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四難曰:

 手足三陰三陽氣已絕,何以為候?可知其吉凶不?然,足少陰氣絕,則骨枯。少陰者,冬脈也,伏行而濡於骨髓。故骨髓不,即肉不著骨;骨肉不相親,即肉濡而卻;肉濡而卻,故齒長而枯,髮無潤澤;無潤澤者,骨先死。戊日篤,己日死。

丁曰:足少陰之經。腎脈也。屬水。王冬。內榮於骨髓。外華於髮。其氣絕則齒本長。骨枯。髮無潤澤。故戊日篤而己日死也。此足少陰絕之形也。

楊曰:足少陰。腎脈也。腎主冬。故云冬脈也。腎主內榮骨髓。故云伏行而溫於骨髓也。腎氣既絕。則不能榮骨髓。故肉濡而卻。卻、結縮也。謂齒齦之肉結縮。而(按此而字疑衍。)故齒漸長而枯燥也。謂齒干燥色不澤也。腎為津液之主。今無津液。故使髮不潤焉。戊己、土也。腎、水也。土能克水。故云戊日篤。己日死也。

虞曰:陰陽有少壯。故有三陰三陽。以通氣血。以養人身。是故三陰乃有離合。太陰為開。厥陰為闔。少陰為樞。開者、司動靜之基。闔者執禁固之權。樞者、主動轉之微。三經不得相失。今足少陰腎脈已絕。是故一經相失。少陰不得為樞。動轉之微不主矣。故曰:死也。《診要經終論》曰:少陰終者。面黑齒長而垢。腹脹閉。上下不通而終矣。此之謂也。

 

足太陰氣絕,則脈不營其口唇。口唇者,肌肉之本也。脈不營,則肌肉不滑澤;肌肉不滑澤,則肉滿;肉滿,則唇反;唇反,則肉先死。甲日篤,乙日死。

丁曰:足太陰經者。脾之脈也。屬土。王季夏。其氣內養肌肉。外華衛於口唇。其氣絕則唇反肉滿。故甲日篤而乙日死也。此是足太陰絕之形也。

楊曰:足太陰。脾脈也。脾主肌肉。其氣既絕。故肌肉粗濇而唇反。甲乙、木也。脾、土也。木能克土。故云甲日篤乙日死也。

虞曰:口唇、肉之所終。亦曰:脾之華。今唇反色青。木賊土也。故曰:死矣。陰陽之離合。以太陰為開。謂司動靜之基。今脈已絕。則動靜之基乃失司存。故曰:死也。素問曰:太陰終者。腹脹閉不得息。善嘔。嘔則逆。逆則面赤也。

 

足厥陰氣絕,即筋縮引卵與舌卷。厥陰者,肝脈也。肝者,筋之合也。筋者,聚於陰器,而絡於舌本,故脈不營,則筋縮急;筋縮急,即引卵與舌;故舌卷卵縮,此筋先死。庚日篤,辛日死。

丁曰:足厥陰經者。肝之脈也。屬木。王春。氣內養於筋。外則上系舌本。下環於陰器。其氣絕。則舌卷卵縮。故庚日篤而辛日死也。此足厥陰絕之形也。

楊曰:足厥陰。肝脈也。肝主筋。其氣既絕。故筋縮急而舌卷卵縮。庚辛、金也。肝、木也。金能克木。故云庚日篤而辛日死也。

 

手太陰氣絕,即皮毛焦。太陰者,肺也,行氣溫於皮毛者也。氣弗營,則皮毛焦;皮毛焦,則津液去;津液去,則皮節傷;皮節傷,則皮枯毛折;毛折者,則毛先死。丙日篤,丁日死。

丁曰:手太陰經者、肺之脈也。屬金。王秋。其氣內主於氣。外榮於皮毛。其氣絕。則津液去。皮毛焦。故丙日篤而丁日死也。

楊曰:手太陰。肺脈也。肺主行氣。故曰:溫皮毛。丙丁、火也。肺、金也。火能克金。故云丙日篤丁日死也。

虞曰:肺行衛氣以養皮毛。今皮毛焦。則知火來爍金。皮枯毛折脈絕。其為離合。與足太陰同法也。

 


 

 

手少陰氣絕,則脈不通;脈不通,則血不流;血不流,則色澤去,故面色黑如黧(ㄌㄧˊ),此血先死,壬日篤,癸日死。

丁曰:手少陰經者。真心脈也。屬君火。王夏。主於榮。通於脈也。其經非不言手厥陰心包絡為主相火。相行君命。主通榮氣。今真心氣絕。則榮氣不行。榮氣不行。則血不流行。是以色澤去。故面黑如黧。壬日篤而癸日死。此者是病。非老憊也。梨字當作此黧字。

楊曰:經云手三陰。今此惟釋太陰少陰。而心主一經不言之。何也。然,心主者、心包絡之脈也。少陰者、心脈也。二經同候於心。故言少陰絕則心主亦絕,其診既同。故不別解也。本經云:面黑如漆柴。此云如梨。漆柴者、恆山苗也。其草色黃黑。無潤澤。故以為喻。梨者、即人之所食之果也。亦取其黃黑焉。言人即無血。則色黃黑。似此二物無光華也。壬癸、水也。心,火也。水克火。故云壬日篤癸日死也。

虞曰:心主血。血乃為榮。榮華人身。故有光華之色。今脈已絕。血乃不行。故人色夭。面黑如梨。是知水來賊火。離合與足少陰同。

 

三陰氣俱絕者,則目眩轉目瞑,目瞑者,為失志;失志者,則志先死。死,即(則)目瞑也。

丁曰:所言三陰者。獨是言足三陰也。足少陰者。腎也。腎藏精與志。足厥陰。肝也。肝藏魂。通於目。故絕則失志而亂。魂去目眩也。

楊曰:三陰者、是手足三陰脈也。此五臟之脈也。五臟者、人之根本也。故三陰俱絕。則目瞑。瞑、閉也。言根絕於內。而華現於外。目者、人之光華也。眩、亂也。言目亂不識人也。腎藏精與志。精氣已竭。故曰:失志也。三陰絕。皆止得一日半死也。

虞曰:五臟之脈皆屬三陰。五臟之脈。皆會於目。今三陰俱絕。故目眩目瞑也。人之五志皆屬於陰。謂肝志怒。心志喜。脾志思。肺志憂。腎志恐。今三陰已絕。五臟皆失其志。故無喜怒憂思恐。五志俱亡。故曰:失志也。楊氏言失志。乃止言腎一臟也。本《經》曰:陰陽相離則悵然失志。此之謂也。

 

六陽氣俱絕者,則陰與陽相離,陰陽相離,則腠(ㄘㄡˋ)理泄,絕汗乃出,大如貫珠,轉出不流,即氣先死。旦占夕死,夕占旦死。

丁曰:所言六陽。是手足三陽也。後言陰與陽相離者。謂手三陽通天氣。故曰:陽也。足三陽通地氣。故云陰也。天地陰陽痞隔。所以言陰陽相離也。是故腠理泄。絕汗乃出。大如貫珠。故其死不移旦夕也。

楊曰:此六陽氣絕。不出日死。六陽氣絕之狀。今略條之。經云:太陽脈絕者。其絕也。戴眼、反折、瘛瘲。其色白。絕汗乃出。出則終矣。少陽脈絕者。其絕也。耳聾、百節盡縱、目環絕系、絕系一日半死。其色青者乃死。陽明脈絕者。其絕也。口耳張、善驚、妄言、色黃、其上下經盛而不仁則終矣。此是三陽絕之狀也。前云六陽。今《經》曰:三陽絕狀者。手足諸陽脈絕。其絕狀並同。所以不別出。陰與陽相離者。陰陽隔絕不相朝使也。腠理泄者。陽氣已下。毛孔皆開。所以然也。絕汗。乃汗出如珠。言身體汗出著肉。如綴珠而不流散。故曰:貫珠也。旦占夕死。夕占旦死者。正得半日也。惟少陽絕得一日半矣。

虞曰:陰陽相離。氣位隔絕。腠理開疏。汗乃大出。夫如是。則六陽皆絕。其死明矣。況三陽之脈。亦有離合。太陽為開。陽明為闔。少陽為樞。開者、司動靜之基。闔者、執禁固之權。樞者、明轉動之微。三經不得相失。今六陽已絕。失其動靜之司。弛其禁固之樞。止其動轉之微。三經相失。故曰:死也。六陽者。素問曰:上下經乃成六也。

 

 


 

 

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