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難曰:十二經皆有動脈,

呂曰:是手足經十二脈也。

丁曰:十二經皆有動脈者。是人兩手足各有三陰三陽之經也。以應天地各有三陰三陽之氣也。所謂天地三陰三陽。各有所主。其時自春分節後。

到夏至之前九十日。為天之三陽所主也。夏至之後。

秋分之前九十日。天之三陰所主也。

秋分節後。冬至之前九十日。是地之三陰所主也。

冬至之後。春分節前九十日。地之三陽所主也。

 

凡左右上下。各有此三陰三陽之氣。合為十二。故人亦有十二經也。所主左右上下之分也。

又人鬲以上者。手三陰三陽所主也。即通於天氣。

鬲以下。足三陰三陽所主也。即通於地氣。其通天氣者為氣為脈。其通地氣者主味歸形。故十二經通陰陽行氣血也。又經者、徑也。遞相溉灌。無所不通。

 

所以黃帝云:十二經處百病。次決死生。不可不通也。其言十二經皆有動脈者。即在兩手三部各有會動之脈也。即(按此字衍。)左手寸部。

心與小腸動脈所出也。

心脈曰:手少陰。(按原本此下有心包絡脈曰:手心主八字。據下文,心包之脈。隸於右尺。不應自相矛盾。故刪之。)

 

小腸脈曰:手太陽。其應東南方君火在巽是也。左手關部。

肝膽動脈所出也。

肝脈曰:足厥陰。膽脈曰:足少陽。

其應東方木在震是也。左手尺部。

 

腎與膀胱動脈所出也。

腎脈曰:足少陰。膀胱脈曰:足太陽。其應北方水在坎是也。右手寸部。

 

肺與大腸動脈所出也。

肺脈曰:手太陰。大腸脈曰:手陽明。其應西方金在兌是也。右手關部。

 

脾胃動脈所出也。

脾脈曰:足太陰。胃脈曰:足陽明。其應中央土在坤是也。右手尺部。心包絡與三焦動脈所出也。心包絡曰:手厥陰。三焦脈曰:手少陽。其應南方相火。在離是也。此三部動脈所出。故《經》言:皆有動脈也。

 

楊曰:凡人兩手足。各有三陰脈三陽脈。合十二經脈。肝脈曰:足厥陰。脾脈曰:足太陰。腎脈曰:足少陰。膽脈曰:足少陽。胃脈曰:足陽明。膀胱脈曰:足太陽。肺脈曰:手太陰。心脈曰:手少陰。(按原本此下誤衍心包絡脈曰:手心主八字。與上注同。今刪之。)大腸脈曰:手陽明。小腸脈曰:手太陽。包絡脈曰:手厥陰。三焦脈曰:手少陽。凡脈皆雙行。故有六陰六陽也。

呂曰:足太陽動委中。足少陽動耳前(楊曰:下關穴也又動懸鐘。)。

呂曰:足陽明動趺上(楊曰:衝陽穴也。在足趺上。故以為名。又動頸人迎。又動大迎。)。

呂曰:手太陽動目外眥(楊曰:瞳子穴也。)。

呂曰:手少陽動客主人(楊曰:又動聽會。)。

呂曰:手陽明動口邊(楊曰:地倉穴也。)。

呂曰:又動陽溪。足厥陰動人迎(楊曰:按人迎乃足陽明脈。非足厥陰也。呂曰:厥陰動人迎。誤矣。人迎通候五臟之氣。非獨因厥陰而動也。按厥陰脈動於回骨焉。)。

 

 

呂曰:足少陰動內踝下(楊曰:太溪穴也。按此動脈非少陰脈也。斯乃衝脈動耳。衝脈與少陰並行。因謂少陰脈動。其實非也。亦呂氏之謬焉。少陰乃動內踝上五寸間也。《經》曰:彈之以候死生是也。)。

呂曰:足太陰動髀上(楊曰:箕門穴也。)。

呂曰:手少陰動腋下(楊曰:極泉穴也。又動靈道少海。)。

呂曰:手心主動勞宮。手太陰脈動大淵(楊曰:又動尺澤俠白天府也。)。

虞曰:呂楊二注。惟各取其經脈流行之穴。言其動脈。與本經下文獨取寸口之義。不相乘也。庶今舉之。《經》曰:脈會大淵。大淵在兩手掌後魚際間。乃手太陰脈之動也。太陰主氣。是知十二經脈會於大淵。故聖人准此脈要會之所。於人兩手掌後魚際間。分別三部。名寸、尺、關。於三部中診其動脈。乃知人五臟六腑虛實冷熱之証。謂一經之中。有一表一里。來者為陽。去者為陰。兩手合六部。六部合之為十二經。其理明矣。察陽者。知病之所在。察陰者。知死生之期。故曰:十二經皆有動脈也。乃合診法。

 

獨取寸口,以決五臟六腑死生吉凶之法,何謂也?

丁曰:夫獨取寸口診法者。其一指指下。各有上下左右長短浮沉滑濇遲數。見病吉凶也。此法是黃帝脈要精微論中之旨也。越人引此一篇。以為眾篇之首也。昔黃帝問曰:診法何如?岐伯對曰:常以平旦陰氣未動。陽氣未散。飲食未進。經脈未盛。絡脈調勻。氣血未亂。乃可診有過之脈。切脈動靜。視精明。察五色。視五臟有餘不足。形之盛衰。參伍決死生之分也。此者是獨取寸口之法也。

楊曰:自難曰:至此。是越人引經設問。從然字以下。是解釋其義。餘悉如此。例可知也。

 

然:寸口者,脈之大會,手太陰之脈動也。

呂曰:太陰者。肺之脈也。肺為諸臟上蓋。主通陰陽。故十二經皆會手太陰寸口。所以決吉凶者。十二經有病。皆見寸口。知其何經之動。浮沉滑濇。春秋逆順。知其死生也。

丁曰:其手太陰者、是右手寸部也。為肺主其氣。為五臟六腑之華蓋。凡五臟六腑有病。皆見於氣口。故曰:大會也。

虞曰:五味入胃。化生五氣。五味者。甘、辛、鹹、苦、酸,五氣者,膻(金)、腥(木)、香(土)、焦(火)、腐(水)。乃五行之氣味也。其味化氣。上傳手太陰。太陰主氣。得五氣以溉灌五臟,若胃失中和。則不化氣。手太陰無所受。故寸口以浮沉長短滑濇。乃知病發於何臟。故經云:寸口者。脈之大要會也。《五臟別論》曰:五味入口。以藏於胃。以養五臟氣。本《經》曰:人受氣於穀。《玉機真藏論》曰:因胃氣乃能至手太陰。《陰陽應象論》曰:味歸形。形歸氣。氣歸精。精歸化。夫如是。則知人之氣。自味而化。上傳手太陰。故寸口為要會也。

 

人一呼脈行三寸,一吸脈行三寸,呼吸定息,脈行六寸。

呂曰:十二經。十五絡。二十七氣。皆候於寸口。隨呼吸上下。呼脈上行三寸。吸脈下行三寸。呼吸定息。脈行六寸。二十七氣。皆隨上下行。以寤行於身。寐行於臟。晝夜流行。無有休息時。

丁曰:言人一呼、脈行三寸。一吸、脈行三寸。呼吸定息。脈行六寸者。即是天地陰陽升降定息也。即是周於六甲。而又日月曉昏。人呼吸上下以六氣周身。故乃法定息六寸也。

 

人一日一夜,凡一萬三千五百息,脈行五十度,周於身。漏水下百刻,營衛行陽二十五度,行陰亦二十五度,為一周也,故五十度復會於手太陰。寸口者,五臟六腑之所終始,故法取於寸口也。

呂曰:人一息脈行六寸。十息脈行六尺。百息脈行六丈。千息六十丈。萬息六百丈。一萬三千五百息。合為八百一十丈為一周。陽脈出行二十五度。陰脈入行二十五度。合為五十度。陰陽呼吸。覆溢行周畢度數也。(按史記正義引此文無溢字。)脈行周身畢。即漏水百刻亦畢也。謂一日一夜漏刻盡。天明日出東方。脈還寸口。當復更始也。故曰:寸口者、五臟六腑之所終始也。

丁曰:按舊經注。其脈息以為八百一十丈。即當水下二刻。得周身一度。如百刻。計周身五十度。如此。則行陽五十度。行陰亦五十度。此乃甚與經意不同也。《經》言:行陽二十五度。行陰亦二十五度。共得五十度而復會也。所謂行陽行陰各二十五度者。謂一歲陰陽。始於立春。交相復會於立春。故共行五十度也。日之曉昏。人之寤寐。皆在於平旦。日行二十四時。復會於是。人氣始自中焦。注手太陰。行其經絡。計二十四。亦復交會於手太陰。其右寸內有穴太淵。是脈之大會始終。故各計二十五。所以言寸口者。脈之終始也。

虞曰:二百七十息。脈行一十六丈二尺。及一周身。應漏水下二刻。一萬三千五百息。脈行八百一十丈。應漏水下百刻。是知一日一夜。行五十周於身。凡行陰陽。分晝夜。是故行陽二十五度。行陰二十五度也。

 

漏水下百刻圖

一歲陰陽升降。會於立春。一日陰陽曉昏。會於艮時。一身榮衛還周。會於手太陰。同天度一萬三千五百息。榮衛始於從中焦。(按於從二字。當衍其一。)注手太陰陽明。陽明注足陽明太陰。太陰注手少陰太陽。太陽注足太陽少陰。少陰注手心主少陽。少陽注足少陽厥陰。厥陰復還注手太陰。天度二十四氣。晝夜二十四時。人身經二十四條。(按原本此下復有人身經二十四條七字。系衍文。今刪。)流注與天同度。所以計一萬三千五百息。

【漏水下百刻圖】

 《難經集注》-01-漏水下百刻圖.JPG  

水下四刻移一經。復還於手太陰。其得百刻。榮衛各計二十五度。

 

 

 

全站熱搜

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