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六難曰:

 脈有三部九候,

呂曰:三部者、寸關尺也。九候者、上部三候。中部三候。下部三候。三三如九也。

丁曰:三部者、寸關尺也。九候者、浮中沉也。是一難之所演也。

虞曰:,三部法三才。故有天地人。三部之中。亦各有天地人。因而成九。上部天。以候頭角。上部之人。以候耳目。上部之地。以候口齒。中部之天。以候肺。中部之人。以候心。中部之地。以候胸中之氣。下部之天。以候肝。下部之人。以候脾胃。下部之地。以候腎。故曰:三部九候也。

 

有陰陽,

呂曰:寸口者、陽脈見九分而浮。尺部者、陰脈見一寸而沉。

丁曰:陰陽者、是二難。尺寸皆陰陽前後上下之法也。

虞曰:三部之中。各有一陰一陽。來者為陽。去者為陰。察陽者知病之所有。察陰者知死生之期也。

 

有輕重,

呂曰:肺如三菽之重。是謂輕。腎脈。按之至骨。如十五菽之重。是謂重也。

丁曰:輕重者、是五難。言輕重之法也。

虞曰:凡切陽脈。乃輕手取。謂陽脈浮也。切陰脈。乃重手取。謂陰脈沉也。故曰:輕重也。

 

有六十首,

呂曰:首、頭首也。蓋三部從頭者。脈輒有六十首。

丁曰:六十首者、是十難。經一脈變為十是也。

虞曰:六十首者。乃一脈變為四時是也。謂春脈弦。夏脈鉤。秋脈毛。冬脈石。季夏及四季脈緩。逐四時之休王。一脈變為五十二經。內成六十首也。

 

一脈變為四時,

呂曰:是手太陰之動。以決四時逆順吉凶之法也。

丁曰:十五難是言四時以胃氣為本。況經脈十二經。謂脈隨四時之變換。非手太陰也。

虞曰:凡切脈。始起於六脈。謂浮沉長短滑濇也。乃三陰三陽之脈也。六脈趣四時之變。故有二十四脈形焉。今六十首。乃備言手足三陰三陽。合之為十二脈。隨弦鉤毛石變之為時經。合之為六十脈。故曰:一脈變為四時。

 

離聖久遠,各自是其法,何以別之?

呂曰:言三部是一法。九候是一法。陰陽是一法。輕重是一法。六十首是一法。言法象無多。難可分別。故言之此難也。

丁曰:離聖人久遠者。為越人時去聖逾遠也。各自是其法者。為前所演其法也。故曰:各自是其法也。

 

然,是其病,有內外證。

呂曰:法象無多。或變為四時。難可分別。故以中外別其病。以名之難也。

丁曰:是字當作視物之視。上文言視病之法。不與診法同。故云別也。然字者、是越人自答之語也。言使人視其精明五色。循按察之左右。即知內外之証。故知是字當作視物字用。此是字傳寫之錯誤也。

虞曰:一臟一腑。乃一表一里。腑之病主於外。故有外証。臟之病主於內。故有內証也。

 

其病為之奈何?然,假令得肝脈,

虞曰:肝脈弦軟而長。

 

其外證:善潔,面青,善怒;

足少陽膽者、腑也。故有病則見於外也。又膽為清淨之腑。故善潔也。主於外。見面青也。又膽為中正之官。主決斷。故善怒也。

 

其內證:臍左有動氣,按之牢若痛;

虞曰:五積之候。肝之積名曰:肥氣。在臍之左也。

 

其病:四肢滿閉,

虞曰:肝木脾土。脾主四肢。木病則土無所畏。故四肢閉滿。《玉機真臟論》曰:脾太過。令人四肢不舉。

 

淋(癃),溲便難,轉筋。有是者,肝也,無是者,非也。

丁曰:肝者、東方木也。其治在左應震。臍左有動氣。按之牢若痛。其病四肢滿閉者。謂肢節攣嚲也。淋溲便難者、足厥陰上系舌本。下環於陰器。故淋溲便難也。其轉筋者、謂肝含血以養筋。故病即轉筋也。有此內外証。即肝也。無是者。非也。

虞曰:癃(ㄌㄨㄥˊ)溲、謂小府濇也。便難。大府所注難也。謂肝脈循於陰器。故癃溲也。肝腎主下部。肝病則氣逆不行於下。故便難也。肝屬木也。木曰:曲直。筋乃象之。今肝病。故轉筋也。

呂曰:外証者。腑之候。膽者清淨之腑。故面青善潔。若衣被飲食不潔者。其人便欲怒。膽色青。故面青怒也。(按此怒字疑衍。)其內証者、肝之証。肝者、東方為青龍。在左方。故肝之証在臍左。

 


 

 

假令得心脈,其外證:面赤,口乾,喜笑;

丁曰:外証者、手太陽之脈為外經。故有病即見於外。其應火。故病即外熱、口乾、喜笑。是其外証也。

虞曰:心脈浮大而散。心屬火。火性炎上。故面亦口乾也。心在聲為笑也。

 

其內證:臍上有動氣,按之牢若痛。其病:煩心、心痛,掌中熱而啘(ㄨㄢˇ)。有是者,心也,無是者,非也。

丁曰:心者、南方火也。其位在離。故臍上有動氣。其病煩心、心痛、掌中熱而者。心病即煩痛、故。臂內掌中熱而者。是其內証也。有其証者。心之病。無其証者。即非也。

虞曰:心之積名曰:伏梁。在臍上。火之生熱。心為五臟之君。四臟有病。心主知之。尚有痛狀。何況本經自病耶。常痛、乃心包脈也。正心不受病。病則旦占夕死。夕占旦死。重明受病。則心包絡。乃手厥陰之脈。出兩手中指之端。不入掌心。屈名指取之。穴名勞宮穴。心包病。則掌中熱而心。

呂曰:外証者。小腸手太陽脈為熱。故令口乾。陽主躁。故喜笑也。其內証者心。心在前為朱雀。故証在臍上也。

 

假令得脾脈,

虞曰:脾脈中緩而大。

 

其外證:面黃,善噫,

丁曰:其外証面黃。陽明為胃之經。故見色黃。外之証也。虞曰:脾、土也。在變動為噫。

 

善思,

虞曰:脾者在志為思也。

 

善味;

虞曰:脾主甘受味。故善味。

 

其內證:當臍有動氣,按之牢若痛;

虞曰:脾之積。名曰:痞氣。當臍之中。

 

其病:腹脹滿,食不消,體重節痛,怠惰嗜臥,四肢不收。有是者,脾也,無是者,非也。

丁曰:內証者、足太陰脾也。當臍有動氣者。脾主中州也。其病腹滿。食不消。體重節痛。怠墮嗜臥。四肢不收。皆為土。土靜、故有此証。前注言外証面黃而不解餘說者。為善噫。善味者、是脾也。今腹脹滿。食不消。即是胃也。胃為水穀之海。病即食不消。體重節痛。怠墮嗜臥。四肢不收。皆是見外証也。今卻言內証也。此經所說。文至不明。未敢盡注其說。以俟後賢。

虞曰:濕氣勝則令人彭脹。陽氣在下。食乃不消。得主內。病則如是。脾屬土。土性安靜。故知是土主四肢。病乃四肢不收。

呂曰:外証、足陽明胃脈之証。胃氣實。穀氣消。即多所思。欲飲食。胃氣虛。食不消。氣力虛羸。其人感思慮。內証者、脾也。脾在中央。故証當臍。臍者、又陰陽之中。故其脈在脾也。

 

假令得肺脈,其外證:面白,善嚏,悲愁不樂,欲哭;

丁曰:其外証者、手陽明之經。大腸為肺之腑也。故善嚏。悲愁不樂。欲哭。此外之証也。

虞曰:肺脈浮短而濇。面白。乃金之色也。肺主皮毛。皮毛外感寒。內合於肺。故嚏也。悲者、肺之志也。脾土肺金。脾為肺母。脾主歌。子病母憂。故不樂。在聲為哭。

 

其內證:臍右有動氣,按之牢若痛;其病:喘咳,(ㄙㄚˇ)淅寒熱。有是者,肺也,無是者,非也。

丁曰:其言內証者。手太陰之經。應西方金在兌。故言臍右有動氣也。其為喘嗽洒淅寒熱者。故知內証也。

虞曰:肺之積。名曰:息賁。在右脅下。肺主皮毛。今寒氣外感於皮毛。內合於肺。則氣道濇。故喘而咳。肺主氣。外候於皮毛。肺虛則洒淅寒。肺實則熱而悶。故云寒熱也。

呂曰:外証者、大腸脈也。乃手陽明之脈。為肺之腑。氣通於鼻。故善嚏。肺主秋。秋、愁也。故其病悲哭。內証者。肺之証。肺主皮毛。有寒則洒淅咳嚏。肺在西方。為白虎。主右方。故証在臍右。

 

假令得腎脈,其外證:面黑,善恐欠;

丁曰:其外証者。太陽膀胱之經。故為外經也。故有病則色黑。面黑喜恐欠也。

虞曰:沉濡而滑。腎之脈也。黑色、腎之色也。在志曰:恐。巨陽虛則欠。

 

其內證:臍下有動氣,按之牢若痛。

虞曰:腎之積。名曰:賁豚(ㄊㄨㄣˊ)。在臍下。故云在臍下。(按以前四條例之。此五字疑衍。)

 

其病:逆氣,小腹急痛,泄如下重,足脛寒而逆。有是者,腎也,無是者,非也。

丁曰:其內証者、腎王於冬。應北方。故在臍之下也。其病。逆氣。少腹急痛。泄如下重。其泄者為大瘕。泄而裏急後重也。此內之証也。

虞曰:腎氣不足。傷於衝脈。故氣逆腎者。足少陰之脈。循少腹與足厥陰足太陰三陰交於臍下。今病。故少腹急痛也。五泄之候。腎為後重泄。腎者、胃之關。今氣虛。故為下重泄。謂食畢思急圊。足內踝上五寸間。乃足少陰之動脈。故足脛寒而逆。《通評虛實論》曰:氣逆者、足寒也。

呂曰:外証、足太陽膀胱脈也。其人善欠者。其人善惡寒。若脛寒。身體洒洒而寒。故其善欠。(按此其字疑衍。)腎與手少陽。俱主候心。故善恐。其內証者。腎王於冬。主北方玄武。故証在臍下。

虞曰:《經》言:是其病有內外証。推尋至此。惟肝脈平証。善潔二字是表証。心脈不見手太陽外証。脾脈中有善噫。是外証。肺脈亦無手陽明之証。腎脈中只有欠一字。是足太陽不足之証。五臟推之。黃帝素問並言皆只是臟之証也。越人言其外証者、取其形見於外也。呂氏所注。多不該經旨。

 


 

 

全站熱搜

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