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醫醫醫》自敍

噫噫噫,醫醫醫,醫何易言哉!

 

醫之為道,廣矣大矣,精矣微矣,危乎危矣!

 

舉凡古今中外,學問事業,無有難於此者矣。

 

名為衛生去疾之道,實不止于衛生去疾已也。

 

蓋合格致誠正、修齊治平之道,而一以貫之,且更有難焉者也。

 

非探天地陰陽之秘,盡人物之性,明氣化之理,博考古今,隨時觀變,匯通中外,因地制宜,而又臨事而惟澄心定靈,必不能語於此。

 

雖然夫婦之愚可以與知焉,及其至也,聖人亦有所不能焉,故夫一知半解、搖鈴懸壺之徒充斥天壤,時或生人,黃農歧景之聖,卓絕古今,而又未嘗不死人。

 

究之生之者偶然,而殺之者無算,死之者適然而生之者恒眾,是非成敗明鏡誰懸?

 

此醫道所以不明不行也。

 

今天競言醫矣,且廣開醫院矣,又新開醫學研究會矣,更多開辦軍醫學堂矣。

 

十室之邑必有忠信,百步之地必生芳草。

 

不敢謂千慮者必無一得也,當道大吏謬以余為老馬,屢囑余為提倡一醫學堂,舉甚美,意亦甚摯,余唯唯唯否否,遷延歲月,卒不能應。

 

大吏熱心興學,一切新政次第舉行,唯此醫學一界,尚覺棼如,切詰再四,無以謝之,不能不有以曉之日。

 

噫噫噫,醫醫醫,醫非不至要也,如所謂一切新政,皆醫之事也,醫道不明而欲使庶政更新,竊不謂然。

 

蓋醫道,通於治道,不可殫述,即如強種強兵,猶為密切關係。

 

且中外交通以來,吾國無事不落人後,其猶有可望勝於他人者,醫學、文學而已。

 

文學之妙已造其極,毋庸贅言,醫學雖當晦盲否塞之秋,而胚胎于黃農,萌牙于歧景,固已久矣!

 

如有偉人起而振之,引而伸之,變而通之,鄭而重之,大可冀放奇光異彩於環球上,使吾道文明亦有以輸入於他邦,而為開通西醫之導線。

 

近之蔑視中醫者固其宜,而其謬許西醫、偏重西醫者殊耳食而目論也,則開辦醫學堂之舉不更急務乎?

 

然尚有難言也。

 

方今吾國醫界,皆為讀書不成、他業不就者之逋逃藪,道其所道,既非黃歧之道,更非吾所謂一貫之道。

 

其自待菲薄,絕無精妙高明者,原不足怪,而其腐敗不堪,庸惡陋劣之病,又實對待於醫者,苟且輕賤之心有以中之,雖亦由於醫者之自取戾,然醫者之病已自深入,已遍天下,將極終古,莫之能愈,尚欲其善為醫,又更為醫國,猶之拯饑者而求粒於荒墾,斷斷乎其未有也。

 


 

今擬開辦醫學堂,亦思有以醫醫之病也。

 

然不知醫者之病之所在,而徒為之嚴章程,訂功課,令之勤講求,精診切,是猶治其標而未治其本也。

 

雖學堂開遍天下,辦至百年,無當也。

 

醫之病何在,醫醫之方何在?

 

非得朝廷之一人與世界之多數人為之探其病源,一一洗其舊染腐敗之氣,庸惡陋劣之習,苟且輕賤之俗而改良焉,必不能起其沉屙,而望醫學之進步,誠能得斯二者而出吾方以醫醫,並令醫者時進吾方以自醫,則醫界自將耳目一新,別開生面,精神奮發,志向異趣,學業日精,即不開辦學堂亦必人才輩出,醫道昌明也。

 

醫之病源,既深且賾,醫醫之方,似難實易,然非片言可明,請於篇內,分析論之。

 

余為醫學界明醫道、求人才、儲良方,即所以為他日開辦醫學堂之(+)矢,不禁痛心疾首,發憤而著此編,名之曰《醫醫醫》,一以寓一字三歎之意,一則先求有以醫醫之醫也。

 

噫噫噫,醫醫醫,醫豈易言哉!

 

宣統紀元歲己酉秋八月孟今氏撰

 

A09

 

 

全站熱搜

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