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文】

黃帝問曰:何謂虛實。

歧伯對曰:邪氣盛則實,精氣奪則虛。

 

帝曰:虛實何如。

歧伯曰:氣虛者肺虛也,氣逆者足寒也,非其時則生,當其時則死。餘藏皆如此。

 

帝曰:何謂重實。

歧伯曰:所謂重實者,言大熱病,氣熱脈滿,是謂重實。

 

帝曰:經絡俱實何如,何以治之。

歧伯曰:經絡皆實,是寸脈急而尺緩也,皆當治之,故曰:滑則從,濇則逆也。夫虛實者,皆從其物類始,故五藏骨肉滑利,可以長久也。

 

帝曰:絡氣不足,經氣有餘,何如。

歧伯曰:絡氣不足,經氣有餘者,脈口熱而尺寒也,秋冬為逆,春夏為從,治主病者。

 

帝曰:經虛絡滿何如。

歧伯曰:經虛絡滿者,尺熱滿,脈口寒濇也,此春夏死秋冬生也。

 

帝曰:治此者奈何。

歧伯曰:絡滿經虛,灸陰刺陽;經滿絡虛,刺陰灸陽。

 

帝曰:何謂重虛。

歧伯曰:脈氣上虛尺虛,是謂重虛。

 

帝曰:何以治之。

歧伯曰:所謂氣虛者,言無常也。尺虛者,行步恇然。脈虛者,不象陰也。如此者,滑則生,濇則死也。

 


 

黃帝問道:什麼叫虛實?

岐伯回答說:所謂虛實,是指邪氣和正氣相比較而言的。如邪氣方盛,是為實證若精氣不足,就為虛證了。

 

黃帝道:虛實變化的情況怎樣?

岐伯說:以肺臟為例:肺主氣,氣虛的,是屬於肺臟先虛;氣逆的,上實下虛,兩足必寒。肺虛弱不在相克的時令,其人可生;若遇克賊之時,其人就要死亡。其他各臟的虛實情況亦可類推。

 

黃帝道:什麼叫重實?

岐伯說:所謂重實,如大熱病人,邪氣甚熱,而脈象又盛滿,內外俱實,便叫重實。

 

黃帝道:經絡俱實是怎樣情況?用什麼方法治療?

岐伯說:所謂經絡俱實,是指寸口脈急而皮膚弛緩,經和絡都應該治療。所以說:凡是滑利的就有生機為順,澀滯的缺少生機為逆。因為一般所謂虛實,人與物類相似,如萬物有生氣則滑利,萬物欲死則枯澀。若一個人的五臟骨肉滑利,是精氣充足,生氣旺盛,邊可以長壽。

 

黃帝道:絡氣不足,經氣有餘的情況怎樣?

岐伯說:所謂絡氣不足,經氣有餘,是指寸口脈滑而尺膚卻寒。秋冬之時見這樣現象的為逆,在春夏之時就為順了,治療必須結合時令。黃帝道:經虛絡滿的情況怎樣?岐伯說:所謂經虛絡滿,是指尺膚熱而盛滿,而寸口脈象遲而澀滯。這種現象,在春夏則死,在秋冬則生。黃帝道:這兩種病情應怎樣治療呢?

岐伯說:絡滿經虛,至陰刺陽;經滿絡虛,刺陰炙陽。

 

黃帝道:什麼叫重虛?

岐伯說:脈虛,氣虛,尺虛,稱為重虛。

 

黃帝道:怎樣辨別呢?

岐伯說:所謂氣虛,是由於精氣虛奪,而語言低微,不能接續;所謂尺虛,是尺膚脆弱,而行動怯弱無力;所謂脈虛,是陰血虛少,不似有陰的脈象。所有上面這些現象的病人,可以總的說一句,脈象滑利的,隨病可生,要是脈象澀滯,就要死亡了。

 


 

【原文】

帝曰:寒氣暴上,脈滿而實何如。

歧伯曰:實而滑則生,實而逆則死。

 

帝曰:脈實滿,手足寒,頭熱,何如。

歧伯曰:春秋則生,冬夏則死。脈浮而濇,濇而身有熱者死。

 

帝曰:其形盡滿何如。

歧伯曰:其形盡滿者,脈急大堅,尺濇而不應也,如是者,故從則生,逆則死。

 

帝曰:何謂從則生,逆則死。

歧伯曰:所謂從者,手足溫也。所謂逆者,手足寒也。

 

帝曰:乳子而病熱,脈懸小者何如。

歧伯曰:手足溫則生,寒則死。

 

帝曰:乳子中風熱,喘鳴肩息者,脈何如。

歧伯曰:喘鳴肩息者,脈實大也,緩則生,急則死。

 

帝曰:腸澼便血何如。

歧伯曰:身熱則死,寒則生。

 

帝曰:腸澼下白沫何如。

歧伯曰:脈沈則生,脈浮則死。

 

帝曰:腸澼下膿血何如。

歧伯曰:脈懸絕則死,滑大則生。

 

帝曰:腸澼之屬,身不熱,脈不懸絕何如。

歧伯曰:滑大者曰生,懸濇者曰死,以藏期之。

 

帝曰:癲疾何如。

歧伯曰:脈搏大滑,久自已;脈小堅急,死不治。

 

帝曰:癲疾之脈,虛實何如。

歧伯曰:虛則可治,實則死。

 

帝曰:消癉虛實何如。

歧伯曰:脈實大,病久可治;脈懸小堅,病久不可治。

 
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道:有一種病證,脈象實滿,手足寒冷,頭部熱的癒後又怎樣呢?

岐伯說:這種病人,在春秋之時可生;脈實而澀滯,這是逆象,主死。

 

黃帝道:有一種病證,脈象實滿,手足寒冷,頭部熱的癒後又怎樣呢?

岐伯說:這種病人,在春秋之時可生,若在冬夏便要死了。又一種脈象浮而澀,脈澀而身有發熱的,亦死。

 

黃帝道:身形腫滿的將會怎樣呢?

岐伯說:所謂身形腫滿的脈象急而大堅,而尺膚卻澀滯,與脈不相適應。象這樣的病情,從則生,逆則死。

 

黃帝道:什麼叫從則生,逆則死?

岐伯說:所謂從,就是手足溫暖;所謂逆,就是手足寒冷。

 

黃帝道:乳子而患熱病,脈象懸小,它的癒後怎樣?

岐伯說:手足溫暖的可生,若手足厥冷,就要死亡。

 

黃帝道:乳子而感受風熱,出現喘息有聲,張口抬肩症狀,它的脈象怎樣?

岐伯說:感受風熱和之氣的,尚有胃氣,可生;要是實大而弦急,是胃氣已絕,就要死亡。

 

黃帝道:赤痢的變化怎樣?

岐伯說:痢兼發熱的,則死;身寒不發熱的,則生。

 

黃帝道:痢疾而下白沫的變化怎樣?

岐伯說:脈沉則生,脈浮則死。

 

黃帝道:痢疾而下膿血的怎樣?

岐伯說:脈懸絕者死;滑大者生。

 

黃帝道:痢疾病,身不發熱,脈搏也不懸絕,癒後如何?

岐伯說:脈搏滑大者生;脈搏懸澀者死。五臟病各以相克的時日而預測死期。

 

黃帝道:癲疾的癒後怎樣?

岐伯說:脈來搏而大滑,其病慢慢的會自己痊癒;要是脈象小而堅急,是不治的死證。

 

黃帝道:癲脈象虛實變化怎樣?岐伯說:脈虛的可治,脈實的主死。

黃帝道:消渴病脈象的虛實怎樣?

岐伯說:脈見實大,病雖長久,可以治癒;假如脈象懸小而堅,病拖長了,那就不可治療。

 


 

【原文】

帝曰:形度骨度脈度筋度,何以知其度也。

帝曰:春亟治經絡,夏亟治經俞,秋亟治六府,冬則閉塞。閉塞者,用藥而少鍼石也。所謂少鍼石者,非癰疽之謂也,癰疽不得頃時回。癰不知所,按之不應手,乍來乍已,刺手太陰傍三痏與纓脈各二。

 

掖癰大熱,刺足少陽五,刺而熱不止,刺手心主三,刺手太陰經絡者,大骨之會各三。

 

暴癰筋緛,隨分而痛,魄汗不盡,胞氣不足,治在經俞,腹暴滿,按之不下,取手太陽經絡者,胃之募也,少陰俞去脊椎三寸傍五,用員利鍼。霍亂,刺俞傍五,足陽明及上傍三。刺癇驚脈五,鍼手太陰各五,刺經太陽五,刺手少陰經絡傍者一,足陽明一,上踝五寸刺三鍼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道:形度,骨度,脈度,筋度,怎樣才測量的出來呢?

黃帝道:春季治病多取各經的絡穴;夏季治病多取各經的俞穴;秋季治病多取六腑的合穴;冬季主閉藏,人體的陽氣也閉藏在內,治病應多用藥品,少用針刺砭石。但所謂少用針石,不包括癰疽等病在內,若癰疽等病,是一刻也不可徘徊遲疑的。

 

癰毒初起,不知他發在何處,摸又摸不出,時有疼痛,此時可針刺手太陰經穴三次,和頸部左右各二次。生腋癰的病人,高熱,應該針足少陽經穴五次;針過以後,熱仍不退,可折手厥陰心包經穴三三次,針手太陰經的絡穴和大骨之會各三次。急性的癰腫,筋肉攣縮,隨著癰腫的發展而疼痛加劇,痛得厲害,汗出不止,這是由於膀胱經氣不足,應該刺其經的俞穴。

 

腹部突然脹滿,按之不減,應取手太陽經的絡穴,即胃的募穴和脊椎兩傍三寸的少陰腎於穴各刺五次,用員利針。霍亂,應針腎俞旁志室穴五次,和足陽明胃俞及胃侖穴各三次。治療驚風,要針五條經上的穴位,取手太陰的經穴各五次,太陽的經穴各五次,手少陰通裏穴傍的手太陽經支正穴一次,足陽明經之解溪穴一次,足踝上五寸的少陰經築賓穴三次。

 

【原文】

凡治消癉僕擊,偏枯痿厥,氣滿發逆,肥貴人,則高梁之疾也。隔塞閉絕,上下不通,則暴憂之病也。暴厥而聾,偏塞閉不通,內氣暴薄也。不從內外中風之病,故瘦留著也。蹠跛,寒風濕之病也。

 

黃帝曰:黃疸暴痛,癲疾厥狂,久逆之所生也。五藏不平,六府閉塞之所生也。頭痛耳鳴,九竅不利,腸胃之所生也。

 

【詳解】

凡診治消渴、僕擊、偏枯、痿厥、氣粗急發喘逆等病,如肥胖權貴人患這種病,則是由於偏嗜肉食厚味所造成的。凡是鬱結不舒,氣粗上下不通,都是暴怒或憂鬱所引起的。突然厥逆,不知人事,耳聾,大小便不通,都是因為情志驟然激蕩,陽氣上迫所致。有的病不從內發,而由於外中風邪,因風邪留戀不去,伏而為熱,消爍肌肉,著於肌肉筋骨之間。有的兩腳偏癱,是由於風寒濕侵襲而成的疾病。

 

黃帝道:黃疸、驟然的劇痛、癲疾、劂狂等證,是由於經脈之氣,久逆於上而不下行所產生的。五臟不和,是六腑閉塞不通所造成的。頭痛耳鳴,九竅不利,是腸胃的病變所引起的。

 

 

14

 

 

全站熱搜

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