

何以知傷暑得之?然,當惡焦臭。何以言之?心主臭,

虞曰:心火也。火之化物。五臭出焉。

 

自入為焦臭,虞曰:火性炎上。則生焦臭。此曰:正經自病也。

入脾為香臭,虞曰:火之化土。其臭乃香。

入肝為臊臭,虞曰:火之化木。其臭乃臊。

入腎為腐臭,虞曰:火之化水。其臭乃腐。

入肺為腥臭。虞曰:火之化金,其臭乃腥。

 

故知心病傷暑得之,(按此也字。當在下句之末。別本並脫去。)當惡焦臭。其病身熱而煩,心痛,其脈浮大而散。

呂曰:心主暑。今傷暑。此正經自病。不中他邪。

 


 

 

何以知飲食勞倦得之?然,當喜苦味也,虛為不欲食,實為欲食。何以言之?脾主味,

虞曰:稼穡作甘。禮云:甘受和。故主味也。

入肝為酸,虞曰:脾主味。為邪乘肝病者。乃喜酸味也。

入心為苦,虞曰:脾主味。為邪干心病者。乃喜苦味也。

入肺為辛,虞曰:脾主味。為邪干肺病者。乃喜辛味也。

入腎為鹹,虞曰:脾主味。為邪干腎病者。乃喜鹹味也。

自入為甘。虞曰:土為稼穡。本經自病。乃喜甘味也。

故知脾邪入心,為喜苦味也。

呂曰:心主傷熱。脾主勞倦。今心病以飲食勞倦得之。故知脾邪入心也。

其病身熱而體重,嗜臥,四肢不收,

呂曰:身熱者、心也。體重者、脾也。此二臟病証也。

 

其脈浮大而緩。

呂曰:浮大者、心脈。緩者、脾脈也。

 

何以知傷寒得之?然,當譫言妄語。何以言之?肺主聲,

虞曰:五金擊之有聲。故五音出於肺也。

入肝為呼,虞曰:木之畏金故呼。啟玄子云:呼亦當嘯。

入心為言,虞曰:此云言。素問云笑。謂金火相當。夫婦相見。故言笑。

入脾為歌,虞曰:土母金子。母子相見。故有歌義。

入腎為呻,虞曰:金母水子。子之見母。發嬌呻聲也。

自入為哭。虞曰:肺主於秋。秋者愁也。其音商。商、傷也。故自入為哭也。

故知肺邪入心,為譫言妄語也。

呂曰:心主暑。肺主寒。(按依前後注例。此下脫今心病以傷寒六字。)得之。故知肺邪入心以為病也。

 

其病身熱,灑灑惡寒,甚則喘咳,

呂曰:身熱者心。惡寒者肺。此二臟病証也。

其脈浮大而濇。

呂曰:浮大者心脈。濇者、肺脈也。

 

何以知中濕得之?然,當喜汗出不可止。何以言之?腎主

丁曰:腎主水。水化五液也。

虞曰:腎主水。水流濕。故五濕皆出於腎。

入肝為泣,

虞曰:悲哀動中則傷魂。魂傷則感而淚下。謂肺主悲。悲則金有餘。木乃畏之。水者木之母。母憂子。故肝為泣也。

入心為汗,虞曰:水火交泰。蒸之為汗。

入脾為涎,虞曰:土夫水妻。妻從夫則生涎也。

入肺為涕,虞曰:北方生寒。寒生腎。今寒感皮毛。內合於肺。肺寒則涕。是知入肺為涕。

 

自入為唾。虞曰:腎之脈上絡於舌。故生唾也。離中六二爻是也。此則正經自病。

 

故知腎邪入心,為汗出不可止也。

呂曰:心主暑。腎主濕。今心病以傷濕得知。故知腎邪入心也。

其病身熱,而小腹痛,足脛寒而逆,

呂曰:身熱者心。小腹痛者腎。腎邪干心。此二臟病証也。

其脈沉濡而大。

呂曰:大者、心脈。沉濡者、腎脈也。

 

此五邪之法也。

 

 

14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