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文】:帝曰善。客主之勝複奈何?

 

【直解】一歲之中,有加臨之客氣,有六位之主氣。或主氣勝客氣,或客氣勝主氣,有勝則複,帝故問之。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客主之氣,勝而無複也。

 

【直解】合六氣而論之,有勝則有複。而客主之氣,同時同位,主氣一定,客氣變遷,故但有勝而無複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其逆從何如?

 

【直解】主氣客氣,彼此相勝,有勝之而逆,有勝之而從,故問逆從何如?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主勝逆,客勝從,天之道也。

 

【直解】六氣主歲,每歲皆同,氣之常也。加臨客氣,隨司天在泉而遷轉,氣之暫也。常可屈而暫不可屈。故主氣勝客氣,則為逆。而客氣勝主氣,則為從。此因司天而有客氣之勝,故曰天之道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其生病何如?

 

【直解】主客之氣,有勝無複,然皆發為民病,故問其生病何如?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厥陰司天,客勝則耳鳴掉眩,甚則咳。主勝則胸脅痛,舌難以言。

 

【直解】

客勝主勝,勝氣雖有不同,而人身經脈之病,皆應司天之氣。下文在泉,亦有主客勝氣之不同,而下體經脈之病,皆應在泉之氣也。厥陰司天,初之客氣,陽明燥金;二之客氣,太陽寒水;三之客氣,厥陰風木。客勝者,凡此三氣,皆可勝也。耳鳴掉眩,風動之病也,甚則肝氣上逆而咳。主勝者,初之氣,厥陰風木,二之氣少陰君火,三之氣太陰濕土,凡此三氣,皆可勝也。三氣主時,每歲皆然,下俱仿此。胸脅痛,肝木之病也。舌難以言,嗌乾而舌難言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少陰司天,客勝。則鼽嚏,頸項強,肩背瞀熱,頭痛,少氣,發熱,耳聾目瞑,甚則腫,血溢瘡瘍,咳喘。主勝,則心熱煩躁,甚則脅痛支滿。

 

【直解】

少陰司天,初之客氣,太陽寒水;二之客氣,厥陰風木;三之客氣,少陰火熱。凡此客氣,皆可勝也。少陰腎氣虛於上,則鼽嚏,頸項強,肩背瞀熱,頭痛。少陰心氣虛於內,則少氣,發熱,耳聾、目瞑,甚則腫。少陰熱氣,傷其血分,不充膚腠,則血溢、瘡瘍,咳喘。若主時之氣勝,則少陰心腎不交,故心熱煩躁,甚則病及心包,而脅痛支滿。

 

【原文】:太陰司天,客勝,則首面腫,呼吸氣喘。主勝,則胸腹滿,食已而瞀。

 

【直解】

太陰司天,初之客氣,厥陰風木;二之客氣,少陰君火;三之客氣,太陰濕土。凡此客氣,皆可勝也。首面腫,濕淫病也。呼吸氣喘,太陰病也。若主時之氣勝,則脾胃之氣不和,而胸腹滿。瞀,目垂貌,食已而瞀,轉輸不捷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少陽司天,客勝,則丹胗外發,及為丹瘡瘍,呃逆喉痹,頭痛嗌腫耳聾,血溢,內為螈。主勝,則胸滿咳仰息,甚而有血,手熱。

 

【直解】

胗,疹同。音飄。少陽司天,初之客氣,少陰君火;二之客氣,太陰濕土;三之客氣,少陽相火。凡此客氣,皆可勝也。丹疹外發,及為丹瘡瘍,火氣外淫也。嘔逆喉痹,頭痛嗌腫耳聾,火氣內逆也。熱傷血分,則血溢,血不榮筋,則內為螈。若主時之氣勝,則少陽三焦之氣不和,故胸滿,咳,仰息。始則火熱傷氣,既則傷其血分。故甚而有血,不但病足之經脈,兼病手之經脈,故手熱,蓋手之三陽,從手走頭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陽明司天,清複內餘,則咳衄嗌塞,心膈中熱,咳不止,而白血出者,死。

 

【直解】

陽明者,清氣也。清複內余,言陽明司天,受客氣主氣之勝,則陽明清氣,鬱而不舒,故司天於上,而複有餘於內也。清複內鬱,則金氣不伸,故咳衄嗌塞,心膈中熱。白血,肺臟之血也。若咳不止,而白血出,則肺氣並傷,故死。不言客勝主勝,但言清複內餘,以明六氣雖有客主之勝,而皆病司天之氣,乃舉一以例其餘。下文太陽在泉亦然。

 

【原文】:太陽司天,客勝,則胸中不利,出清涕,感寒則咳。主勝,則喉嗌中鳴。

 

【直解】

太陽司天,初之客氣,少陰相火,二之客氣,陽明燥金;三之客氣,太陽寒水。凡此客氣,皆可勝也。胸中不利,寒氣內隔也。出清氣,皮毛不利也。感寒則咳,寒氣外感於皮毛,則肺受之而病咳也。若主時之氣勝,則太陽寒水上逆,故喉嗌中鳴。鳴,水聲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厥陰在泉,客勝,則大關節不利,內為痙強拘螈,外為不便。主勝,則筋骨繇並,腰腹時痛。

 

【直解】

繇,搖同。四氣盡終氣,地氣主之。厥陰在泉,四之客氣,陽明燥金;五之客氣,太陽寒水;終之客氣,厥陰風木。凡此客氣,皆可勝也。大關節不利,大筋拘急也。痙強拘螈,筋不和於內也;不便,乃舉止不快,筋不和於外也。主勝者,四之氣,少陽相火;五之氣,陽明燥金;終之氣,太陽定水。凡此三氣,皆可勝也。三氣之勝,下文皆同。筋骨搖並,猶之內為痙強拘螈也;腰腹時痛,猶之外為不便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少陰在泉,客勝,則腰痛,尻股膝髀足病,瞀熱以酸,腫不能久立,溲便變。主勝,則厥氣上行,心痛發熱,膈中,眾痹皆作,發於脅,魄汗不藏,四逆而起。

 

【直解】

便,如字,下便具同。酸,同。藏,如字。少陰在泉,四之客氣,太陽寒水;五之客氣,厥陰風木;終之客氣,少陰君火。凡此客氣,皆可勝也。腰者,腎之外候,腰痛,腎虛也。少陰之脈,從足而上,腰痛,則尻股膝髀足皆病矣。垂目曰瞀,瞀熱以酸,言火氣上淫,目熱以酸,則垂目也。心膂曰,心氣虛寒,故腫,不能久立,骨虛也。溲便變,腎虛也。若主時之氣勝,則少陰厥氣上行。厥氣上行,內外不合,則心痛發熱。心痛發熱,陰陽不和,則膈中眾痹皆作。夫厥氣上行,則不能樞轉,故病發於脅。心痛發熱,則陽氣外浮,故皮毛之魄汗不藏,膈中眾痹皆作,則氣機盡鬱,故四逆而起。

 

【原文】:太陽在泉,客勝,則足痿下重。便溲不時,濕客下焦,發而濡瀉,及為腫隱曲之疾。主勝,則寒氣逆滿,食飲不下,甚則為疝。

 

【直解】

瀉,泄通。下便瀉之瀉仿此。太陰在泉,四之客氣,厥陰風木,五之客氣,少陰君火;終之客氣,太陽濕土。凡此客氣,皆可勝也。足痿下重,足太陰之脈,不能循經而上也。便溲不時,小便頻數而短少也。若太陽濕氣,客於下焦,則發為大便之濡瀉,濡瀉,溏泄也。及為腫隱曲之疾,言隱曲之處,發為腫疾,亦濕客下焦之所致也。主勝,則寒濕之氣,內逆中滿,脾不轉輸,而食飲不下,甚則土受木刑而為疝。

 

【原文】:少陽在泉,客勝,則腰痛,而反惡寒,甚則下白溺白。主勝,則熱反上行,而客於心,心痛發熱,格中而嘔,少陰同候。

 

【直解】

少陽在泉,四之客氣,少陰君火;五之客氣,太陽濕土;終之客氣,少陽相火。凡此客氣,皆可勝也。少陽,初陽之氣,不能自下而上,則腰腹痛;不能自內而外,則反惡寒;甚則下焦虛寒,而下白溺白。下白,大便白也,溺白,小便白也。主勝,則君相二火交熾,故熱反上行,而少陽火氣,上客於心,故心痛發熱,心痛發熱,則火氣格中而嘔。相火君火而上行,則君火亦可合相火而下盛,故少陰同候。

 

【原文】:陽明在泉,客勝,則清氣動下,少腹堅滿,而數便瀉。主勝,則腰重腹痛,少腹生寒,下為溏,則寒厥於腸,上沖胸中,甚則喘不能久立。

 

【直解】

數:音朔。:音務。陽明在泉,四之客氣,太陰濕土;五之客氣,少陽相火;終之客氣,陽明燥金。凡此客氣,皆可勝也。客勝,則陽明清肅之氣動於下,清氣下動,則少腹堅滿,始雖堅滿,繼而數便瀉,便瀉,大便溏泄也。主勝,則腰重腹痛,少腹生寒,亦清氣之下動也,始則少腹生寒,而下為溏,則寒厥於腸,而上沖胸中,上沖胸中,甚則為喘,不能久立。

 

【原文】:太陽在泉,寒複內餘,則腰尻痛,屈伸不利,股脛足膝中痛。

 

【直解】

太陽者,寒氣也。寒腹內餘,言太陽在泉,受客氣主氣之勝,則太陽寒氣,屈而不舒,故寒氣在泉於下,而複有餘於內也。寒腹內餘,則太陽經脈不舒,故腰尻痛,屈伸不利,而股脛足膝中痛。不言客勝主勝,但言寒複內餘,乃舉一以例其餘,以明六氣雖有客主勝,而皆病在泉之經脈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善。治之奈何?

 

【直解】客勝主勝,經氣受病,治之奈何?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高者抑之,下者舉之,有餘折之,不足補之,佐以所利,和以所宜,必安其主客,適其寒溫,同者逆之,異者從之。

 

【直解】

高者抑之,下者舉之,得其中矣。有餘折之,不足補之,得其平矣。佐以所利,和以所宜,順其性也。然必安其主客,適其寒溫,調其味也。同者,主氣清寒,加以清寒之客氣;主氣溫熱,加以溫熱之客氣。此為過盛,故當逆之,逆之者,抑之折之也。異者,主氣清寒,加以溫熱之客氣,主氣溫熱,加以清寒之客氣。此非過盛,故當從之,從之者,舉之補之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治寒以熱,治熱以寒,氣相得者逆之,不相得者從之,余已知之矣。其於正味何如?

 

【直解】

承上文,寒熱逆從之治,而問主客之正味也。治寒以熱,治熱以寒,氣同而相得者逆之,氣異而不相得者從之。上文言之,故已知之,然非氣運本位之正味,故問其正味何如?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木位之主,其瀉以酸,其補以辛。

 

【直解】

六氣主時之位,不外木火土金水之五行。主位者,氣之常,故先瀉後補。加臨者,氣之客,故先補後瀉。初之氣,厥陰風木,木位之主,木氣勝也。木勝曰發生,酸則反其性而收之,故其瀉以酸。辛則助其上達,故其補以辛。

 

【原文】:火位之主,其瀉以甘,其補以鹹。

 

【直解】

二之氣,少陰君火,火位之主,火氣勝也。火勝曰赫曦,甘則反其性而緩之,故其瀉以甘。鹹能堅,助其暢達,故其補以鹹。少陰少陽,皆火位之主,少陰如是,則少陽亦如是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土位之主,其瀉以苦,其補以甘。

 

【直解】

三之氣,太陰濕土,土位之主,土氣勝也。土勝曰敦阜,苦則反其性而泄之,故其瀉以苦。甘則助其和緩,故其補以甘。

 

【原文】:金位之主,其瀉以辛,其補以酸。

 

【直解】

五之氣,陽明燥金,金位之主,金氣勝也。金勝曰堅成,辛則反其性而散之,故其瀉以辛。酸則助其凝斂,故其補以酸。


 

【原文】:水位之主,其瀉以鹹,其補以苦。

 

【直解】

終之氣,太陽寒水,水位之主,水氣勝也。水勝曰流衍,鹹則反其性而凝之,故其瀉以鹹。苦則氣寒,助其寒水,故其補以苦。

 

【原文】:厥陰之客,以辛補之,以酸瀉之,以甘緩之。

 

【直解】

此六氣客勝,其補瀉之味,一如上文之主勝也。上文木位之主,其補以辛,其瀉以酸,此厥陰之客,補瀉相同。以甘緩之者,《藏氣法時論》云「肝苦急,急食甘以緩之」。

 

【原文】:少陽之客,以鹹補之,以甘瀉之,以鹹收之。

 

【直解】

上文火位之主,其補以鹹,其瀉以甘,此少陰之客,補瀉相同。以鹹收之者,《藏氣法時論》云「心欲,急食鹹以之」。之即所收之。故此言收,下文少陽則言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太陽之客,以甘補之,以苦瀉之,以甘緩之。

 

【直解】

上文土位之主,其補以甘,其瀉以苦,此太陰之客,補瀉相同。以甘緩之者,《藏氣法時論》云「脾欲緩,急食甘的緩之」。

 

【原文】:少陽之客,以鹹補之,以甘瀉之,以鹹之。

 

【直解】少陽少陰皆屬於火,同一義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陽明之客,以酸補之,以辛瀉之,以苦泄之。

 

【直解】

上文金位之主,其補以酸,其瀉以辛,此陽明之客,補瀉相同。以苦泄之者,《藏氣法時論》云「肺苦氣上逆,急食苦以泄之」。

 

【原文】:太陽之客,以苦補之,以鹹瀉之,以苦堅之,以辛潤之,開發腠理,致津液通氣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上文水位之主,其補以苦,其瀉以鹹,此太陽之客,補泄相同。《藏氣法時論》云「腎欲堅,急食苦以堅之。腎苦燥,急食辛以潤之,開腠理,致津液,通氣也」。此以苦堅之云云,其義一也。凡此,皆主氣客氣之正味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善。願聞陰陽之三也,何謂?

 

【直解】

上文岐伯云「身半以上,其氣三矣。身半以下,其氣三矣」。帝舉以問,謂陰陽止有少太,何以有三?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氣有多少異用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陰陽之氣,由少而太。太,多也;少,少也。陰陽之氣,有多少之異用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陽明何謂也?

 

【直解】太多少少,則陽明何謂?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兩陽合明也。

 

【直解】有少陽之陽,有太陽之陽,兩陽相合而明,則中有陽明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厥陰何也?

 

【直解】太少之中有陽明,何以厥陰不居二陰之中,故問厥陰何也?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兩陰交盡也。

 

【直解】從少而太,則中有陽明,由太而少,則終有厥陰,有太陰之陰,有少陰之陰,兩陰交盡,而有厥陰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氣有多少,病有盛衰,治有緩急,方有大小,願聞其約,奈何?

 

【直解】

兩陽合明,陽之多也,兩陰交盡,陰之少也。陰陽之三,仍屬氣之多少,故舉氣有多少,而探病之盛衰,以及治之緩急,方之大小,期於約言不繁,故願聞其約。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氣有高下,病有遠近,證有中外,治有輕重,適其至所為故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氣有多少者,氣有高下也。謂陽氣多而居高,陰氣少而居下。病有盛衰者,病有遠近,證有中外也。謂病久遠而在中則盛,病新近而在外則衰。治有緩急者,治有輕重也,謂緩病之治宜輕,急病之治宜重,更當適其病至之所,為複其故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大要曰君一臣二,奇之制也;君二臣四,偶之制也;君二臣三,奇之制也;君二臣六,偶之制也。故曰近者奇之,遠者偶之,汗者不以奇,下者不以偶。補上治上制以緩,補下治下制以急,急則氣味濃,緩則氣味薄,適其至所,此之謂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奇:音箕,下同。方有大小者,大要君一臣二,合而為三,乃陽奇之制也。君二臣四,合而為六,乃陰偶之制也。奇數之大,則君二臣三,亦奇之制也。偶數之大,則君二臣六,亦偶之制也。品數少而分兩多,故曰君。品數多而分兩少,故曰臣。方之奇偶,因病之遠近以為用,故曰近者奇之,遠者偶之。謂近病為陽,宜用奇方以治之;遠病為陰,宜用偶方以治之。發汗為陽,攻下為陰。汗則從陰出陽,地氣升而為雲為雨,故汗者以偶不以奇;下則從陽入陰,天氣降而能瀉能輸,故下者以奇不以偶。治之緩急,因病之上下以為用,病在上而補上治上,則制方以緩;病在下而補下治下,則制方以急。制以急,則氣味宜濃,氣味濃,則能下行也。制以緩,則氣味宜薄,氣味薄,則能上行也。上文云治有輕重,適其病至之所,故曰適其至所,即此緩急濃薄之謂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病所遠而中道氣味之者,食而過之,無越其制度也。是故平氣之道,近而奇偶,制小其服也。遠而奇偶,制大其服也。大則數少,小則數多。多則九之,少則二之。奇之不去則偶之,是謂重方。偶之不去,則反佐以取之,所謂寒熱溫涼,反從其病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重,平聲。下同。藥味入口,先歸中道,然後行於上下,故服藥先後,制方大小,皆以病之上下遠近為法也。病所遠者,在上在下之病,而遠於中道也。而中道氣味之者,氣味先歸中道也。食而過之者,以食之先後,使藥之過於上下也。如病在上而遠於中,則先食後藥,使過於上;病在下而遠於中,則先藥後食,使過於下,此服藥先後之法,無越其制度可也。服藥先後,以病之上下遠近為法,則制方用藥,正氣自平。是故平氣之道,其病在上而近,而用奇偶之方,則制小其服也。其病在下而遠,而用奇偶之方,則制大其服也。大則分兩多而品數少,氣味專而能遠也。小則分兩少而品數多,氣味薄而易散也。奇數終於九,故數多則九之,無以加矣。偶數始於二,故數少則二之,無以減矣。奇偶雖殊,合而並用,故奇之而病不去,則偶之,先奇後偶,是謂重方。若偶之而病仍不去,則反佐以取之。反佐以取者,以寒治寒,以熱治熱,以溫治溫,以涼治涼,所謂寒熱溫涼,反從其病而取治之也。此制方大小以病之上下遠近為法者如此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善。病生於本,餘知之矣。生於標者,治之奈何?

 

【直解】

風熱濕火燥寒六氣,所謂本也。上文詳言之,故曰病生於本,餘知之矣。三陰三陽之氣為標。故問生於標者,治之奈何?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病反其本,中標之病,治反其本,中標之方。

 

【直解】

如太陽以寒為本,以熱為標。病反其本寒,中標陽之熱病,則不治其寒,而治其熱。故治反其本,中標之方。六氣標本之治,仿此類推,然從本從標,複有不同,有如下文所云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善。六氣之勝,何以候之?

 

【直解】

六氣者,五行也。五行者,五臟也。氣勝則臟病,故問六氣之勝,何以候之?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乘其至也,清氣大來,燥之勝也,風木受邪,肝病生焉。熱氣大來,火之勝也,金燥受邪,肺病生焉。寒氣大來,水之勝也,火熱受邪,心病生焉。濕氣大來,土之勝也,寒水受邪,腎病生焉。風氣大來,木之勝也,土濕受邪,脾病生焉。所謂感邪而生病也。乘年之虛,則邪甚也。失時之和,亦邪甚也。遇月之空,亦邪甚也。重感於邪,則病危矣。有勝之氣,其必來複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候之之法,當乘其氣至之時而候之也。如清氣大來,燥金之勝也,金刑其木,風木受邪而肝病生焉矣。熱氣大來,火刑其金,則肺病生焉矣。寒氣大來,而心病生。濕氣大來,而腎病生。風氣大來,而脾病生,皆受制生病,所謂感邪而生病也。邪之感也,如主歲之氣不及,而乘年之虛,則邪甚也。主時之氣不及,而失時之和,亦邪甚也。主日之氣不及,而遇月之空,亦邪甚也。年之虛,時之失,月之空,有一於此,則病。若重感於邪,則病危矣,此皆有勝之氣而為病,須知有勝之氣,其必來複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其脈至何如?

 

【直解】六氣之勝,必形於脈,故問其脈至何如?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厥陰之至,其脈弦,少陰之至,其脈鉤;太陰之至,其脈沉;少陽之至,大而浮;陽陰之至,短而澀;太陽之至,大而長。


 

【直解】

厥陰屬木,故其脈弦;少陰屬火,故其脈鉤;太陰屬土,故其脈沉;少陽屬火,故大而浮;陽明屬金,故短而澀,太陽屬水,為諸陽主氣,故大而長。

 

【原文】:至而和則平,至而甚則病,至而反者病,至而不至者病,未至而至者病,陰陽易者危。

 

【直解】

和,調和也。六脈之至,至而調和,則為平脈。甚,過盛也。六脈之至,至而過盛,則為病脈。春弦夏鉤秋浮冬沉,春得秋脈,夏得冬脈,秋得夏脈,冬得長夏脈。至而反時者病。時至而脈不至者病。時未至而脈先至者病。春夏為陽,秋冬為陰,春夏見陰脈,秋冬見陽脈,是為陰陽易。陰陽易者危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六氣標本,所從不同奈何?

 

【直解】

三陰三陽六氣之標也,風火濕熱燥寒,六氣之本也。標本陰陽不同,則所從亦不同。帝故問之。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氣有從本者,有從標本者,有不從標本者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從本者,從風熱濕火燥寒之氣也。從標本者,或從三陰三陽之氣,或從風熱濕火燥寒之氣也。不從標本者,從中見之氣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願卒聞之。

 

【直解】從本,從標本,不從標本,願卒聞之。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少陽太陰從本,少陰太陽從本從標,陽明厥陰,不從標本從乎中也。故從本者化生於本,從標本者有標本之化,從中者以中氣為化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氣有從本者,少陽太陰是也。少陽之氣惟火熱,太陰之氣惟陰濕,皆從本氣以為生化也。氣有從標本者,少陰太陽是也。少陰本熱標陰,太陽本寒標熱,有寒熱陰陽之氣,故從本從標,以為生化也。氣有不從標本者,陽明厥陰是也,兩陽合明,陽之極矣。無取乎燥,從中見太陰之氣,以為生化,兩陰交盡,陰之極矣。無取乎風,從中見少陽之氣,以為生化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脈從而病反者,其診何如?

 

【直解】

承上文三陰三陽之脈而複問也。上文云厥陰之至其脈弦,少陰之至其脈鉤,太陰之至其脈沉,少陽之至大而浮,陽明之至短而澀,太陽之至大而長。脈從陰陽而病相反,則診之不易,故舉以問。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脈至而從,按之不鼓,諸陽皆然。

 

【直解】

三陽之脈,脈至而從,脈雖見陽,必按之不鼓,按之不鼓,病必相反。諸陽脈而病反者皆然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諸陰之反,其脈何如?

 

【直解】陽脈按之不鼓,諸陰之反,其脈何如?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脈至而從,按之鼓甚而盛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脈至而從,三陰脈也。脈雖見陰,按之必鼓甚而盛,所以諸陰之脈,而病反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是故百病之起,有生於本者,有生於標者,有生於中氣者,有取本而得者,有取標而得者,有取中氣而得者,有取標本而得者,有逆取而得者,有從取而得者。逆,正順也。若順,逆也。故曰知標與本,用之不殆,明知逆順,正行無間。此之謂也。不知是者,不足以言診,足以亂經。故《大要》曰粗工嘻嘻,以為可知,言熱未已,寒病複始,同氣異形,迷診亂經。此之謂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承脈從病反之義,而推言百病之起,有生於本氣者,有生於標氣者,有生於中見之氣者,因其所生,取而治之,始得其真。然取治之法,又有逆取而得者,有從取而得者。逆取而得則逆取,正為順也,若不逆取而順,反為逆也。故曰知標與本,用之不殆,明知逆順,正行無間,即此脈從病反之謂也。苟不知此以診,是為迷診亂經,《大要》云云,其粗工之高抬貴手歟。

 

【原文】:夫標本之道,要而博,小而大,可以言一而知百病之害,言標與本,易而弗損,察本與標,氣可令調,明知勝複,為萬民式,天之道畢矣。

 

【直解】

易,去聲。承上文而言標本之道,至精至微,所該者廣,故要而能博,小而能大,可以言一而知百病之害也。故一言標與本,則施治平易而弗之損,察一本與標,則六氣雖病而可令調,知標本則知勝複,可為萬民之式,而上天之道畢矣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勝複之變,早晏何如?

 

【直解】承明知勝複之言,而探勝複早晏之變。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夫所勝者,勝至已病,病已慍慍,而複已萌也。夫所複者,勝盡而起,得位而甚,勝有微甚,複有少多,勝和而和,勝虛而虛,天之常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勝者複之基,夫所勝者,勝氣至,則已病。病方已,中猶慍慍之時,而複氣已萌也。故夫所複者,必勝氣盡而複始起,得位而複方甚。然所勝之氣有微甚,則所複之氣有少多,故勝和而複亦和,勝虛而複亦虛,此天之常數為然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勝複之作,動不當位,或後時而至,其故何也?

 

【直解】

當,去聲。帝必欲詳明勝複早晏之變,故複問之。動不當位,氣之早也。後時而至,氣之晏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夫氣之生,與其化衰盛異也。寒暑溫涼盛衰之用,其在四維。故陽之動,始於溫,盛於暑;陰之動,始於清,盛於寒。春夏秋冬,各差其分。故《大要》曰彼春之暖,為夏之暑,彼秋之忿,為冬之怒,謹按四維,斥候皆歸,其終可見,其始可知。此之謂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差:音雌。下同。一歲四時,春溫夏暑,秋涼冬寒,萬物生化,有盛有衰。故夫氣之生物,與其化物,有衰盛之異也。氣之寒暑溫涼,為生化盛衰之用。生化盛衰,其在氣交之四維。四維者,冬春之交,春冬之交,夏秋之交,秋冬之交也。氣交先期而甚,則勝複早而盛,氣交後期而微,則勝複晏而衰。故陽之動始於春氣之溫,盛於夏氣之暑。陰之動始於秋氣之清,盛於冬氣之寒。春夏秋冬,四維之交,或先或後,各差其分。分,猶度也。差其分,而勝複有早晏也。故舉《脈要精微論》之言。《大要》曰彼春之暖,而為夏之暑;彼秋之忿,而為冬之怒。由此言之,則當謹按氣交之四維。氣交之候,猶斥候也。謹按四維,則斥候皆歸,其終可見,其始可知,即此勝複早晏之謂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差有數乎?

 

【直解】春夏秋冬,各差其分,則差有數乎?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又凡三十度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三十度,一月也。十二月而得春氣,三月而得夏氣,六月而得秋氣,九月而得冬氣,其氣至早,所差凡三十度。正月未溫,猶得冬氣;四月未夏,猶得春氣,七月未秋,猶得夏氣;十月未秋,猶得秋氣。其氣晏至,所差亦三十度,故曰又凡三十度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其脈應,皆何如?

 

【直解】

春夏秋冬,有四時之氣,則有四時之脈,今差其分,則其脈應皆何如?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差同正法,待時而去也。《脈要》曰春不沉,夏不弦,冬不澀,秋不數,是謂四塞。沉甚曰病;弦甚曰病,澀甚曰病,數甚曰病,參見曰病,複見曰病,未去而去曰病,去而不去曰病,反者死。故曰氣之相守司也,如權衡之不得相失也。夫陰陽之氣,清靜則生化治,動則苛疾起,此之謂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蓋以四時正氣之法揆之,則知其差,故曰差同正法也。待時而去者,四維之交,待主時之氣至而後去也。如春受冬氣,夏受春氣,秋受夏氣,冬受秋氣,氣相通也。故脈之大要曰春不沉,夏不弦,冬不澀,秋不數。前氣不交於本位,是謂四塞。夫氣不相通,四塞者病。若其氣之交,交而太過者亦病。故春脈沉甚曰病,夏脈弦甚曰病,冬脈澀甚曰病,秋脈數甚曰病。參見者,春初之脈,沉弦並見,夏初之脈,弦數並見之類。複見者,主時之脈已去,非其王時而複見也。未去而去者,後氣未交,未當去而先去也。去而不去者,後氣已交,應去而猶不去也。脈氣如是,皆謂之病。反者,春得秋脈,夏得冬脈,長夏得春脈,秋得夏脈,冬得長夏脈。脈非其時,反受克賊,已病而見此脈者死。故曰氣之相守而司於脈也,如權與衡之不得相失也。故夫陰陽之氣,清靜則生化治,不清靜而動亂,則苛疾起,即此相守司而不得相失謂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幽明何如?

 

【直解】一歲四時,有陰有陽,秋冬為陰,幽也。春夏為陽,明也。故問幽明何如?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兩陰交盡,故曰幽。兩陽合明,故曰明。幽明之配,寒暑之異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秋清冬寒,兩陰交盡而始春,故曰幽。春溫夏暑,兩陽合明而始秋,故曰明。日月營運,一寒一暑,故幽明之配,乃寒暑之異也。知寒暑之往來,則知一歲之幽明矣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分至何如?

 

【直解】承寒暑之意,問一歲之中,二分二至何如?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氣至之謂至,氣分之謂分,至則氣同,分則氣異,所謂天地之正紀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夏至則夏氣已至,冬至則冬氣已至,故氣至之謂至。春分則與冬氣分,秋分則與夏氣分,故氣分之謂分。夏至氣同於夏,冬至氣同於冬,故至則氣同。春分與冬氣分,秋分與夏氣分,故分則氣異。二分在仲春仲秋,二至在仲夏仲冬,非若四維之季孟相交,此所謂天地之正紀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夫子言春秋氣始於前,冬夏氣始於後,余已知之矣。然六氣往復,主歲不常也,其補瀉奈何?

 

【直解】

上文岐岐伯云:陽之動始於溫,陰之動始於清,是春秋之氣始於前也。陽盛於暑,陰盛於寒,是冬夏之氣始於後也。然春夏秋冬六氣往復以主歲,是主歲之氣不常也。其補瀉之味奈何?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上下所主,隨其攸利,正其味,則其要也,左右同法。大要曰少陽之主,先甘後鹹;陽明之主,先辛後酸;太陽之主,先鹹後苦;厥陰之主,先酸後辛,少陰之主,先甘後鹹;太陰之主,先苦後甘。佐以所利,資以所生,是謂得氣。

 

【直解】

一歲之中,司天在泉,上下所主,自有常氣。當隨其所利而正其味,則其補瀉之火要也。上下止二氣,合上下之左右而六氣周,故曰左右同法。六氣補瀉正味,上文言之詳矣。上文云,火位之主,其瀉以甘,其補以鹹,故少陽主治之味,大要先甘後鹹。金位之主,其瀉以辛,其補以酸,故陽明主治之味,大要先辛後酸。水位之主,其瀉以鹹,其補以苦,故太陽主治之味,大要先鹹後苦。木位之主,其瀉以酸,其補以辛,故厥陰主治之味,大要先酸後辛。少陰之主,與少陽同。土位之主,其瀉以苦,其補以甘,故太陰主治之味,大要先苦後甘。六氣補瀉之正味如此,尤必佐以所利,資以所生,是謂得氣。

 

【原文】:

帝曰善。夫百病之生也,皆生於風寒暑濕燥火,以之化之變也。經言盛者瀉之,虛者補之,余錫以方士,而方士用之,尚未能十全,余欲令要道必行,桴鼓相應,猶拔刺雪,工巧神聖,可得聞乎?

 

【直解】

,汙同。百病之生,不越風寒暑濕燥火六氣之變化。補瀉施治,未能十全,必治之十全,而要道可行。桴鼓相應,猶刺雖久而可拔,汙雖久而可雪,工巧臻於神聖,不同方士,帝故問之。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審察病機,無失氣宜,此之謂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一歲六氣,各有所宜,變化為病,各有其機,故當審察病機,無失氣宜,此即神聖之謂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願聞病機何如?

 

【直解】病機無窮,審察不易,故願聞之。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諸風掉眩,皆屬於肝。諸寒收引,皆屬於腎。諸氣鬱,皆屬於肺。諸濕腫滿,皆屬於脾。諸熱瞀螈,皆屬於心。

 

【直解】

心,舊本訛火,今改。有病無形之氣,而內屬於形藏者。有病有形之本,而內屬於氣化者,皆病機也。如諸風而頭目掉眩,病皆屬於肝,風氣通於肝也,諸寒而經脈收引,病皆屬於腎,寒氣通於腎也。諸氣而胸膈忿鬱,病皆屬於肺,諸氣通於肺也。諸濕而身體腫滿,病皆屬於脾,濕氣通於脾也。諸熱而目瞀經螈,病皆屬於心,熱氣通於心也。此病無形之六氣,而內屬於有形之形藏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諸痛癢瘡,皆屬於火。諸厥固泄,皆屬於下。諸痿喘嘔,皆屬於上。

 

【直解】

火,舊本訛心,今改。諸痛癢瘡,皆屬於手少陽三焦之火。諸寒厥而固泄,皆屬於下。下,下焦也。諸痿痹而喘嘔皆屬於上;上,上焦也。是三焦火熱之氣有餘,則諸瘡痛癢而病於外;三焦火熱之氣不足,則諸厥固泄,諸痿喘嘔,而病於內;以明三焦之氣遊行於上下,出入於內外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諸禁鼓栗,如喪神守,皆矚於火。

 

【直解】

禁,作噤。喪,去聲。諸口噤無言而身鼓栗,如喪神明,失其內守,乃手少陰心經之病。心者火也,故皆屬於火。

 

【原文】:諸痙項強,皆屬於濕。

 

【直解】

痙,手足搐搦也。諸痙急而項背強,乃足太陽膀胱之病。膀胱者,水濕之府,故皆屬於濕。

 

【原文】:諸逆沖上,皆屬於火。

 

【直解】諸氣逆而沖於胸膈之上,乃手厥陰心包之病。心包者火也,故皆屬於火。

 

【原文】:諸脹腹大,皆屬於熱。

 

【直解】諸脹滿而腹大,乃足太陰脾經之病。熱濕相蒸,脾土受病,故皆屬於熱。

 

【原文】:諸躁狂越,皆屬於火。

 

【直解】諸躁擾不寧,狂煩越度,乃足陽明胃經之病。陽明者,燥熱之氣也,故皆屬於火。

 

【原文】:諸暴強直,皆屬於風。

 

【直解】諸一時卒暴,筋強而直,屈伸不能,乃足厥陰肝經之病。厥陰主風,故皆屬於風。

 

【原文】:諸病有聲,鼓之如鼓,皆屬於熱。

 

【直解】諸病而鼻息有聲,氣上行而鼓動之,如鼓聲者然,乃手太陰肺經之病。肺主氣,氣為陽,故皆屬於熱。

 

【原文】:諸病腫,疼酸驚駭,皆屬於火。

 

【直解】

酸,同。腫,肉腫也,肉腫則疼酸,氣機不順,則驚駭,乃手陽明大腸之病。陽明者,燥熱之氣也,故皆屬於火。

 

【原文】:諸轉反戾,水液混濁,皆屬於熱。

 

【直解】戾,了戾也。諸轉反戾,則溲便不利,溲便不利則水液混濁,乃手太陽小腸之病。太陽者,陽熱之氣也,故皆屬於熱。

 

【原文】:諸病水液,澄澈清冷,皆屬於寒。

 

【直解】水液澄澈清冷,則下焦虛寒,乃足少陰腎經之病。腎主水寒,故皆屬於寒。

 

【原文】:諸嘔吐酸,暴注下迫,皆屬於熱。

 

【直解】嘔吐酸水,暴注下迫,乃膽足少陽之病。少陽者,火也,故皆屬於熱。此病有形之形藏,而內屬於無形之六氣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故大要曰謹守病機,各司其屬,有者求之,無者求之,盛者責之,虛者責之,必先五勝,疏其血氣,令其調達,而致和平,此之謂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承上文而總結之。以明審察之法也。上文諸病,有屬於肝心脾肺腎者,有屬於風火熱濕寒者,故大要曰,謹守病機,各司其屬。有屬形藏之有形者,當求之而得其真;有屬氣化之無形者,亦當求之而得其真有餘而盛者,不得其平,故當責之。不及而虛者,不得其平,亦當責之。必先知五行之勝。若勝,則當疏其血氣,令其調達,而致和平。即此有無求之,盛虛責之之謂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善。五味陰陽之用,何如?

 

【直解】疏其血氣,令其調達,必有五味陰陽之用,故相繼而問之。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辛甘發散為陽,酸苦湧泄為陰,鹹味湧泄為陰,淡味滲泄為陽。六者,或收或散,或緩或急,或燥或潤,或或堅,以所利而行之,調其氣使其平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五味陰陽之用,彼此相濟以成。如辛主發散,從內而外,必濟以甘,故辛甘之味,為能發散而屬乎陽。苦主湧泄,從中上湧,從中下泄,必濟以酸,故酸苦之味,為能湧泄而屬於陰。鹹味潤下,主能下泄,能下泄,即能上湧,故鹹味湧泄為陰。五味之外,複有淡味,淡主漬滲,能漬滲,即能行泄,故淡味滲泄為陽。此辛甘酸苦鹹淡六者,氣味雖殊,功用相濟,或收或散者,收而能散,散而能收也。或緩或急者,緩而能急,急而能緩也。或燥或潤者,燥而能潤,潤而能燥也。或或堅者,而能堅,堅而能也。此五味陰陽相濟,以為功也。各以所利而行之,疏其血氣也。調其氣,令其調達也。疏其血氣,令其調達,而致和平,故曰使其平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非調氣而得者,治之奈何?有毒無毒,何先何後,願聞其道。

 

【直解】

承調氣使平之言,而複問也。謂非調氣而得,則當以藥治之。藥之有毒無毒,調治何先何後,必有其道,故願聞之。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有毒無毒,所治為主,適大小為制也。

 

【直解】治病各有其主,藥之有毒無毒,以所治之病為主,更適方之大小以為制,此其道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請言其制。

 

【直解】請言大小之制。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君一臣二,制之小也;君一臣三佐五,制之中也;君一臣三佐九,制之大也。寒者熱之,熱者寒之,微者逆之,甚者從之,堅者削之,客者除之,勞者溫之,結者散之,留者攻之,燥者濡之,急者緩之,散者收之,損者益之,逸者行之,驚者平之,上之下之,摩之浴之,薄之劫之,開之發之,適事為故。

 

【直解】

制方之道,君一臣二,無庸佐使,制濟之小也。君一臣三佐五,製劑之中也。君一臣三佐九,製劑之大也。制小制中制大,大要,病寒者熱治之,病熱者寒治之,病微者逆治之,病甚者從治之,病堅者消削之,邪客者除去之,勞虛者溫以治之,結聚者散以治之,留著者攻以治之,燥熱者濡以治之,急疾者緩以治之,耗散者收以治之,損傷者益以治之,逸置者行之,驚駭者平之,或舉而上之,或推而下之,或膏以摩之,或湯以浴之,或緩治以薄之,或急治以劫之,或開導之,或發散之。凡此皆各適其事之所宜,為複其故。
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何謂逆從?

 

【直解】微者逆之,甚者從之,何謂?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逆者正治,從者反治,從小從多,觀其事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逆者,以寒治熱,以熱治寒,是為正治。從者,以熱治熱,以寒治寒,是為反治。制方小大,從小從多,則觀其事之所宜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反治何謂?

 

【直解】正治者,治之正,反治者,治之反,故問反治何謂?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熱因寒用,寒因熱用,塞因塞用,通因通用,必伏其所主,而先其所因,其始則同,其終則異,可使破積,可使潰堅,可使氣和,可使必已。

 

【直解】

反治之道,必以熱治熱,服藥宜涼,是熱因寒用也。以寒治寒,服藥宜溫,是寒因熱用也。補藥治中滿,是塞因塞用也。攻藥治下利,是通因通用也。此寒熱通塞之治,後必伏其所主之病,而先其所因以投之,熱治熱,寒治寒,塞用塞,通用通,是其始則同。熱者寒,寒者熱,塞者通,通者塞,是其終則異。塞因塞用,則正氣自強,故可使破積,可使潰堅。通因通用,則邪不能容,故可使氣和,可使必已。此反治之道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善。氣調而得者?何如?

 

【直解】上文論反治,帝欲詳明正治,故問氣調而得,何如?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逆之從之,逆而從之,從而逆之,疏氣令調,則其道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氣調而得,正治之法也。上文云,逆者正治,故逆之乃所以從之。逆治而從之,若從治而反為逆之矣。逆治之道,即上文疏其血氣,令其調達之義。故曰疏氣令調,則其道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善。病之中外何如?

 

【直解】中,猶內也。病有從內而外者,有從外而內者,故複問病之中外,以悉其機。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從內之外者,調其內;從外之內者,治其外;從內之外而盛於外者,先調其內而後治其外;從外之內而盛於內者,先治其外而後調其內;中外不相及,則治主病。

 

【直解】

治病必求於本,故從內之外者,當調其內;從外之內者,當治其外;從內之外而盛於外者,亦先調其內而後治其外。從外之內而盛於內者,亦先治其外,而後調其內,內病於臟腑,故曰調,外病於肌腠,故曰治。內病在內,外病在外,中外不相及,則但治其主病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善。火熱複,惡寒發熱,有如瘧狀,或一日發,或間數日發,其故何也?

 

【直解】承上文內外之病,而問寒熱似瘧,或一日發,或間數日發,其在中在外何如?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勝複之氣,會遇之時,有多少也。陰氣多而陽氣少,則其發日遠,陽氣多而陰氣少,則其發日近。此勝複相薄,盛衰之節,瘧亦同法。

 

【直解】

火熱而複惡寒,惡寒而復發熱,此為勝複之氣;或一日發,或數日發,此為會遇之時;寒熱有盛衰,發日有遠近,此勝複之氣,會遇之時,而有多少也。間數日發者,病氣在陰,陰氣多而陽氣少,則其發,間數日而遠;一日發者,病氣在陽,陽氣多而陰氣少,則其發,一日而近。此即勝複之氣相薄,而有盛衰之節也。雖寒熱有如瘧狀,究之瘧亦同法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論言治寒以熱,治熱以寒,而方士不能廢繩墨而更其道也,有病熱者寒之而熱,有病寒者熱之而寒,二者皆在,新病複起,奈何治?

 

【直解】

此複舉寒熱而探其治也。上文岐伯云寒者熱之,熱者寒之,故問,論言治寒以熱,治熱以寒,而方士不能廢繩墨而更其道。然寒熱相兼,有病熱者,先寒之而熱有病寒者,先熱之而寒,寒之熱之,二者皆在,寒之而熱,熱之而寒,則新病複起,何如以治?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諸寒之而熱者取之陰,熱之而寒者取之陽。所謂求其屬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諸寒之而熱者,以寒為本,故取之陰,當以熱藥治之。諸熱之而寒者,以熱為本,故取之陽,當以寒藥治之。夫寒之而熱,治之以熱,熱之而寒,治之以寒,所謂求其屬以治之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善。服寒而反熱,服熱而反寒,其故何也?

 

【直解】

承上文之意而複問也。服寒治熱,而反熱;服熱治寒,而反寒。新病複起,其故何也?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治其王氣,是以反也。

 

【直解】王,去聲。下同。春溫夏熱秋清冬寒,四時之王氣也。王氣當順之,若以寒治熱,以熱治寒,治其王氣,是以反熱反寒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不治王而然者,何也?

 

【直解】有不治王氣,而反熱反寒者何?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悉乎哉問也。不治五味屬也。夫五味入胃,各歸所喜,故酸先入肝,苦先入心,甘先入脾,辛先入肺,鹹先入腎。久而增氣,物化之常也,氣增而久,夭之由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故,舊本誤攻,今改。不治王氣,而五味之屬,有以治之也。夫五味入胃,從胃而各歸其所喜,故酸味先入肝,苦味先入心,甘味先入脾,辛味先入肺,鹹味先入腎。味久而增其藏氣,乃物化之常也,藏氣增而日久,則此勝彼衰,乃夭之由也。所以反熱反寒,而病不愈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善。方制君臣,何謂也?

 

【直解】五味不可偏勝,故方制君臣,帝相因而問之。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主病之謂君,佐君之謂臣,應臣之謂使,非上中下三品之謂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使,去聲。主病之藥,多其分兩,謂之君。佐君之藥,少其分兩,謂之臣。應臣之藥,分兩更少,謂之使。非神農所取上中下三品之謂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三品何謂?

 

【直解】神農三品,何謂?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所以明善惡之殊貫也。

 

【直解】

惡,如字。神農本經三百六十五種,以應周天之數。上品一百二十五種為君,中品一百二十種為臣,下品一百二十種為佐使。上品無毒,主養命延年,益氣輕身。中品或有毒或無毒,主流通經脈,祛邪治病。下品有毒或大毒,主破堅積,除痼疾。三者之中,氣味善惡,補瀉雖殊,理複通貫,所以明善惡之殊貫也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善。病之中外,何如?

 

【直解】以三品之藥,治中外之病,何如?

 

【原文】:岐伯曰調氣之方,必別陰陽,定其中外,各守其鄉,內者內治,外者外治,微者調之,其次平之,盛者奪之,汗之下之,寒熱溫涼,衰之以屬,隨其攸利,謹道如法,萬舉萬全,氣血正平,長有天命。

 

【直解】

別:音逼。以藥治病,乃調氣之方,故必別其在陰在陽,定其在中在外,各守其所在之鄉,而內者治內,外者治外。正氣微者調補之,其次平定之,邪氣盛者辟奪之,或汗之,或下之,或寒熱溫涼,衰之以屬,逆治從治,各隨其所利而行之,謹道如法,萬舉萬全,使氣血中正和平,而長有其天命矣。

 

【原文】:帝曰善。

 

【直解】詳明天道,合於人身,反復言之,誠為至真要論,帝故善之,不復問也。

 

 

21

 

 

全站熱搜

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