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題解】

歲露,是指一年之內風雨的情況。本篇主要論討了天文氣象變化對人體生理、病理所產生的影響,故篇名蔓「歲露論」。

 

【原文】

黃帝問于岐伯曰:經言夏日傷暑,秋病瘧,瘧乏發以時,其故何也?

岐伯對曰:邪客於風府,病循膂而下,工氣一日一夜,常大會於風府,其明日日下一節,故其日作晏。此其先客於脊背也,故每至於風府則腠理開,腠理開則邪氣入,邪氣入則病作,此所以日作尚晏也。衛氣之行風府,日下一節,二十一日下至尾底,二十二日入脊內,注於伏沖之脈,其行九日,出於缺盆之中,其氣上行,故其病稍益至。其內搏於五臟,橫連募原嘲,其道遠,其氣深,其行遲,不能日作,故次日乃稽積而作焉。

 

黃帝曰:衛氣每至於風府,腠理乃發,發則邪入焉。其衛氣日下一節,則不當風府奈何?

岐伯曰:風府無常引,衛氣之所應,必開其腠理,氣之所舍節,則其府也。

 

【提要】

本段討論了瘧疾發作時間有早有遲的機理,指出瘧疾的發作是衛氣與邪氣相搏結的表現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問岐伯:醫經中曾說,夏天傷於暑邪,到了秋天就會發生瘧疾,然而瘧疾的發作有一定的時間性,這是什麼原因呢?

岐伯回答說:暑虐之邪是從督脈的風府穴侵人人體,然後從頸項沿脊椎下行,而人體的衛氣,一日一夜之間行于人體五十周次,月初時按常規首先會合於風府穴,與稽留於風府穴的邪氣相遇,疾病就會發作,隨著時間的推移,衛氣的會合,循著脊椎逐日下行一節,這樣衛氣與邪氣相遇,就一天晚於一天。因此,瘧疾的發作時間,也就一天一天地向後推遲,因為邪氣已先期稽留於人體的脊背。每當衛氣運行到風府時,則腠理開泄,邪氣便乘虛深入,則疾病發作。邪氣日益深陷,衛氣逐口下移,所以瘧疾發作常常是一天晚於一天。衛氣的運行,月初首先出人會合於風府,然後每天沿脊椎下行一節,到第二十一日,下行到尾骶骨。第二十二日,入於脊內,流注於伏沖脈。由此轉為上行。這樣到月底移行九天,上出於左右兩缺盆的中間。由於這段時間衛氣上行逐日升高,因此發病的時間,就一天早於一天。至於邪氣深陷內迫於五臟,並累及募原的,是邪氣已人裏,由於距離體表較遠,不能及時與外出的衛氣相搏,病就不能每日發作,所以發病遲緩,以致于到第二天才會聚集發作一次,而形成間日瘧。

 


 

 

黃帝說:衛氣每當運行到風府時,就會使腠理開發,邪氣便乘虛侵入而發病。但衛氣逐日下移一節,這樣就不是每天在風府處,為什麼瘧疾還會發作呢?

岐伯說:邪氣侵入人體,並沒有固定的部位。也就是說,不是一成不變的固定在風府穴。衛氣每日下行一節,其相應的部位,腠理必定開放,只要邪氣留止在這個地方,必然引起邪正交爭的反應。所以凡是衛氣運行出入而邪氣羈留的地方,就是發病的所在。

 

【按語】

《內經》認為,瘧疾的發作是因瘧氣與衛氣相迫所致,《素問.瘧論》云:「衛氣之所在,與邪氣相合,故病作」。本篇亦云「瘧氣隨經絡沉以內搏,故衛氣應乃作」。由於衛氣晝行于陽,夜行于陰,出入有時,與瘧邪之相搏亦有時,故其發作有遲早、一日或間日發的區別,其關鍵在於邪氣深淺、病情輕重。即感邪淺,病情輕,呈當日發作;感邪深,病情重,則發作推遲或間日發,為瘧疾辨別病證輕重、施法用藥提供依據。

 

【原文】

黃帝曰:善。夫風之與瘧也,相與同類,而風常在,而瘧特以時休何也?

岐伯曰:風氣留其處,瘧氣隨經絡沉以內搏,故衛氣應乃作也。

 

帝曰:善。

 

【提要】

本段討論了風病與瘧疾的症狀各不相同的病理原因,從而提示了瘧邪是一種獨具特點的致病因素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說:講得好。風邪所引起的疾病和瘧疾才似而同屬一類型,但外感風邪的病證,常常持續存在,而瘧易的發病卻有間歇地定時發作,這是什麼原因呢?

岐伯說:因蔓風邪常停留在肌表組織之間,衛陽之氣不時地與之交爭相搏所以證候表現呈持續性,而瘧疾病邪能隨經絡深入,搏結亍內。所以,只有衛氣行至瘧邪所在之處,引起抗禦病邪的反應時,疾病才會發作。

 

黃帝說:講得很好。

 

【原文】

黃帝問于少師曰:余聞四時八風之中人也,故萑寒暑,寒則皮膚急而腠理閉,暑則皮膚緩而腠理開。賊風氣,因得以入乎?將必須八正虛邪,乃能傷人乎?

 

少師答曰:不然。賊風邪氣之中人也,不得以時。然必因其開也,其深,其內極病,其病人也卒暴;因其閉也,其入淺以留,其癀也徐以遲。

 

【提要】本段強調了人體內因在發病中的決定性作用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問少師:我聽說四時八風傷害人體,本味有寒暑氣候的不同。寒冷時,人的皮膚緊束,腠理閉合;暑媯時,人的皮膚弛緩,腠理開泄。在這種情況下,賊風邪氣是乘人體皮腠開泄而侵入的呢,還是必須遇到四時八風反常的氣候才會傷人呢?

少師回答說:不盡是這樣。賊風邪氣侵害人體,並不按固定的時間,刻板地依據四時八風的規律,但必須是人體皮腠開泄時,才會乘虛而人,這時人體內部往往精虧氣虛,衛表不固,邪氣容易深陷。在這種情況下,病情就要嚴重些,發病也較急促。如果在皮腠閉合時,即使邪氣侵入,因人體正氣不虧,也只能逗留在表淺部位,病勢就會較輕,發病也比較遲緩。

 

【原文】

黃帝曰:有寒溫和適,腠理不開,然有卒病者,其故何也?

少師答曰:帝弗知邪入乎?雖平居,其腠理開閉緩急,其故常有時也。

 

黃帝曰:可得聞乎?

少師曰:人與天地相參也,與日月相應也。故月滿則海水西盛,人血氣積[1],肌肉充,皮膚致,毛髮堅,腠理郤[2],煙垢著[3]。當是之時,雖遇賊風,其入淺不深。至其月郭空,則海水東盛,人氣血虛,其衛氣去,形獨居,肌肉減,皮膚縱,腠理開,毛髮殘,瞧理[4]薄,煙垢落。當是之時,遇賊風則其入深,其病人也卒暴。

 

【提要】

本段指出由於人的腠理開閉、氣血的內外虛實、皮膚的緻密與疏鬆、肉腠的厚薄等均與「天地相參,與日月相應,故導致發病亦有一定的時間性。

 


 

 

【注釋】

[1]人血氣積積,宜作「精,故此句的意思是血氣充盈流利。

[2]閉的意思。

[3]煙垢著形容皮膚脂垢較多,有體肥表固的意思。

[4]瞧理指皮膚的紋理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說:有時氣候寒溫也適度,人本身也能恰當地調節衣著,人體腠理並沒有開泄,然而也有突然發病的,其原因是什麼呢?

少師回答說:你不知道邪氣侵入的原因嗎?人們雖然處在正常的生活中,但腠理的開閉緩急,也是有內在的原因和一定的時間的。

 

黃帝說:可以聽你談談嗎?

少師說:人與天地自然變化密切相關,口月運行虧滿也會對人體產生影響。所以,當月亮滿圓的時候,海水向西湧盛形成大潮。此時人體氣血也相應地充盛,肌肉堅實,皮膚緻密,毛髮堅韌,腠理閉合,皮膚潤澤固密。在這個時候,即使遇到賊風邪氣的侵入,也較表淺不會深陷。如果到了月亮虧缺的時候,海水向東湧盛形成大潮,這時人體氣血相應虛弱,體表衛氣衰退,外形雖然如常,但肌肉消減,皮膚弛緩,腠理開泄,毛髮殘脆,肉理疏薄,皮膚紋理粗疏而表虛不固,在這個時候,若遇到賊風邪氣的侵襲,就容易深陷入裏,發病也急暴。

 

【原文】

黃帝曰:其有卒然暴死暴病者何也?

少師答曰:三虛者,其死暴疾也;得三實者,邪不能傷人也。

 

黃帝曰:層聞三虛。

少師曰:乘年之衰,逢月之空,失時之和,因為賊所傷,是謂三虛。故論不知三虛,工反為粗。

 

帝曰:願聞三實。

少師曰:逢年之盛,遇月之滿,得時之和,雖有賊風習氣,不能危之也。

 

黃帝曰:善乎哉論!明乎哉道!請藏之主匱,命日三實。然此一夫之論也。

 

【提要】

本段主要討論了三虛、三實的問題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說:有人得病呈暴發性,或是突然死亡這是什麼原因?

少師回答說:如果人體素質本來虛弱,又遇至三虛的情況,內外相因,所以出現暴病暴死。如果處於三實自環境,就不會為邪氣所侵害了。

 

黃帝說:我想聽一聽什麼叫三虛。

少師說時逢歲氣不及的虛年,又時值月晦無光,以四時氣候失和,在這種條件下,最容易感受賊風邪氣的侵襲這種情況稱為三虛。所以,如果不瞭解三虛的理論,即使醫毫知識達到相當的高度,但往往因這一點而像粗率庸俗的醫生一樣了。

 

黃帝說:那什麼是三實呢?

少師說時逢歲氣有餘的蜃年,又逢月望滿圓,再遇到四時調和的氣候,雖有賊風邪氣也不能危害人體,這就叫做三實。

 

黃帝說:這是多麼深刻的薊理啊!你講得也很透徹。請把它珍藏在金匱之中,命名叫做三實。不過,這只是指個別人疾病的單發情況而言。

 

【原文】

黃帝曰:願聞歲之所以皆同病者,何因而然?

少師曰:此八正之候也。

 

黃帝曰:候之奈何?

少師曰:候此者常以冬至之日,太一立于葉蟄之宮,其至也,天必應之以風雨者矣。風雨從南方來者,為虛風,賊傷人者也。其以夜半也,萬民皆臥而弗犯也,故其歲民少病。其以晝至者,萬民硼惰而皆中於虛風,故萬民多病。虛邪入客於骨而不發於外,其立春,陽氣大發,腠理開,因立春之日,風從西方來,萬臣又皆中於虛風,此兩邪相搏,經氣結代[1]者矣。故諸逢其風而遇其雨者,命日遇歲露[2]焉。因歲之和,而少賊風者,民少病而少死;歲多賊風邪氣,寒溫不和,則民多病而死矣。

 


 

 

【提要】

本段指出不符合時令季節的反常氣候對人體的屆害極大,另外,提出人們的勞逸起居狀況也是影響發病的重要因素。

 

【注釋】

[1]經氣結代邪氣留而不去為結,當其令而非其氣為代。即指上文的兩邪相合,留結於經脈之中而不去,發生疾病。

[2]歲露是指一歲當中能摧殘萬物、侵害人體的非時之風雨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說:我還願意昕一聽在一年之中,有許多人得相同的病,呈流行性。這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呢?

少師說這主要靠觀察交立八節時,四正、四隅氣候的正常與異常對人體的影響。

 

黃帝說:根據什麼去觀察呢?

少師說這種觀察氣象的方法,通常是在北斗星指向正北方的子正之位,太陽運行黃道北極,時間交至冬至,到了這一天,如果有風雨天氣的出現,並且風雨從南方來的,叫做虛風。這是能夠傷害人體的賊風邪氣。如果風雨來時正在半夜,人們都居於室內安睡,邪氣無從冒犯,這就預示著當年很少人生病。如果風雨出現在白天,人們多在室外活動而防範鬆懈,就容易被虛風邪氣所中傷,因此生病的人就較多。假如在冬季感受了虛邪,由腎深潛入骨而不及時發病,形成伏邪。到了立春,陽氣逐漸旺盛,腠理開泄,那麼伏邪就會待機發動,倘若再遇到立春這一天刮來的西風,人們又會被這種反常的氣候再度中傷。因此,伏邪合併新邪,留結在經脈之中,兩種邪氣交結,就會發病。諸如此類,凡是正交八節之時迎面而來的不正之氣,都會給人們帶來普遍的危害。一年之內出現的這種異常的風雨,稱為歲露。總之,一年之中氣候調和,或很少有異常氣候的出現,人們患病的就少,死亡的也少。反之,一年之中寒溫不時,風雨不調,人們患病的就多,死亡的也多。

 

【原文】

黃帝曰:虛邪之風,其所傷貴賤何如?候之奈何?

少師答曰:正月朔日引,太一居天留之宮,其日西北風,不雨,人多死矣。正月朔日,平旦北風,春,民多死。正月朔日,平旦北風行,民病多者,十有三也。正月朔日,日中北風,夏,民多死。正月朔日,夕時北風,秋,民多死。終日北風,大病死者十有六。正月朔日,風從南方來,命日旱鄉,從西方來,命日白骨,將國有殃,人多死亡。正月朔日,風從東方來,髮屋,揚沙石,國有大災也。正月朔日,風從東南方行,春有死亡。正月朔,天和溫不風,糴賤,民不病天寒而風,糴貴,民多病。此所謂候歲之風,餞傷人者也。二月醜不風,民多心腹病。三月戌不溫,民多寒熱。四月巳不暑,民多癉病。十月申不寒,民多暴死。諸所謂風者,皆髮屋,折樹木,揚沙石,起毫毛,發腠理者也。

 


 

 

【提要】

本段主要闡述根據正月初一這一天的情況,來預測一年四季中的疾病流行,當年農作物收成好壞的方法,並說明在各個季節中,凡出現不符合時令的反常氣候,都能成為各種疾病流行的因素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說:虛風邪氣,給人們造成危害的輕重,根據什麼去判斷呢?

少師回答說:在正月初一這一天,月建在寅,太一在東北方的天留宮,這一天如果刮西北風,而且沒有雨,人們多有生病而死亡的。正月初一早晨刮起北風,到了春天,人們多因病致死。正月初一早晨如有北風刮起,則患病的人數多達十分之三。正月初一,中午刮北風,到了夏天,就會造成疾病流行,而且多有死亡。正月初一的傍晚刮北風,到了秋天,會有很多人病死。如果這一天整天刮北風,就會大病流行,死亡的人數約占十分之六。正月初一,如果風從南方刮來,這叫做旱鄉,從西方刮來,稱為白骨,大病流行於全國,人們常有死亡。若這一天,風從東方刮來,就會掀翻房屋,飛沙走石,摧折樹木,給人們造成嚴重的災害。如果這一天風從東南方刮來,到了春天,就會有很多人病死。如果正月初一的天氣晴好,氣候暖和,而無風無雨,便預示這一年風調雨順、五穀豐收、糧價低廉、人民康泰。如果這一天的天氣寒冷而有風,這是歉收年景的先兆,將會災荒四起,糧價昂貴,人們也多災多病。這就是說,可以在正月初一的時候,來觀察天氣與風向,以預測當年虛邪賊風傷人的情況。如果到了二月醜日,時近春分多風之際,春風仍不吹拂,人們每每患心腹之病。到了三月戌日,春將盡夏將來時,而氣候仍不溫暖,人們多患寒熱之病。到了四月巳日,天陽始盛,夏天到來,如果氣候仍然不熱,那麼人們容易患黃疸病。到了十月申日,冬天已到,陰氣始盛,但氣候仍然不冷,人們往往會突然發病或猝然死亡。以上所說的風,都是指那些能損壞房屋、折斷樹木、飛沙走石的大風。這樣的風能使毛骨悚然,腠理開泄,從而傷人致底。

 

【按語】

以上兩段是以「九宮八風的理論,預測四時風雨的變化,以分析疾病流行的情況。「九宮八風是古代天文曆法之一,稱之為「九宮八風曆,主要見於《靈樞·九宮八風》篇。它把一回歸年定為366日,自冬至開始,將一年366日分配于八宮,規定「太一」每過一宮主45日或46日,以此將一年劃分為八節。它認為「太一」過宮交節之際,都有風雨相應,謂之八風,八風之來,如與「太一」所在天區方向一致,則為天地正氣,主長養萬物;若與所在天區方向相反,則為沖後之虛風賊風,有害於生物人體。故有人認為,九宮八風的要義,在於指導人們在「太一」過宮之際密切觀測風向,判斷天時虛實逆順,作為預防時令疾病和辨證論治的參考。本篇還以正月初一當天出現邪風方向及其發生時辰,來預測一年氣候變化及疾病流行情況,這是古人的一種說法,《漢書天文志》中亦有元旦占八風的記載,其實際意義如何,有待進一步研究。

 

14

 

全站熱搜

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