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二、救死方

 【原文】:若縊,從早至夜,雖冷亦可救;從夜至早,稍難。若心下溫,一日以上猶可救。不得截繩,但款款抱解放臥,令一人踏其兩肩,以手拔其發,常令緊。一人微微撚整喉嚨,根據先以手擦胸上,散動之。一人磨搦臂足屈伸之,若已僵,但漸漸強屈之。又按其腹。如此一飯久,即氣從口出,複呼吸,眼開,勿苦勞動。又以少官桂湯及粥飲與之,令潤咽喉。更令二人以筆管吹其耳內,若根據此救,無不活者。

 又法緊用手罨其口,勿令通氣,兩時許,氣急即活。

 又用皂角、辛等分末,如大豆,吹兩鼻孔。

 【譯文】:如果吊死是從早到夜的,雖然屍體冷了也可救,從夜到早的,稍難。如果心頭還溫,一日以上的還可救。解救時不可截繩,但慢慢抱住解下,放之使仰臥,令一人用腳登住死者兩肩,以手揪住其頭髮把頭向上拉令緊使脖頸平直通順,一人微微揉弄其喉嚨,摩擦其胸上使它散動,一人按摩其臂、腿使它曲伸。如果已經僵硬了,但漸漸強使它彎曲。又按其腹,這樣經過一頓飯時之久,就會氣從口出,恢復呼吸。等眼睜開了,便不用撥弄他,再以少許官桂湯及粥給他吃,使潤喉嚨,更令二人以筆管吹其耳內。如能按照這樣辦法救治,沒有不活的。

  又法,緊用手按住死者的口,勿使通氣,約兩個時辰左右,氣憋急了即活。

  又法,用皂角、細辛等分研成細末,像一粒大豆那麼多,吹入兩鼻孔。

 

 【原文】:水溺一宿者尚可救,搗皂角以綿裹,納下部內,須臾,出水即活。

又屈死人兩足,著人肩上,以死人背貼生人背,擔走,吐出水即活。

又先打壁泥一堵,置地上,卻以死者仰臥其上,更以壁土覆之,止露口眼,自然水氣翕入泥間,其人遂蘇。洪丞相在鄱陽,有溺水者身僵氣絕,用此法救即蘇。

又炒熱沙覆死人面,上下著沙,只留退場門、耳、鼻,沙冷濕又換,數易即蘇。

又醋半盞,灌鼻中。又綿裹鍛石納下部中,水出即活。

又倒懸,以好酒灌鼻中及下部。又倒懸解去衣,去臍中垢,令兩人以筆管吹其耳。又急解死人衣服,於臍上灸百壯。

 【譯文】:水淹死一宿的還可以救,用皂角搗爛以綿絮包裹納入肛門中,須臾出水即活。

  又法,拳屈死人兩腿,著人肩上,讓死人背貼活人背,扛著走動,吐出水即活。

  又法,先打泥壁一堵,置地上,卻以死者仰臥在它的上面,再以壁土覆蓋死者,止露口眼,自然水氣被吸收到泥土中去,死者便能復活。洪承相在番陽,有溺水的,身僵氣絕,用這個法子救治,即復活。

 


 

  又法,炒熱沙覆在死人面上,上下著沙,只留出口、耳、鼻,沙變冷濕了,再換,更換數次,即復活。

  又法,用醋半盞,灌入死者的鼻中。

  又法,用綿包裹石灰納入死者的肛門中,水出即活。

  又法,將死者倒懸起來,以好酒灌入鼻中和肛門。

  又法,將死者倒懸解去衣服,去掉臍中垢,令兩人以筆管吹死者的兩耳。

  又法,急解去死人的衣服,在肚臍上灸百壯。

 

 【原文】:死於行路上,旋以刀器掘開一穴,入水搗之,卻取爛漿以灌死者,即活。中不省人事者,與冷水吃即死。但且急取灶間微熱灰壅之,複以稍熱湯蘸手巾,熨腹脅間,良久蘇醒。不宜便與冷物吃。

 【譯文】:中暑死在行路上的,速用刀器掘開一穴,放水進去搗,卻取爛泥漿,以灌死者,即活。中暑昏迷不省人事的,與冷水吃即死。但急取灶間微熱灰壅偎之,再用稍熱的水蘸手巾熨腹脅間,良久蘇醒。不宜便與冷物吃。

 

 【原文】:凍死,四肢直,口噤。有微氣者,用大鍋炒灰令暖,袋盛,熨心上,冷即換之。候目開,以溫酒及清粥稍稍與之。若不先溫其心,便以火炙,則冷氣與火爭必死。

 又用氈或薦卷之,以索系,令二人相對踏,令袞轉往來,如(古旱切,摩展衣也)氈法,候四肢溫即魘死,不得用燈火照,不得近前,急喚多殺人。但痛咬其足跟及足拇指畔,及唾其面,必活。

 【譯文】:凍死的,四肢直,口緊閉,有微氣出的,用大鍋炒灰使暖,用袋盛好熨心上,冷了就換,等眼睜開,以溫酒及清粥稍稍給些吃。如果不先溫其心,便以火烤,則冷氣與火相爭必死。

  又法,用氈或草席把凍死者卷起來,以繩系定,令二人相對,踏令滾轉往來,如衦法,候四肢溫即止。

-------

註:衦:ㄍㄢˇ

 


 

 【原文】:魘不省者,移動些小臥處,徐徐喚之即省。夜間魘者,原有燈即存,原無燈切不可用燈照。

 又用筆管吹兩耳,及取病患頭髮二七莖,撚作繩,刺入鼻中。又鹽湯灌之。

 又研韭汁半盞灌鼻中,冬用根亦得。又灸兩足大拇指聚毛中三七壯。(聚毛乃腳指向上生毛處)

 又皂角末如大豆許,吹兩鼻內,得嚏則氣通,三四日者尚可救。

 【譯文】:魘死,不得用燈火照,不得近前急喚,用燈火照、近前急喚多致人於死。但痛咬其腳跟,及腳拇指畔,以及唾其面,必活。魘不省的,少許移動臥處,徐徐喚之即省。夜間魘的,原來有燈的即保留燈,原來無燈的切不可用燈照。

  又法,用筆管吹兩耳,及取病人頭髮二七莖,撚作繩刺入鼻中。

  又法,用鹽湯灌之。

  又法,研y汁半盞,灌鼻中。冬季用y根也可以。

  又法,灸兩腳大拇指聚毛中三七壯 (聚毛是腳指向上生毛的地方)

  又法,用皂角末,如一粒大豆那樣多,吹入兩鼻內,打噴嚏便氣通,三四天的還可以救活。

 

 【原文】:中惡客忤卒死,凡卒死或先病及睡臥間忽然而絕,皆是中惡也。用韭黃心于男左女右鼻內,刺入六七寸,令目間血出即活。視上唇內沿,有如粟米粒,以針挑破。

 又用皂角或生半夏末如大豆許,吹入兩鼻。

 又用羊屎燒煙熏鼻中。又綿浸好酒半盞,手按令汁入鼻中,及提其兩手,勿令驚,須臾即活。

 又灸臍中百壯,鼻中吹皂角末,或研韭汁灌耳中。

 又用生菖蒲,研取汁一盞,灌之。

 【譯文】:中惡客忤暴死。凡暴死,或先病及睡臥間忽然而死的,都是中惡。用韭黃心于男左女右鼻內,刺入六七寸,使目間血出即活。

看上唇內沿,有像粟米粒樣的小疙疸,用針挑破。

  又法,用皂角或生半夏末,像一粒大豆那樣多,吹入兩鼻中。

  又法,用羊屎燒煙熏鼻中。

  又法,用綿浸蘸好酒半盞,手捏使汁滴入鼻中,及提其兩手,勿令驚,片刻即活。

  又法,灸臍中百壯,鼻中吹皂角末,或研韭汁灌耳中。

  又法,用生菖蒲研取汁一盞,灌之。

 

 【原文】:殺傷,凡殺傷不透膜者,乳香、沒藥各一皂角子大,研爛,以小便半盞、好酒半盞同煎,通(口)[溫]服。然後用花蕊石散或烏賊魚骨或龍骨為末,敷瘡口上立止。

 推官宋定驗兩處殺傷,氣偶未絕,亟令保甲,各取蔥白熱鍋炒熟,遍敷傷處。繼而呻吟,再易蔥,而傷者無痛矣。曾以語樂平知縣鮑。及再會,鮑曰蔥白甚妙,樂平人好鬥,多傷。每有殺傷公事,未暇詰問,先將蔥白敷傷損處,活人甚多,大辟為之減少。出張聲道經驗方。

 【譯文】:殺傷。凡殺傷不透過內膜的,用乳香沒藥各一,如皂角子大研爛,以小便半盞,好酒半盞同煎,通溫服,然後用花蕊石散,或烏賊魚骨,或龍骨為末,敷瘡口上立止。

 推官宋瑑,定驗一個兩處殺傷的人,氣偶未絕,急令保甲各取蔥白放在熱鍋裏炒熟,遍敷傷處,繼而呻吟,再調換一次蔥,而傷者居然沒有疼痛了。後來他曾把這件事告訴樂平知縣鮑旗。及再會,鮑說:蔥白很妙。樂平地方的人好鬥多傷,每當遇到殺傷的案件,犯人未及審問,便先將蔥白敷傷處,救活人命很多,死刑因此減少。張榜稱道,推廣為經驗方。

 


 

 【原文】:胎動不安。凡婦人因爭鬥胎不安,腹內氣刺痛、脹、上喘者川芎(一兩半),當歸(半兩上為細末。每服二錢,酒一大盞,煎六分。炒生薑少許在內,尤佳。

 

麻根一大把,洗,入生薑三五片,水一大,煎至八分,調與服。

 【譯文】:胎動不安。凡婦女因爭鬥致使胎孕不安,腹內刺痛發脹氣喘的,用川芎一兩半當歸半兩;

研成細末,每服二錢,酒一大盞煎成六分,炒生薑少許放在裏面,尤其好。

  又法,用苧麻根一大把,淨洗,放入生薑三五片,水一大盞煎成八分,調粥飯給吃。

 

 【原文】:驚怖死者,以溫酒一兩杯灌之,即活。

 【譯文】:驚嚇死的,用溫酒一兩杯灌之,即活。

 

 【原文】:五絕及墮打卒死等,但須心頭溫暖,雖經日亦可救。先將死人盤屈在地上,如僧打坐狀,令一人將死人頭髮控放低,用生半夏末以竹筒或紙筒、筆管吹在鼻內,如活,卻以生薑自然汁灌之,可解半夏毒。(五絕者產、魅、縊、壓、溺。治法單方半夏一味)

 【譯文】:五絕及墮打急死的,但須心頭溫暖,雖經日也可以救。先將死人盤屈在地上,如同和尚打坐的樣子,令一人將死人頭髮控放低,用生半夏末以竹筒或紙筒筆管吹在鼻內。如果活了,再以生薑純汁灌之,可解半夏毒。(五絕,指產、魅、縊、壓、溺。治法:單方半夏一味。)

 

 【原文】:卒暴、墮(氵顛)、築倒及鬼魘死,若肉未冷,急以酒調蘇合香丸灌入口,若下喉去,可活。

 【譯文】:暴死、墮跌、撞倒及鬼魘死的,如果屍身未冷,急以酒調蘇合香丸灌入口中,如能下喉去,可以復活。

 

17

 

全站熱搜

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