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文】

帝曰:善。氣之上下何謂也?

岐伯曰:身半以上其氣三矣,天之分也,天氣主之;身半以下,其氣三矣,地之分也,地氣主之。以名命氣,以氣命處,而言其病半,所謂天樞也。

故上勝而下俱病者,以地名之;下勝而上俱病者,以天名之。所謂勝至,報氣屈伏而未發也。複至則不以天地異名,皆如複氣為法也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道:對。氣有上下之分,是什麼意思?

岐伯說:身半以上,其氣有三,是人身應天的部分,所以是司天之氣所主持的;身半以下,其氣亦有三,是人身應地的部分,所以是在泉之氣所主持的。用上下來指明它的勝氣和複氣,用氣來指明人身部位而說明疾病。「半」就是指天樞。所以上部的三氣勝而下部的三氣都病的,以地氣之名來命名人身受病的臟氣;下部的三氣勝而上部的三氣都病的,以天氣之名來命名人身受病的臟氣。以上所說,是指勝氣已經到來,而複氣尚屈伏未發者而言;若氣已經到來,則不能以司天在泉之名以區別之,當以複氣的情況為準則。

 

【原文】

帝曰:勝複之動,時有常乎?氣有必乎?

岐伯曰:時有常位,而氣無必也。

 

帝曰:願聞其道也。

岐伯曰:初氣終三氣,天氣主之,勝之常也;四氣盡終氣,地氣主之,複之常也。有勝則複,無勝則否。

 

帝曰:善。複已而勝何如?

岐伯曰:勝至而複,無常數也,衰乃止耳。複已而勝,不復則害,此傷生也。

 

帝曰:複而反病何也?

岐伯曰:居非其位,不相得也。大複其勝,則主勝之,故反病也,所謂火燥熱也。

 

帝曰:治之何如?

岐伯曰:夫氣之勝也,微者隨之,甚者制之;氣之複也,和者平之,暴者奪之。皆隨勝氣,安其屈伏,無問其數,以平為期,此其道也。

 

帝曰:善。客主之勝複奈何?

岐伯曰:客主之氣,勝而無負也。

 

帝曰:其逆從何如?

岐伯曰:主勝逆,客勝從,天之道也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道:勝複之氣的運動,有一定的時候嗎?到時候是否一定有勝複之氣呢?

岐伯說:四時有一定的常位,而勝複之氣的有無,卻不是不必然的。

 

黃帝道:請問是何道理?

岐伯說:初之氣至三之氣,司天之氣所主,是勝氣常見的時位;四之氣到終之氣,是在泉氣之所主,是複氣常見的時位。有勝氣才有複氣,沒有勝氣就沒有複氣。黃帝道:對。

 

黃帝道:複氣已退而又有勝氣發生,是怎樣的?

岐伯說:有勝氣就會有複氣,沒有一定的次數限制,氣衰減才會停止。因之複氣之後又有勝氣發生,而勝氣之後沒有相應的複氣發生,就會有災害,這是由於生機被傷的緣故。

 

黃帝道:複氣反而致病,又是什麼道理呢?

岐伯說:複氣所至之時,不是它時令的正位,與主時之氣不相融洽。所以大複其勝,而反被主時之氣所勝,因此反而致病。這是指火、燥、熱三氣來說的。

 

黃帝道:治療之法怎樣?

岐伯說:六氣之勝所致的,輕微的隨順它,嚴重的制止它;複氣所致的,和緩的平調它,暴烈的消弱它。都宜隨著勝氣來治療其被抑伏之氣,不論其次數多少,總以達到和平為目的。這是治療的一般規律。

 

黃帝道:對。客氣與主氣的勝複是怎樣的?

岐伯說:客氣與主氣二者之間,只有勝沒有複。

 

黃帝道:其逆與順怎樣區別?

岐伯說:主氣勝是逆,客氣勝是順,這是自然規律。

 

【原文】

帝曰:其生病何如?

岐伯曰:厥陰司天,客勝則耳嗚掉眩,甚則咳,主勝則胸脅痛,舌難以言。

少陰司天,客勝則鼽、嚏、頸項強、肩背瞀熱、頭痛、少氣,發熱、耳聾、目瞑,甚則胕腫、血溢、瘡瘍、咳喘。主勝則心熱煩躁,甚則脅痛支滿。

太陰司天,客勝則首面胕腫,呼吸氣喘。主勝則胸腹滿,食已而瞀。

少陽司天,客勝則丹胗外發,及為丹熛、瘡瘍、嘔逆、喉痹、頭痛、溢腫、耳聾、血溢、內為瘈瘲。主勝則胸滿、咳、仰息,甚而有血,手熱。

陽明司天,清複內餘,則咳、衄、嗌塞、心鬲中熱,咳不止,而白血出者死。

太陽司天,客勝則胸中不利,出清涕,感寒則咳,主勝則喉嗌中鳴。

厥陰在泉,客勝則大關節不利,內為痙強拘瘈,外為不便;主勝則筋骨繇並,腰腹時痛。

少陰在泉,客勝則腰痛,尻股膝髀腨(骨行)足痛,瞀熱以酸,胕腫不能久立,溲便變。主勝則厥氣上行,心痛發熱,鬲中,眾痹皆作,發於胠脅,魄汗不藏,四逆而起。

太陰在泉,客勝則足痿下重,便溲不時;濕客下焦,發而濡瀉及為腫隱曲之疾。主勝則寒氣逆滿,食飲不下,甚則為疝。

少陽在泉,客勝則腰腹痛而反惡寒,甚則下白溺白;主勝則熱反上行,而客於心,心痛發熱,格中而嘔,少陰同候。

陽明在泉,客勝則清氣動下,少腹堅滿,而數便瀉。主勝則腰重腹痛,少腹生寒,下為鶩溏,則寒厥於腸,上沖胸中,甚則喘,不能久立。

太陽在泉,寒複內餘,則腰尻痛,屈伸不利,股脛足膝中痛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道:客氣與主氣相勝所致之病是怎樣的?

岐伯說:

厥陰司天,客氣勝則病耳鳴,振掉,眩暈,甚至咳嗽;主氣勝則病胸脅疼痛,舌強難以說話。

 

少陰司天,客氣勝則病鼻塞流涕,噴嚏,頸項強硬,肩背部悶熱,頭痛,神疲無力,發熱,耳聾,視物不清,甚至浮腫,出血,瘡瘍,咳嗽氣喘;主氣勝則心熱煩躁,甚則脅痛,支撐脹滿。

 

太陰司天,客氣勝則病頭面浮腫,呼吸氣喘;主氣勝則病胸腹滿,食後胸腹悶亂。

 

少陰司天,客氣勝則病亦疹發於皮膚,以及赤游丹毒,瘡瘍,嘔吐氣逆,喉痹,頭痛,咽喉腫,耳聾,血溢,內症為瘛疭;主氣勝則病胸滿,咳嗽抑息,甚至咳而有血,兩手發熱。

 

陽明司天,清氣複勝而有餘於內,則病咳嗽,衄血,咽喉窒塞,心鬲中熱,咳嗽不止,出現吐白血就會死亡。

 

太陽司天,客氣勝則病大關節不利,內為強拘攣瘛疭,外為運動不便;主氣勝則病筋骨振搖強直,腰腹時時疼痛。厥陽在泉,客氣勝則病大關節不利,內為痙強拘攣瘛疭,外為運動不便;主氣勝則病筋骨振搖強直,腰腹時時疼痛。少陰在泉,客氣勝則病腰痛,尻、股、膝、髀足等部位病瞀熱而酸,浮腫不能久立,二便失常;主氣勝則病逆氣上沖,心痛發熱,膈內及諸痹都發作,病發於胠瘛脅,汗我不收,四肢厥冷因之而起。

 

太陰在泉,客氣勝則病足痿,下肢沉重,大小便不時而下,濕客下焦,則發為濡瀉以及浮腫、前陰病變;主氣勝則病寒氣上逆而痞滿,飲食不下,甚至發為疝痛。

 

少陽在泉,客氣勝則病腰腹痛而反惡寒,甚至下痢白沫、小便清白;主氣勝則熱反上行而侵犯到心胸,心痛,發熱,中焦格拒而嘔吐。其他各種症候與少陰在泉所致者相同。

 

陽明在泉,客氣勝則清凉之氣動於下部,少腹堅滿而頻頻腹瀉;主氣勝則病腰重,腹痛,少腹生寒,大便溏泄,寒氣逆於腸,上沖胸中,甚則氣喘不能久立。

 

太陽在泉,寒氣複勝而有餘於內,則腰、尻疼痛,屈伸不利,股、脛、足、膝中疼痛。


 

【原文】

帝曰:善。治之奈何?

岐伯曰:高者抑之,下者舉之,有餘折之,不足補之,佐以所利,和以所宜,必安其主客,適其寒溫,同者逆之,異者從之。

 

帝曰:治寒以熱,治熱以寒,氣相得者逆之,不相得者從之,餘以知之矣。其於正味何如?

岐伯曰:木位之主,其瀉以酸,其補以辛;火位之主,其瀉以甘,其補以鹹;土位之主,其瀉以苦,其補以甘;金味之主,其補以酸;水位之主,其瀉以鹹,其補以苦。

 

厥陰之客,以辛補之,以酸瀉之,以甘緩之,少陰之客,以鹹補之,以甘瀉之,以鹹收之;太陰之客,以甘補之,以苦瀉之,以甘緩之。少陽之客,以鹹補之,以甘瀉之,以鹹軟之。陽明之客,以酸補之,以辛瀉之,以苦泄之;太陽之客,以苦補之,以鹹瀉之,以苦堅之,以辛潤之,開發腠理,致津液通氣也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道:對。治法應該怎樣?

岐伯說:上沖的抑使下降,陷下的舉之使上升,有餘的折其勢,不足的補其虛,以有利於正氣的輔助,以適宜的藥食來調和,必須使主客之氣安泰,根據其寒溫,客主之氣相同的用逆治法,相反的用從治法。

 

黃帝道:治寒用熱,治熱用寒,主客之氣相同的用逆治,相反的用從治,我已經知道了。應該用哪些適宜的味呢?

岐伯說:厥陰風木主氣之時,其瀉用酸,其補用辛;少陰君火與少陽相火主氣之時,其瀉用甘,其補用鹹;太陰濕土主氣之時,其瀉用苦,其補用甘;陽明燥金主氣之時,其瀉用辛,其補用酸;太陽寒水主氣之時,其瀉用鍁,其補用苦;厥陰客氣為病,補用辛,瀉用酸,緩用甘;少陰客氣為病,補用鹹,瀉用甘,收用酸;太陰客氣為病,補用甘,瀉用苦,緩用甘;少陽客氣為病,補用鍁,瀉用甘,耎堅用鹹;陽明客氣為病,補用酸,瀉用辛,泄用苦;太陽客氣為病,補用苦,瀉用鹹,堅用苦,潤用辛。開發腠理,使津液和利陽氣通暢。

 

【原文】

帝曰:善。願聞陰陽之三也。何謂?

岐伯曰:氣有多少異用也。

 

帝曰:陽明何謂也?

岐伯曰:兩陽合明也。

 

帝曰:厥陰何也?

岐伯曰:兩陰交盡也。

 

帝曰:氣有多少,病有盛衰,治有緩急,方有大小,願聞其約奈何?

岐伯曰:氣有高下,病有遠近,證有中外,治有輕重,適其至所為故也。

大要也,君一臣二,奇之制也;君二臣四,偶之制也;君二臣三,奇之制也;君二臣六,偶之制也。

故曰:近者奇之,遠者偶之;汗者不以奇,下者不以偶;補上治上制以緩,補下治下制以急;急則氣味厚,緩則氣味薄,適其至所,此之謂也。

病所遠而中道氣味之者,貪而過之,無越其制度也。是故平氣之道,近而奇偶,制小其服也;遠而奇偶,制大其服也;大則數少,小則數多,多則九之,少則二之。

奇之不去則偶之,是謂重方;偶之不去則反佐以取之,所謂寒熱溫涼反從其病也。

 

帝曰:善。病生於本,餘知之矣。生於標者,治之奈何?

岐伯曰:病反其本,得標之病,治反其本,得標之方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道;對。請問陰陽各分之為三,是什麼意思?

岐伯說:因為陰陽之氣各有多少,作用各有不同的緣故。

 

黃帝道:何以稱為陽明?

岐伯說:兩陽相合而明,故稱陽明。黃帝道:何以稱為厥陰?岐伯說:兩陰交盡,故稱為厥陰。

 

黃帝道:氣有多少,病有盛衰,因之治療有緩急,方劑有大有小,請問其中的一般規律怎樣?

岐伯說:病氣有高下之別,病位有遠近之分,症狀有內外之異,治法有輕重的不同,總之以藥氣適達病所為準則。

 

《大要》說,君藥一,臣藥二,是奇方的制度;君藥二,臣藥四,是偶方的制度;君藥二,臣藥三,是奇方的制度;君藥二,臣藥六,是奇方,攻下不用偶方;補益與治療上部的方制宜緩,補益與治療下部的方制宜急。急的氣味厚,緩的氣味薄。方制用藥要恰到病處,就是指此而言。如果病所遠,藥之氣味中道者,當調劑藥食的時間,病在上可先食而後藥,病在下可先藥而後食,不要違反這個制度。所以適當的治療方法,病位近用奇方或偶方,宜制小其方藥之量,病位遠用奇偶之方,宜制大其方藥之量,方劑大的是藥味數少而量重,方制小的是藥味數多而量輕。味數多的可至九味,味數少的可用兩味。用奇方而病不去,則用偶方,叫做重方;用偶方而病不去,則用相反的藥味來反佐,以達治療之目的。所謂反佐,就是佐藥的性味,反而與病情的寒熱溫凉相同。

 

黃帝道:對。病生於風熱濕火燥寒的,我已經知道了。生於三陰三陽之標的怎樣治療?

岐伯說:懂得病生於本,反過來就會明白病生於標,治療病生於本的方法,反過來就是治療病生於標的方法。

 

【原文】

帝曰:善。六氣之勝,何以候之?

岐伯曰:乘其至也;清氣大來,燥之勝也,風木受邪,肝病生焉;熱氣大來,火之勝也,金燥受邪,肺病生焉;寒氣大來,水之勝也,火熱受邪,心病生焉;濕氣大來,土之勝也,寒水受邪,腎病生焉;風氣大來,木之勝也,土濕受邪脾病生焉。所謂感邪而生病也。乘年之虛,則邪甚也。失時之和亦邪甚也。遇月之空,亦邪甚也。重感於邪,則病危矣。有勝之氣,其來必複也。
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道:對。六氣的勝氣,怎樣侯察呢?

岐伯說:當勝氣到來的時候進行侯察。清氣大來是燥氣之勝,風木受邪,肝病就發了;熱氣大來是火氣之勝,燥金受邪,肺病就發生了;寒熱氣大來,是水氣之勝,火熱受邪,心病就發生了;濕氣大來是土氣之勝,寒水受邪,脾病就發生了;這些都是感受勝氣之邪而生病的。如果遇到運氣不足之年,則邪氣更甚;如主時之氣不和,也會使邪氣更甚;遇月廓空的時候,其邪亦甚。重複感受邪氣,其病就危重了。有了勝氣,其後必然會有複氣。

 

【原文】

帝曰:其脈至何如?

岐伯曰:厥陰之至其脈弦,少陰之至其脈鉤,太陰之至其脈沉,少陽之至大而浮,陽明之至短而澀,太陽之至大而長。至而和則平,至而甚則病,至而反者病,至而不至者病,未至而至者病。陰陽易者危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道:六氣到來時的脈象是怎樣的?

岐伯說:厥陰之氣到來,其脈為弦;少陰之氣到來,其脈為鈎;太陰之氣到來,其脈為沉;少陽之氣到來,其脈為大而浮;陽明之氣到來,其脈為澀;太陽之氣到來,其脈為大而長。氣至而脈和緩的是平人,氣至而脈應過甚的是病態,氣至而脈相反的是病態,氣至而脈不至的是病態,氣未至而脈已至的是病態,陰陽交錯更易的其病危重。

 

【原文】

帝曰:六氣標本所從不同奈何?

岐伯曰:氣有從本者,有從標本者,有不從標本者也。

 

帝曰:願卒聞之。

岐伯曰:少陽太陰從本,少陰太陽從本從標,陽明厥陰不從標本,從乎中也。故從本者化生於本,從標本者有標本之化,從中者以中氣為化也。

 

帝曰:脈從而病反者,其診何如?

岐伯曰:脈至而從,按之不鼓,諸陽皆然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道:六氣各有標本,變化所不同,是怎樣的?

岐伯說:六氣有從本化的,有從標化的,有不從標本的。

黃帝道:我希望聽你詳細地講講。

岐伯說:少陽、太陰從本化,少陰、太陰既從本又從標,陰明、厥陰不從標本而從其中氣。所以從本的化生於本;從標的化生於標;從中氣的化生於中氣。

 

黃帝道:脈與病似相同而實相反的,怎樣診察呢?

岐伯說:脈至與症相從,但按之不鼓擊於指下,諸似陽證的,都是這樣。

 

【原文】

帝曰:諸陰之反,其脈何如?

岐伯曰:脈至而從,按之鼓甚而盛也。

是故百病之起有生於本者,有生於標者,有生於中氣者,有取本而得者,有取標而得者,有取中氣而得者,有取標本而得者,有逆取而得者,有從取而得者。逆,正順也,若順,逆也。

 

故曰:知標與本,用之不殆,明知逆順,正行無問,此之謂也。不知是者,不足以言診,足以亂經。故大要曰:粗工嘻嘻,以為可知,言熱末已,寒病複始,同氣異形,迷診亂經,此之謂也。

 

夫標本之道要而博,小而大,可以言一而知百病之害,言標與本,易而無損,察本與標,氣可令調,明知勝複,為萬民式,天之道畢矣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道:凡是陰證而相反的,其脈象怎樣?

岐伯說:脈至與症相從,但按之卻鼓指而強盛有力。

 

所以各種疾病開始發生,有生於本的,有生於標的,有生於中氣的;治療時有治其本而得愈的,有治其標而得愈的,有治其中氣而得愈的,有治其標而得愈的,有逆治而得愈的,有從治而得愈的。所謂逆其病氣而治,其實是順治;所謂順其病氣而治,其實是逆治。

 

所以說:知道了標與本的理論,用之於臨床就不會有困難;明白了逆與順的治法,就可正確的進行處理而不產生疑問。就是這個意思。不知道這些理論,就不足以談論診斷,卻足以擾亂經旨。故《大要》說:技術粗淺的醫生,沾沾自喜,以為什麼病都能知道了,結果他認為是熱證,言語未了,而寒病又開始顯露出來了。他不瞭解同是一氣所生的病變而有不同的形證,診斷迷惑,經旨錯亂。就是這個道理。

 

標本的理論,扼要而廣博,從小可及大,舉一個例子可以瞭解許多病的變化。所以懂得了標與本,就易於掌握而不致有所損害,察之屬本與屬標,就可以使病氣調和,明確複之氣,就可以為群眾的榜樣。天道的學問,就算得徹底了。

 

【原文】

帝曰:勝複之變,早晏何如?

岐伯曰:夫所勝者勝至已病,病已慍慍而複已萌也。夫所複者,勝盡而起,得位而甚,勝有微甚,複有少多,勝和而和,勝虛而虛,天之常也。

 

帝曰:勝複之作,動不當位,或後時而至,其故何也?

岐伯曰:夫氣之生與其化衰盛異也。寒暑溫涼盛衰之用,其在四維,故陽之動始于溫,盛於暑;陰之動始于清,盛於寒;春夏秋冬各差其分。故大要曰:彼春之暖;為夏之暑;彼秋之忿,為冬之怒。謹按四維,斥候皆歸,其終可見,其始可知,此之謂也。


 

帝曰:差有數乎?

岐伯曰:又凡三十度也。

 

帝曰:其脈應皆何如?

岐伯曰:差同正法,待時而去也。脈要曰:春不沉,夏不弦,冬不澀,秋不數,是謂四塞。沉甚曰病,弦甚曰病,澀甚曰病,數甚曰病,參見曰病,複見曰病,未去而去曰病,去而不去曰病,反者死。故曰氣之相守司也,如權衡之不得相失也。夫陰陽之氣清淨,則生化治,動則苛疾起,此之謂也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道:勝氣複氣的變化,時間的早晚怎樣?

岐伯說:大凡所勝之氣,勝氣到來就發病,待病氣積聚之時,而複氣就開始萌動了。複氣,是勝氣終了的時候開始的,得其氣之時位則加劇。勝氣有輕重,複氣也有多少,勝氣和緩,複氣也和緩,勝氣虛,複氣也虛,這是自然變化的常規。

 

黃帝道:勝複之氣的發作,萌動之時不當其時位,或後與時位而出現,是什麼緣故?

岐伯說:因為氣的發生和變化,盛和衰有所不同。寒暑溫凉盛衰的作用,表現在辰戌丑未四季月之時。故陽氣的發動,始於溫而盛於暑;陰氣的發動,始於凉而盛於寒。春夏秋冬四季之間,有一定的時差。故《大要》說:因春天的溫暖,成為夏天的暑熱,因秋天的肅殺,成為冬天的凜冽。謹慎體察四季月的變化,伺望氣候的回歸,如此可以見到氣的結束,也可以知道氣的開始。就是這個意思。

 

黃帝道;四時之氣的差分有常數否?

岐伯說:大多是三十天。

黃帝道:其在脈象上的反應是怎樣的?

岐伯說:時差與正常時相同,待其時過而脈亦去。《脈要》說:春脈無沉象,夏脈無弦象,動脈無澀象,秋脈無數象,是四時生氣閉塞。沉而太過的是病脈,弦而太過的是病脈,澀而太過的是病脈,數而太過的是病脈,參差而見的是病脈,去而複見的是病脈,氣未去而脈先去的是病脈。氣去而脈不去的是病脈,脈與氣相反的是死脈。所以說:氣與脈之相守,象權衡之器一樣不可有所差失,大凡陰陽之氣,清靜則生化就正常,擾動則導致疾病發生。就是這個道理。

 

【原文】

帝曰:幽明何如?

岐伯曰:兩陰交盡故曰幽,兩陽合明故曰明。幽明之配,寒暑之異也。

 

帝曰:分至何如?

岐伯曰:氣至之謂至,氣分之謂分。至則氣同,分則氣異,所謂天地之正紀也。

 

帝曰:夫子言春秋氣始於前,冬夏氣始于後,餘已知之矣。然六氣往復,主歲不常也,其補瀉奈何?

岐伯曰:上下所主,隨其攸利,正其味,則其要也。左右同法。大要曰:少陽之主,先甘後鹹;陽明之主,先辛後酸;太陽之主,先鹹後苦;厥陰之主,先酸後辛;少陰之主,先甘後鹹;太陰之主,先苦後甘。佐以所利,資以所生,是謂得氣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道:幽和明是什麼意思?

岐伯說:太陰、少陰兩陰交盡,叫做幽;太陽、少陽兩陽和明,叫做明。幽和明配合陰陽,就有寒暑的不同。

 

黃帝道:分和至是什麼意思?

岐伯說:氣來叫做至,氣分叫做分;氣至之時其氣同,氣分之時其氣就異。所以春分秋分的二分和夏至冬至的二至,是天地正常氣化紀時的綱領。

 

黃帝道:先生所說的春秋之氣開始在前,冬夏之氣開始於後,我已知道了。然而六氣往復運動,主歲之時有非固定不變,其補瀉方法是怎樣的?

岐伯說:根據司天、在泉之氣所主之時,隨其所宜,正確選用藥味,是治療上的主要關鍵。左右間氣的治法與此相同。《大要》說:少陽主歲,先甘後鹹;陽明主歲,先辛後酸;太陽主歲,先鹹後苦;厥陰主歲,先酸後辛;少陰主歲,先甘後鹹;太陰主歲,先苦後甘;佐以所宜的藥物,助其生化之源泉,就掌握了治療致病的規律。

 

【原文】

帝曰:善。夫百病之生也,皆生於風寒暑濕燥火,以之化之變也。經言盛者瀉之,虛則補之,余錫以方士,而方士用之尚未能十全,餘欲令要道必行,桴鼓相應,猶拔刺雪汗,工巧神聖,可得聞乎?

岐伯曰:審察病機,無失氣宜,此之謂也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道:講得對!許多疾病的發生,都由於風寒暑濕燥火六氣的變化。醫經上說:實證用瀉法治療,虛症用補法治療,我把它告訴了醫工,但是醫工們運用了它,還不能收到十全的效果。我要這些重要的理論得到普遍運用,並且能夠收到桴鼓相應的效果,如撥刺、雪污一樣,對於望聞問切的診察方法和技術,可以告訴我嗎?

岐伯說:審查疾病和發展變化的機理,切勿失卻氣宜。就是這個意思。

 

【原文】

帝曰:願聞病機何如?

岐伯曰:諸風掉眩,皆屬於肝;諸寒收引,皆屬於腎;諸氣膹鬱,皆屬於肺;諸濕腫滿,皆屬於脾;諸熱瞀瘈,皆屬於火;諸痛癢瘡,皆屬於心;諸厥固泄,皆屬於下;諸痿喘嘔,皆屬於上,諸禁鼓栗。如喪神守,皆屬於火;諸痙項強,皆屬於濕;諸逆沖上,皆屬於火;諸脹腹大,皆屬於熱;諸燥狂越,皆屬於火;諸暴強直,皆屬於風;諸病有聲,鼓之如鼓,皆屬於熱;諸病胕腫,疼酸驚駭,皆屬於火;諸轉反戾,水液渾濁,皆屬於熱;諸病水液,澄澈清冷,皆屬於寒,諸嘔吐酸,暴注下迫,皆屬於熱。

故大要曰:謹守病機,各司其屬,有者求之,無者求之,盛者責之,虛者責之,必先五勝,疏其血氣,令其調達,而致和平,此之謂也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道:請問疾病發生和發展變化機理是怎樣的?

岐伯說:

凡是風病,振搖眩暈,都屬於肝。

凡是寒病,收引拘急,都屬於腎。

凡是氣病,喘急胸悶,都屬於肺。

凡是濕病,浮腫脹滿,都屬於脾。

凡是熱病,神志昏亂,肢體抽搐,都屬於火。凡是疼痛,瘙癢的瘡瘍,都屬於心。凡是厥逆,二便不痛或失禁,都屬於下焦。凡是痿症,喘逆嘔吐,都屬於上焦。

凡是口噤不開,鼓頜戰抖,神志不安,都屬於火。凡是痙病,頸項強急,都屬於濕。

凡是氣逆上沖,都屬於火。凡是脹滿腹大,都屬於熱。

凡是躁動不安,發狂越常,都屬於火。

凡是突然發生強直,都屬於風。

凡是因病有聲,叩之如鼓,都屬於熱。

凡是浮腫,疼痛酸楚,驚駭不寧,都屬於火。

凡是轉筋反折,排除的水液,都屬於熱。

凡是排泄的水液澄明清冷,都屬於寒。

凡是嘔吐酸水,急劇的下利,都屬於熱。

所以《大要》說:謹慎地掌握病機,分別觀察其所屬關係,有邪、無邪均必須加以推求,實證、虛證都要詳細研究,首先分析五氣中何氣所勝,然後疏通其血氣,使之調達舒暢,而歸於和平。就是這個意思。

 

【原文】

帝曰:善。五味陰陽之用何如?

岐伯曰:辛甘發散為陽,酸苦湧泄為陰,鹹味湧泄為陰,淡味滲泄為陽。六者或收或散,或緩或急,或燥或潤或軟或堅,以所利而行之,調其氣使其平也。

 

帝曰:非調氣而得者,治之奈何?有毒無毒,何先何後,願聞其道。

岐伯曰:有毒無毒,所治為主,適大小為制也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道:講得對。藥物五味有陰陽之分,它們的作用怎樣?

岐伯說:

辛甘發散的屬陽,酸苦涌泄的屬陰,鹹味涌泄的屬陰,淡味滲泄的屬陽。

辛甘酸苦鹹淡六者,或收斂,或發散,或緩和,或急暴,或燥濕,或潤澤,或柔軟,或堅實,根據病情之所宜運用,以條理氣機,使陰陽歸於平衡。

 

【原文】

帝曰:請言其制?

岐伯曰:君一臣二,制之小也;君一臣三佐五,制之中也,君一臣三佐九,制之大也。

寒者熱之,熱者寒之,微者逆之,甚者從之,堅者削之,客者除之,勞者溫之,結者散之,留者攻之,燥者濡之,急者緩之,散者收之,損者溫之,逸者行之,驚者平之,上之下之,摩之浴之,薄之劫之,開之發之,適事為故。
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道:有的病不是用調氣之法所能治癒的,應該怎樣治療?有毒無毒之藥,哪種先用,哪種後用?我想知道它的方法。

岐伯說:有毒無毒藥物的使用,以適應所治病症的需要為原則,根據病情的輕重制定方劑大小。

 

黃帝道:請你講講方劑的制度,岐伯說:君藥一,臣藥二,是小方的組成法;君藥一,臣藥三,佐藥五,是中等方的組成法;君藥一,臣藥三,佐藥九,是大方的組成法。寒病用熱藥治療,熱病用寒藥治療,病輕的逆其病氣而治,病重的從其病氣而治,堅實的削弱它,有客邪的驅除它,因勞所致的溫養它,耗散的收斂它,虛損的溫補它,安逸的通行它,驚悸的平靜它,在上者使之上越,在下場得使之下奪,或用按摩,或用湯浴,或迫使其外出,或劫截其發作,或用開導,或用發泄,以適合病情為度。

 

【原文】

帝曰:何謂逆從?

岐伯曰:逆者正治,從者反治,從少從多,觀其事也。

 

帝曰:反治何謂?

岐伯曰:熱因寒用,寒因熱用,塞因塞用,通因通用,必伏其所主,而先其所因,其始則同,其終則異,可使破積,可使潰堅,可使氣和,可使必已。

 

帝曰:善。氣調而得者何如?

岐伯曰:逆之從之,逆而從之,從而逆之,疏氣令調,則其道也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道:什麼叫逆從?

岐伯說:逆就是正治法,從就是反治法。反治藥的多少,要根據病情而定。

 

黃帝道:反治是怎樣的?

岐伯說:就是熱因寒用,寒因熱用,塞因塞用,通因通用。要制伏疾病的本質,必先探求發病的原因。反治法開始時藥性與病性似乎相同,但最終其藥性與病性是相反的。可以用來破除積滯,消散堅塊,調暢氣機,使疾病痊癒。黃帝道:對。

 

黃帝道:調暢氣機而病得痊癒的是怎樣的呢?

岐伯說:或用逆治,或用從治,或先逆後從,或先從後逆,疏通氣機,使其調達,這就是調氣的治法。

 

【原文】

帝曰:善。病之中外何如?

岐伯曰:從內之外者,調其內,從外之內者,治其外;從內之外而盛於外者,先調其內而後治其外,從外之內而盛於內者,先治其外而後調其內;中外不相及,則治主病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道:對。病有內臟與體表相互影響的,如何治療?

岐伯說:從內臟影響到體表的,先治其內臟病;從體表影響到內臟的,先治其體表病;從內臟影響到體表而偏重於內臟的,先治其體表病,後治其內臟病;內臟與體表沒有相互影響的,就治其發病部位所主之病。

 

【原文】

帝曰:善。火熱複,惡寒發熱,有如瘧狀,或一日發,或間數日發,其故何也?

岐伯曰:勝複之氣,會遇之時,有多少也。陰氣多而陽氣少,則其發日遠;陽氣多而陰氣少,則其發日近。此勝複相薄,盛衰之節,瘧亦同法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道:對。火熱之病,反復惡寒發熱,有如瘧疾之狀,或一天一發,或間隔數天一發,這是什麼緣故?\岐伯說:因為勝複之氣相遇的時候,陰陽之氣有多少的關係。陰氣多而陽氣少,則發作的間隔時日就長;陽氣多而陰氣少,則發作的間隔時日就短。這是勝氣與複氣的相互搏鬥,也是寒熱盛衰的關鍵。瘧疾的原理也是這樣。

 

【原文】

帝曰:論言治寒以熱,治熱以寒,而方士不能廢繩墨而更其道也。有病熱者寒之而熱,有病寒者熱之而寒,二者皆在,新病複起,奈何治?

岐伯曰:諸寒之而熱者,取之陰;熱之而寒者,取之陽;所謂求其屬也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道:醫論上說,治寒證當用熱藥,治熱證當用寒藥,醫工是不能違背這些準則而改變其規律的。但是有些熱病,服寒藥後更熱;有些寒病,服熱藥後更寒。不但原有的寒與熱仍舊存在,而且更有新病增加,這應該怎樣治療呢?

岐伯說:凡是用寒藥而反熱的,應該滋其陰,用熱藥而反寒的,應該補其陽,這就是探求其根本而治的方法。

 

【原文】

帝曰:善。服寒而反熱,服熱而反寒,其故何也?

岐伯曰:治其王氣是以反也。

 

帝曰:不治王而然者何也?

岐伯曰:悉乎哉問也。不治五味屬也。夫五味入胃,各歸所喜,攻酸先入肝,苦先入心,甘先入脾,辛先入肺,鹹先入腎,久而增氣,物化之常也。氣增而久,夭之由也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說:對。服寒藥而反熱,服熱藥而反寒,是什麼原因呢?

岐伯說:僅注意治療其亢盛之氣,而忽略了虛弱之根本,所以有相反的結果。

 

黃帝道:有的並非由於治療亢盛之氣所造成的,是什麼道理?

岐伯說:問得真詳盡啊!沒有治療亢盛之氣,那就是由於不知道五味所屬的關係。大凡五味入胃後,各歸入所喜的臟。所以酸味先入肝,苦味先入心,甘味先入脾,辛味先入肺,鹹味先入腎。服用日久便能增強過久,又是導致死亡的原因。

BlogAD部落格廣告行銷

 

【原文】

帝曰:善。方制君臣,何謂也?

岐伯曰:主病之謂君,佐君之謂臣,應臣之謂使,非上下三品之謂也。

 

帝曰:三品何謂?

岐伯曰:所以明善惡之殊貫也。

 

帝曰:善。病之中外何如?

岐伯曰:調氣之方,必別陰陽,定其中外,各守其鄉。內者內治,外者外治,微者調之,其次平之,盛者奪之,汗者下之,寒熱溫涼,衰之以屬,隨其攸利,謹道如法,萬舉萬全,氣血正平,長有天命。

帝曰:善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道:對。方劑的制度分君臣,是什麼意思?

岐伯說:主治疾病的藥叫做君,輔助君藥的叫做臣,應順臣藥的叫做使,並不是指上、中、下三品的意思。

 

黃帝道:什麼叫三品?

岐伯說:三品是用來說明藥性有毒無毒的分類法。黃帝道:對。

 

黃帝道:疾病的內在外怎樣分別治療?

岐伯說:調治病氣的方法,必須辯別陰陽,確定它在內還是在外,根據病之所在,在內的治內,在外的治外。輕微的它,較盛的平靜它,亢盛的劫奪它,在表的汗之,在裏的下之,根據寒熱溫凉的不同屬性,而衰減其所屬的病證,隨其所宜為准。謹慎地遵守如上的法則,可以萬治萬全,使氣血和平,確保他的天年。黃帝道:講得好極了。

 

A29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