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_逆順肥瘦第三十八(詳解).gif 

【題解】

逆順,指經脈循行走向及氣血的上下運行。肥瘦,指形體的肥壯與瘦小。由於本篇重點討論了經脈的走向規律、氣血滑澀以及形體的肥瘦壯幼,並以此作為施治的依據,故以「逆順肥瘦」名篇。

 

【原文】

黃帝問于岐伯曰:余聞針道于夫子,眾多畢悉矣。夫子之道,應若失,而據未有堅然[1]者也。夫子之問學熟乎,將審察於物而心生之乎?

岐伯曰:聖人之為道者,上合於天,下合於地,中合於人事,必有明法,以起度數,法式檢押[2],乃後可傳焉。故匠人不能釋尺寸而意短長,廢繩墨而起平木也,工人不能置規而為圓,去矩而為方。知用此者,固自然之物,易用之教,逆順之常也。

 

黃帝曰:願聞自然奈何?

岐伯曰:臨深決水,不用功力,而水可竭也。循掘決沖,而經可通也。此言氣之滑澀,血直清濁,行之逆順也。

 

【提要】本段強調針刺治療應遵循自身的法則。

 

【注釋】

[1]堅然此處形容病證頑固的樣子。

[2]法式檢押法式,方法方式;押,通「柙」,音「俠」。檢押,指規則、規矩而言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問岐伯說:我從您那裏已經瞭解到很多針刺規律。按照您所談的這些道理運用時,經常手到病除,從來沒有祛除不了的頑固病證。那您的知識是勤學好問得來的,還是通過仔細觀察事物後而思考得來的呢?

岐伯說:聖人認識事物的規律,要符合天地自然與社會人事的變化規律,而且一定要有明確的法則,這就形成人們應該遵循的方式、方法和規則,這樣才可以流傳於後世。所以猶如匠人不能脫離尺寸而隨意猜測物體的長短,放棄繩墨去尋求物體的平直,工人不能擱置圓規去製成圓形,放棄矩尺而製成方形。懂得了運用這些法則,就能瞭解事物本身固有的自然特性;靈活地運用這些法則,就能掌握事物正常和反常的變化規律。

 

黃帝說:我想聽聽是如何適應事物的自然特性。

岐伯說:從深處決堤放水,不用很大的氣力就能把水放盡。只要循著地下的通道開決水道,水就很容易通行無阻。同樣對於人體來說,氣有滑澀的不同,血有清濁的區別,經脈運行有逆順的變化,所以應當掌握其特點,因勢利導地治療。


【原文】

黃帝曰:願聞人之白黑肥瘦小長,各有數乎?

岐伯曰:年質壯大,血氣充盈,膚革堅固,因加以邪,刺此者,深而留之,此肥人也。廣肩腋項,肉薄厚皮而黑色,唇臨臨然[1],其血黑以濁,其氣澀以遲,其為人也,貪於取與,刺此者,深而留之,多益其數也。

 

黃帝曰:刺瘦人奈何?

岐伯曰:瘦人者,皮薄色少,肉廉廉然,薄唇輕言,其血清氣滑,易脫于氣,易損於血,刺此者,淺而疾之。

 

黃帝曰:刺常人奈何?

岐伯曰:視其白黑,各為調之,其端正敦厚者,其血氣和調,刺此者,無失常數也。

 

黃帝曰:刺壯士真骨者,奈何?

岐伯曰:刺壯士真骨引,堅肉緩節監監然,此人重啊則氣澀血濁,刺此者,深而留之,多益其數勁[3]則氣滑血清,刺此者,淺而疾之。

 

黃帝曰:刺嬰兒奈何?

岐伯曰:嬰兒者,其肉脆,血少氣弱,刺此者,以豪刺,淺刺而疾拔針,日再可也。

 

黃帝曰:臨深決水,奈何?

岐伯曰:血清氣濁,疾瀉之,則氣竭焉。

 

黃帝曰:循掘決沖,奈何?

岐伯曰:血濁氣潘,疾瀉之,則經可通也。

 

黃帝曰:脈行之逆順,奈何?

岐伯曰:手之三陰,從臟走手;手之從手走頭;足之,從頭走足;足之三陰,從足走腹。

 

【提要】本段討論了由於人的年紀大小,形體強弱以及性情的不同,氣血的滑澀清濁各異,因此要採取不同的針刺方法。並講述了十二經脈的走向規律。

 

【注釋】

[1]臨臨然此處用來形容口唇肥大的樣子。

[2]真骨指堅硬的骨骼。

[3]重、勁重,指喜靜而不好動;勁,指輕勁好動而不喜靜。均言人的性格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說:人有皮膚黑白、形體胖瘦、年齡長幼的不同,那在針刺的深淺和次數方面有一定的標準嗎?

岐伯說:身體強壯的壯年人,氣血充盛,皮膚堅固,感受外邪時,應採取深刺的方法,而且留針時間要長,這個方法適宜於肥壯的人。肩腋部寬闊,項部肌肉瘦薄,皮膚粗厚而色黑,口唇肥大的人,血液發黑而稠濁,氣行滯澀緩慢,性格好勝而勇於進取,慷慨樂施,針刺的方法應是刺得深而留針時間長,並增加針刺的次數。

黃帝說:針刺瘦人的方法又是怎樣的呢?

岐伯說:瘦人的皮膚薄而顏色淺淡,肌肉消瘦,口唇薄,說話聲音小,這種人血液清稀而氣行滑利,氣容易散失,血容易消耗,針刺的方法應是淺刺而出針快。

 

黃帝說:針刺一般人的方法是怎樣的呢?

岐伯說:這要辨別他膚色的黑白,並據此分別進行調治。對於端正敦厚的人,因血氣調和,針刺時的方法不要違背一般常規的刺法。

 

黃帝說:針刺身體強壯、骨骼堅硬的人是怎樣的呢?

岐伯說:身體強壯的人、骨骼堅硬,肌肉結實,關節舒緩,骨節突出顯露。這樣的人如果是穩重不好動的,多屬氣行滯澀而血液稠濁,針刺的方法應當深刺而留針時間長,並增加針刺的次數;如果是輕勁好動的,氣行滑利而血液清稀,針刺的方法應當淺刺而迅速出針。

 

黃帝說:針刺嬰兒是怎樣的呢?

岐伯說:嬰兒的肌肉脆薄而血少氣弱,針刺的方法,應當選用毫針淺刺而快出,一天可以針刺兩次。

 

黃帝說:運用針刺時如遇前面所說的「臨深決水」相類似的情況應當怎麼辦?

岐伯說:血液清稀而氣行滑利的人,如果採用疾瀉法,就會使其真氣耗竭。

 

黃帝說:那如遇前面所說的「循掘決沖」的那種情況,又應當怎麼辦?

岐伯說:血濁氣潘,疾瀉之,則經可通也。

 

黃帝說:經脈循行的逆順是怎樣的呢?

岐伯說:

手三陰經都是從胸部經上肢走向手指;

手三陽經都是從手指向上經肩部走向頭部;

足三陽經都是從頭部經軀幹和下肢走向足部;

足三陰經都是從足部經下肢走向腹部。

 

【按語】

本部分就以人的肥瘦壯幼以及性情為例,闡明了根據氣血強弱和清濁滑澀等不同生理特點而施治的方法,並以「臨深決水」、「循掘決沖」作為比喻來說明在治療疾病時必須順。乎天地自然、社會人事的變化規律,才能有好的療效。臨床治療上,對於血清氣滑者,不宜疾瀉,否則必致氣損血竭;對於血濁氣澀者,則宜疾瀉,否則難使其恢復陰陽協調,不僅指出了具體治病方法,還體現了《內經》中的「因人施治」的理論意義。

 

【原文】

黃帝曰:少陰之脈獨下行,何也伯日不然,夫沖脈者,五臟六腑之海也,五臟六腑皆稟焉。其上者,出於頏顙,滲諸陽,灌諸精;其下者,注少陰之大絡,出於氣街,循陰股內廉入膪中,伏行鼾骨內,下至內踝之後屬而別。其下者,並于少陰之經,滲三陰;其前者,伏行出跗屬,下循跗,入大指間,滲諸絡而溫肌肉[1]故別絡結則附上不動,不動則厥,厥則寒矣。

 

黃帝曰:何以明之?

岐伯曰:以言導之,切而驗之,其非必動,然後仍可明逆順之行也。

 

黃帝曰:窘乎哉!聖人之為道也。明于日月,微於毫釐,其非夫子,孰能道之也。

 

【提要】本段講述了沖脈的循行及其功能特點。


【注釋】

[1]滲諸絡而溫肌肉本書《動輸》篇作「注諸絡以溫足脛」,兩說皆可。

 

【詳解】

黃帝說:足三陰經既然都是上行到腹的,而惟獨足少陰經向下行,這是什麼緣故呢?

岐伯說:不像您說的那樣,那不是足少陰經而是沖脈。沖脈是五臟六腑經脈所彙聚的地方,五臟六腑都稟受沖脈氣血的濡養。沖脈上行的部分,在咽上部上面的後鼻道附近出於體表,然後滲入陽經,向其灌注精氣。沖脈下行的部分,注入足少陰腎經的大絡,在氣街出於體表,沿著大腿內側下行,進入膝胴窩中,伏行於脛骨之內,再向下行到內踝後的跟骨上緣而分為兩支。

 

向下行的分支,與足少陰經相並行,同時將精氣灌注于三陰經;其向前行的一支,從內踝後的深部出於跟骨結節上緣,向下沿著足背進入足大趾間,將精氣滲注到絡脈中而溫養肌肉。所以當與沖脈相連的絡脈瘀結不通時,足背上的脈搏跳動就會消失,這是由於經氣厥逆,從而發生局部的足脛寒冷。

 

黃帝說:怎樣查明經脈氣血的順逆呢?

岐伯說:在檢查病人的時候,首先要用言語開導問清症狀,然後切足背部脈搏來驗其是否跳動。如果不是經氣厥逆。足背的動脈就一定會搏動,這樣就可以明確經脈氣血循行逆順的情況了。

 

黃帝說:這些問題真是難解答啊!聖人所歸納的這些規律,比日月的光輝還明亮,比毫釐之物還細微,若不是先生您,誰還能闡明這樣的道理呢。

 

【按語】本段對於沖脈循行部位的論述在《內經》諸篇當中是最完善的一篇,也是經絡學說的重要組成部分之一。沖脈為奇經八脈之一,其經脈分佈廣泛,對人體的生命活動至關重要。《內經》有關沖脈分佈走行的記載,除本篇外,還散見於《素問·骨空論》、《素問·痿論》、《靈樞·五音五味》、《靈樞·動輸》。綜合諸篇可知沖脈上行至頭部,下行至足趾,前者散於胸,後者循背裏,即可滲諸陽,又可灌諸陰,故稱為「五臟六腑之海」、「十二經之海」、「血海」。此外,本書《海論》等篇中稱胃、足陽明為「五臟六腑之海」,與本篇不同,可以認為這些命名是根據沖脈與胃的生理功能,從不同的角度而確定的鹽茱茅舌。(張辰奕整理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