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名:黃帝素問直解(清‧高士宗)

作者:高士宗

朝代:清

年份:西元1644-1911年

 

著書家書成必序,序者,序著述之由,約以數語明此書之有裨於世也。余于《黃帝素問》一書殫注十載告竣,名曰《直解》。自謂有是經宜有是解,有是解宜付剞劂,會於吾心,質之古人,吾事畢矣,又何序焉?

 

孔安國序《尚書》云伏羲、神農、黃帝書謂之三墳,皆言道也。《素問》以陰陽之理,闡天人之道,天地陰陽俱於人身,人身陰陽同于天地,苟非其人,此道不明。今以軒岐論而問之儒,儒必不知,諉諸醫;複以軒岐所論而問之醫,醫且茫然,無以對。嗚呼!《素問》之傳數千百年矣,數千百年之不明,何日明之!儒與醫之不知,何人知之!且夫軒岐開醫道之原,而軒岐經論不彰;方技為旁門之術,而方技偽書日盛。醫安苟簡,畏其所難,必以軒岐《內經》教醫,天下其無醫哉!

 

嗟嗟!是猶楊墨之言,充塞兩間,一旦語以孔孟之學,必譏其迂遠而不切於用矣。誠如是,則余以是解解軒岐,亦即以是解質軒岐,不必質天下也已,又何序焉?雖然,序之而不欲序傷之也。心焉傷之,無可語者。然豈竟無可語者,聊存數言,以俟後之君子。

時康熙乙亥之春錢塘高世士宗題於侶山講堂

 

凡例九條

一、素問內經,乃軒岐明道之書,開物成務,醫道始昌。雖秦煽毒,而醫書獨全。後之注者,或割裂全文,或刪改字句。剽竊詭道,實開罪於先聖。如靈素合刻,篡集類經是已。惟王太僕、馬元台、張隱庵注釋,俱屬全文。

 

然字句文義,有重複而不作衍文者,有倒置而未經改正者,有以訛傳訛而弗加詳察者。餘細為考校,確參訂正,庶幾補聖經,下禪後學。


 

二、六經文史,歷代有□卿大儒互參考訂,奕世宗仰。至醫門經論,未得名儒碩士閱鋟梓,故茫無征信,即《素問》一經,各家雖有注釋,餘詳觀之,非苟簡隙漏,即敷淺不經。隱庵集注,義意艱深,其失也晦。

 

餘不得已而更注之,顏曰「直解」,世之識者尚其鑒諸。

 

三、隱庵先生有集注之刻,不便雷同,故曰「直解」。注釋直捷明白,可合正文誦讀,非如張太嶽《四書直解》,其訓詁有不可讀者。

 

四、《素問》八十一篇,原遺闕二篇,今已搜補矣。每篇名目,俱當詮解,茲刻不第詮解篇名,即篇中大旨亦逐為指出。一篇之中,分為數節,蓋以詞論冗繁,略分節旨,使觀者易於領會耳。

 

五、軒岐《素問》謂之聖經,不容假借,無奈後人著作方書,偏剿襲其義,摘取其文,而經脈針刺之理、三才運氣之道,茫乎若迷,鳴呼!世如斯、醫如斯,學道者又如斯,則經幾晦于方技,將見素問內經徒寄空名於天壤耳!後之業是道者,當知篇章字句,皆屬珠璣,毋容稍為去取者也。

 

六、是注體會先聖微意,言言中的,字字見解,而一針一血,尤必深入淺出,俾千百世後,永為畫定不易之說,庶軒岐問答之神,躍躍紙上,而至精至微之理,炳若日星。然道非淺近,故本注云非其人勿授、非其真傳不傳。余之勞心神、曆寒暑,以成此解,亦第藏之名山,傳之其人而已,此複何計哉。

 

七、《素問》注解,不下十餘家,餘多方購覽,而明顯入彀者,十不得一。然世之學人,便知諸刻紛壇,其中是非莫辨、真偽難分,余豈能執餘注而告諸人曰余解是真也,非偽也。噫!必不能矣!所以雖付剞劂,要亦信諸吾心,質之軒岐,不冀人之知也。雖然,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,倘後之君子,或嗣而續之,倡而明之,又餘之深幸也夫。

 

八、《素問》論人身陰陽、血氣,臟腑、經脈,而無治病之法,是以數千年來,醫家鹹置不問,蓋意理精深,無從控討。是解則理明義達,不冗不漏。然必誠切研求,潛心會悟,始能得其旨趣。昔者,餘著《傷寒集注》,梓以問世,亦可謂理明義達,不冗不漏矣,而研求會悟,似鮮其人,因思《素問》之書,亦猶是也。言念及此,良可悲已。

 

九、《素問直解》外,更有《本草崇原》、《靈樞直解》、《金匱集注》聖經賢論剞劂告竣。尤有《醫學真傳》之梓,蓋本神農、黃帝、仲景諸書,而詳明識證施治、品方用藥之法也。余嘗謂聖賢經論,猶布帛菽粟,布帛禦寒而必為之衣,菽粟救饑而必為之食。《醫學真傳》亦為衣而使人可衣,為食而令人可食也。然必經論俱成而後梓也,姑有待也。

07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