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五難曰:

 《經》言:春脈弦,夏脈鉤,秋脈毛,冬脈石。是王脈耶?將病脈也?

然,弦、鉤、毛、石者,四時之脈也。

春脈弦者,肝東方木也,萬物始生,未有枝葉,故其脈之來,濡弱而長,故曰弦。

呂曰:春、萬物始生。未有枝葉。形狀正直如弦。故脈法之也。

丁曰:春脈弦者。微弦曰:平。平者、謂有胃氣。胃者、土也。能成於四方。間於四旁。故四時脈見。弦鉤毛石。皆當微見。即是有胃氣也。但獨見四時之脈者。皆無胃氣也。

 

夏脈鉤者,心南方火也,萬物之所茂,垂枝布葉,皆下曲如鉤,故其脈之來疾去遲,故曰鉤。

呂曰:心脈法火。曲如鉤。又陽盛。其脈來疾。陰虛。脈去遲也。脈從下上至寸口疾。還尺中遲。寸口滑不泄。故令其脈環曲如鉤。

 

秋脈毛者,肺西方金也,萬物之所終,草木華葉,皆秋而落,其枝獨在,若毫毛也。故其脈之來,輕虛以浮,故曰毛。

呂曰:肺浮在上。其氣主皮毛。故令其脈浮如毛也。

 

冬脈石者,腎北方水也,萬物之所藏也,盛冬之時,水凝如石,故其脈之來,沉濡而滑,故曰石。此四時之脈也。

 

呂曰:腎脈法水。水凝如石。又伏行溫於骨髓。故其脈實牢如石也。

 

此四時之脈也。如有變奈何?然,春脈弦,反者為病。何謂反?

丁曰:反者、為見秋脈如毛。是謂肝病。

 

然,其氣來實強,是謂太過,病在外;

呂曰:實強者、陽氣盛也。少陽當微弱。今更實強。謂太過。陽主表。故令其病在外也。

丁曰:病在外者。是少陽。其脈微弦。今實強者。是膽有餘。面青好怒。是肝木之外証也。

 

氣來虛微,是謂不及,病在內。

呂曰:厥陰之氣養於筋。其脈弦。今更虛微。故曰:不及。陰處中。故令其病在內。

丁曰:病在內者。肝不足也。肝含血養筋。不足則筋緩。溲便難。是肝之內証也。

虞曰:太過之脈。謂不至而至。不及之脈。謂脈息虛微。太過。眩冒顛疾。其不及。則令人胸痛。引背下。則兩脅脹滿也。

 

氣來厭厭聶(ㄋㄧㄝˋ)聶,如循榆(ㄩˊ)葉,曰平;

呂曰:春少陰厥陰俱合主。其脈之來。如春風吹榆葉。濡弱而調。故曰:平脈也。

 

益實而滑,如循長竿,曰病;

呂曰:此謂弦多胃氣少也。

丁曰:長而不軟。故若循竿。是為病也。

 

急而勁益強,如新張弓弦,曰死。

呂曰:此謂但弦。無胃氣也。

丁曰:謂強急而緊細。故曰:如新張弓弦也。

 

春脈微弦,曰平;弦多胃氣少,曰病;但弦無胃氣,曰死,春以胃氣為本。

呂曰:胃主水穀。故人稟胃氣。

丁曰:胃者、水穀之海。五臟皆受氣於穀。胃者主稟四方。故以胃氣而為本也。(按而字疑衍)

 

夏脈鉤,反者為病。何謂反?

丁曰:謂脈來石滑。如冬之脈。故曰:反。

 

然,其氣來實強,是謂太過,病在外;

呂曰:實強者、太陽受氣盛也。太陽者、浮散。今反實強。故曰:太過也。

丁曰:其外者、太陽小腸為腑。故病在外。其面赤喜笑。是心火之外証也。

 

氣來虛微,是謂不及,病在內。

呂曰:手少陰主血脈。其氣尚平實。今反見虛微。故曰:不及也。

丁曰:少陰心。夏盛王。今反虛微。是謂不及。不及則病在內。喜笑其神不守。

虞曰:少陰心脈。本平實。今反虛微。故曰:不及也。太陽小腸。脈本浮大。今反實強。曰:太過也。其太過不及之証。乃如下說。《玉機真臟論》曰:夏脈太過。其病身熱而膚痛。為浸淫。其不及者。令人煩心。上見咳嗽。下為氣泄也。

 


 

 

其脈來累累如環,如循琅(ㄌㄤˊ)玕(ㄍㄢ)曰平;

呂曰:心滿實。累累如人指循琅玕者。是金銀鐶釧之物勁也。此皆實之類也。故云平。

丁曰:言心脈滿實。累累如連珠。其言循琅玕者。謂琅玕是玉與珠類貫如環之象也。

 

來而益數,如雞舉足者曰病;

呂曰:心脈但當浮散。不當數也。雞舉足者。喻其數也。

丁曰:心脈但當浮散。今又加其至數。即病。故喻其脈如雞舉足走也。

 

前曲後居,如操帶鉤曰死。

呂曰:後居謂之後直。如人革帶之鉤。前曲後直也。是謂但鉤無胃氣。

丁曰:操者、執也。如手執革帶前鉤曲無力也。後居。倨而不動勁有。故曰:死也。

 

夏脈微鉤曰平,鉤多胃氣少曰病,但鉤無胃氣曰死。夏以胃氣為本。

呂曰:胃者。中州。主養於四臟也。

 

秋脈毛,反者為病。何謂反?然,其氣來實強,是謂太過,病在外;

呂曰:肺脈者當微毛。今更實強。故曰:病在外。

丁曰:外者、謂手陽明太陰也。故外証面白善嚏。悲愁不樂。皮毛干燥。此是肺金之外証也。

 

氣來虛微,是謂不及,病在內。

呂曰:肺脈輕。虛浮如毛。今按之益虛微。是無胃氣。故病在內。

丁曰:病在內者。手太陰肺也。其內証。喘咳、洒淅寒熱。此是肺金之內証也。

虞曰:太過不及。病如下說。《玉機真臟論》曰:秋脈太過。則令人逆氣。而背痛慍慍然,秋脈不及。則令人喘。呼吸少氣。上氣見血。下聞病音。

 

其脈來,藹藹如車蓋,按之益大,曰平;

呂曰:車蓋、乃小車之蓋。輕浮。藹藹然也。按之益大。有胃氣。故曰:平也。

丁曰:如車之曲蓋偃藹之狀。故曰:平也。

 

不上不下,如循雞羽,曰病;

呂曰:如循雞羽者。是其氣虛微。胃氣少。故曰:病。

丁曰:手太陰肺金。乘夏餘陽。故其脈上。又其氣當於下降。今不上不下。如循雞羽者。但當濇濇然,故曰:病也。

 

按之蕭索,如風吹毛,曰死。

呂曰:此無胃氣。

丁曰:風吹毛者。飄騰不定無歸之象。故曰:如風吹毛而死也。

 

秋脈微毛,曰平,毛多胃氣少,曰病,但毛無胃氣,曰死。秋以胃氣為本。

呂曰:四臟皆須稟胃氣也。

 

冬脈石,反者為病。何謂反?然,其氣來實強,是謂太過,病在外;

呂曰:冬脈當沉濡。今反實強。故曰:太過。太過者。陽脈病。故言病在外也。

丁曰:反者、冬得長夏之脈。長夏者。土也。胃土脈緩而微曲。故病也。在外者。是足太陽之經也。面黑善恐欠。是其腎水之外証也。

 

氣來虛微,是謂不及,病在內。

呂曰:冬脈沉濡。今反虛微。故言不及。不及者、陰病在內也。

丁曰:足少陰腎脈也。主水王冬。其脈沉濡而滑。今虛微少氣。是謂不及。病在內。其內証。氣逆小腹急。痛泄如下重。此腎水內証也。

虞曰:冬脈太過。則令人解。謂似病不病也。春脈痛而少氣不欲言也。冬脈不及。則令入心如懸病飢。中清。脊中痛。少腹滿。小便變也。

 

脈來,上大下兌,濡滑如雀之喙,曰平;(按原本喙誤啄。並後音釋亦誤。然注云許穢切。則為喙字明矣。今改正。)

呂曰:上大者、足太陽。下兌者、足少陰。陰陽得所。為胃氣強。故謂之平。雀喙、謂本大末兌也。

丁曰:腎脈本性濡滑。今診之。應手而大。去而小。故曰:上大下兌。喻如雀喙。是謂平也。

 

啄啄連屬,其中微曲,曰病;

呂曰:啄啄者、不息。故謂之連屬。其中微曲。是脾來乘腎。脈緩而曲。故病。

丁曰:啄啄謂如雀。啄啄連連時止。腎衰之病也。

 

來如解索,去如彈石,曰死。

呂曰:解索謂虛縵無根本也。來遲去疾。故曰:彈石也。

丁曰:診之應手如脫解之索。無力也。去疾而如彈石,是腎死也。

 

冬脈微石,曰平,石多胃氣少,曰病;但石無胃氣,曰死。冬以胃氣為本。胃者,水穀之海,主稟四時,皆以胃氣為本,是謂四時之變病,死生之要會也。

虞曰:胃屬土。土者、五也。萬物歸之。故曰:水穀之海。一年王辰戌丑未。故曰:主稟四時。謂弦鉤毛石。四時之經。皆得胃氣為本。若胃氣少則人病。若無胃氣則人死。故曰:四時變病。死生之要會也。萬物非土孕育。則形質不成也。易曰:坤厚載物。德合無疆。

 

脾者,中州也,其平和不可得見,衰乃見耳。來如雀之啄,如水之下漏,是脾衰之見也。

呂曰:脾寄王四季。故不言王言平和。脈不見。其衰病見耳。其脈見如屋之漏。如雀之啄。如水之下漏。皆腎來乘脾。故使衰病。肝乘脾則死。腎不勝脾。故但病也。

丁曰:脾者、成於四方。故平常不見。衰乃見。如雀之啄。如水之滴漏。

虞曰:如水之漏。乃是脾脈太過。如雀之啄。是謂脾脈不及。太過則令人四肢不舉。不及則令人九竅不通。故平和不可得見。衰乃見也。

 

 


 

 

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