善養篇第七十四

雷公問於岐伯曰:『春三月,謂之發陳;夏三月,謂之蕃秀;秋三月,謂之容平;冬三月,謂之閉藏;天師詳載《四氣調神大論》中,然調四時則病不生,不調四時則病必作。所謂調四時者,調陰陽之時令乎?抑調人身陰陽之氣乎?願晰言之。』

 

岐伯曰:『明乎哉問也!調陰陽之氣,在人不在時也。春三月,調木氣也,調木氣者,順肝氣也。夏三月,調火氣也,調火氣者,順心氣也。秋三月,調金氣也,調金氣者,順肺氣也。冬三月,調水氣也,調水氣者,順腎氣也。肝氣不順,逆春氣矣,少陽之病應之。心氣不順,逆夏氣矣,太陽之病應之。肺氣不順,逆秋氣矣,太陰之病應之。腎氣不順,逆冬氣矣,少陰之病應之。四時之氣可不調乎?調之實難,以陰陽之氣不易調也,故人多病耳。』

 

雷公曰:『人既病矣,何法療之?』

岐伯曰:『人以胃氣為本,四時失調,致生疾病,仍調其胃氣而已。胃調脾自調矣,脾調而肝心肺腎無不順矣。

 

雷公曰:『先時以養陰陽,又何可不講乎?』

岐伯曰:『陽根於陰,陰根於陽。養陽則取之陰也,養陰則取之陽也。以陽養陰,以陰養陽,貴養之於豫也,何邪能干乎?閉目塞兌,內觀心腎,養陽則漱津送入心也,養陰則漱津送入腎也,無他異法也。』

 


 

 

雷公曰:『善。』

 

天老問曰:『陰陽不違背而人無病,養陽養陰之法,止調心腎乎?』

岐伯曰:『《內經》一書,皆養陽養陰之法也。』

 

天老曰:『陰陽之變遷不常,養陰養陽之法,又烏可執哉?!』

岐伯曰:『公言何善乎?奇恒之病,必用奇恒之法療之,豫調心腎,養陰陽於無病時也。然而病急不可緩,病緩不可急,亦視病如何耳。故不宜汗而不汗,所以養陽也;宜汗而急汗之,亦所以養陽也。不宜下而不下,所以養陰也;宜下而大下之,亦所以養陰也。豈養陽養陰,專尚補而不尚攻乎?用攻於補之中,正善於攻也;用補於攻之內,正善於補也。攻補兼施,養陽而不損於陰,養陰而不損於陽,庶幾善於養陰陽者乎?』

 

天老曰:『善。』

 

陳士鐸曰:『善養一篇,俱非泛然之論,不可輕用攻補也。』

 
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