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熱舒肝篇第八十一

雷公問曰:『病有寒熱,皆成於外邪乎?』

岐伯曰:『寒熱不盡由於外邪也。』

 

雷公曰:『斯何故歟?』

岐伯曰:『其故在肝,肝喜疏泄,不喜閉藏。肝氣鬱而不宣,則膽氣亦隨之而鬱,膽木氣鬱,何以生心火乎?故心之氣亦鬱也。心氣鬱則火不遂其炎上之性,何以生脾胃之土乎?土無火養則土為寒土,無發生之氣矣。肺金無土氣之生,則其金不剛,安有清肅之氣乎?木寡於畏,反克脾胃之土,土欲發舒而不能,土木相刑,彼此相角,作寒作熱之病成矣。正未嘗有外邪之干,乃五臟之鬱氣自病。徒攻其寒而熱益盛,徒解其熱而寒益猛也。』

 

雷公曰:『合五臟以治之,何如?』

岐伯曰:『舒肝木之鬱,諸鬱盡舒矣。』

 

陳士鐸曰:『五鬱發寒熱,不止木鬱也,而。解鬱之法獨賁於木,以木鬱解而金土水火之鬱盡解,故解五鬱惟尚解木鬱也,不必逐經解之。』

 

 


 

全站熱搜

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