補瀉陰陽篇第七十三

雷公問於岐伯曰:『人身陰陽,分於氣血,《內經》詳之矣。請問其餘。』

岐伯曰:『氣血之要,在氣血有餘不足而已。氣有餘則陽旺陰消,血不足則陰旺陽消。

 

雷公曰:『治之奈何?』

岐伯曰:『陽旺陰消者,當補其血;陰旺陽消者,當補其氣。陽旺陰消者,宜瀉其氣;陰旺陽消者,宜瀉其血。無不足,無有餘,則陰陽平矣。』

 

雷公曰:『補血則陰旺陽消,不必再瀉其氣;補氣則陽旺陰消,不必重瀉其血也。』

岐伯曰:『補血以生陰者,言其常補陰也;瀉氣以益陰者,言其暫瀉陽也。補氣以助陽者,言其常補陽也;瀉血以救陽者,言其暫瀉陰也。故新病可瀉,久病不可輕瀉也;久病宜補,新病不可純補也。

 

雷公曰:『治血必當理氣乎?』

岐伯曰:『治氣亦宜理血也。氣無形,血有形。無形生有形者,變也;有形生無形者,常也。』

 

雷公曰:『何謂也?』

岐伯曰:『變治急,常治緩。勢急不可緩,亟補氣以生血;勢緩不可急,徐補血以生氣。』

 

雷公曰:『其故何也。』

岐伯曰:『氣血兩相生長,非氣能生血,血不能生氣也。第氣生血者,其效速;血生氣者,其功遲。宜急而亟者,治失血之驟也;宜緩而徐者,治失血之後也。氣生血,則血得氣而安,無憂其沸騰也;血生氣,則氣得血而潤,無虞其乾燥也。苟血失補血則氣且脫矣。血安補氣,則血反動矣。』

 

雷公曰:『善。』

 

陳士鐸曰:『氣血俱可補也,當於補中尋其原,不可一味呆補為妙。』

 

 


 

全站熱搜

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